在大唐的打工生涯
第三章在长安的作案的难度(旧版)

鱼千江

军事 |  架空 设置
瀑布瀑布

随即,马明辉轻咳两声,道:“咳咳!苏主簿天赋绝佳,还能如此勤奋,属下佩服。

那个,咱们还是说说案子吧。

依主簿之见,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听到马明辉的话,苏怀也沉思起来。

凡凶杀案,必有动机,过失杀人除外。

以此凶案现场的情况来看,过失致死、激情杀人都不符合此案。

因为这两种情况,死者必然会与凶手发生争执,起码会发生口角。

而发生争执,或者口角,必定惊动巡视的武侯,或者惊动两边坊市的居民。

显然,此案两种情况都不符合。

再联系上此时长安城中流传的谣言来看,此案比定是某一方势力所为。

其动机,便是意图让长安城,或者整个大唐陷入动乱,以达成某种目的。

而且,能够驱使一流以上境界武者的势力,必然不会太小。

由此可以推断,此案必定是王府,或者同等级的势力所为。

至于江湖势力,此时大唐局势刚刚稳定不久,政治环境已经安稳,兵锋也是最盛的时候。

国内的江湖势力没道理,也没理由,在此时出头捋李氏皇族的虎须。

且长安城中的王府,重臣府邸也没有异常,如此看来此案必定是外族所为。

而能够在太平坊,这种武侯卫巡视密集的地方,悄无声息的做下此案,说明凶手对此处武侯巡视的规律,以及更夫路过的时间了如指掌。

而且,以其撤退潜藏的时机来看,必然对太平坊,或者通义坊的情况十分熟悉。

想到此处,苏怀左右环视一圈,发现能够越过坊墙,视线清晰的观察到街道上情况的地方,基本都在阁楼的第二层。

正是这个情况,让苏怀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太平坊和通义坊这个地方非常特殊,就在皇城之外。

按照后世的划分,此处可以说是一环中的内环,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住进来的。

商贾是想都不要想,豪绅住进来也保不住,唯有官员、门阀才能安稳的居住在此处。

官员和门阀之人,没理由做下此案。

而官员、门阀府中的下人,不可能住到二楼的阁楼中。

而凶手也不可能长期,翻到屋顶上观察街面的情况。

因为一两次或许不会被巡视的武侯发现,但是长期的观察,指不定就会被不定期亲自巡查的武侯卫高手察觉。

那么问题来了!

凶手是如何在夜间,长期观察到街面上的情况的呢?

想不通其中关节,苏怀向着通义坊的坊墙走去。

随即脚下轻点,飞身来到坊墙之上。

就在凶案现场不远处,坊墙顶覆盖的瓦块,有一片已经裂开。

苏怀小心的走过去,仔细观察片刻,心中已有计较。

这片瓦块裂口崭新没半点儿青苔,以手擦拭裂口,没有半点儿灰尘,只有偶尔的几粒瓦块碎屑。

显然这是刚刚破裂不久。

这也正好符合了目前的情况,若是这片瓦块碎裂已久,必然会被巡查的坊丁发现,从而替换。

而且因为昨夜大雪,长安城中的大雪巳时末才刚刚化尽,这还是城中,城外的积雪此时可没有完全化去。

因为有较厚的积雪缓冲,凶手逃离时踩踏的这片瓦块才只是裂开,而不是完全粉碎。

确定了凶手逃离潜藏的方位,苏怀飞身下了坊墙。

见苏怀下来,马明辉上前问道:“苏主簿,可是有什么不妥?”

被马明辉打断思绪,苏怀当即开口道,“不妥?大大的不妥!这次若是能抓住凶手,搞不好不止升官发财。

勋位、爵位也有可能到手!

等会儿搜查之时,让大家谨慎一点儿,五人一组,发现异常先不要声张,让本官来应对,凶手的实力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说完之后,苏怀没有继续搭理马明辉,而是径直向赵朗走去。

赵朗见苏怀向自己走来,于是问道:“苏主簿,可有什么事需要额们武侯协助?”

苏怀点点头,道“赵队率,此时以是午时末,各家下值要回家的,差不多都已经归家。

等会儿请对通义坊的封锁加派人手,还有此处也要留下足够的人手,谨防凶手从此处逃离。

另外,严格封锁通义坊,我没出来之前,任何人不得进出通义坊。

请记住,是任何人!

除非对方有圣旨在手!”

听到苏怀的话,赵朗犹豫起来。

见赵朗犹豫不决,苏怀问道:“怎么?赵队率可是有难处?”

“苏主簿,通义坊可不比别处,坊中住的多是达官显贵,这要是不让人进出,额确实有些吃罪不起。”赵朗回道。

苏怀一想也对,案子破了好处大理寺占大头,人武侯卫好处几乎没有。

没有好处,还让人家去得罪人,难怪人家不太愿意。

这事儿要是搁我苏某人身上,恐怕自己转身就走。

想到此处,苏怀从怀中取出圣旨,对赵朗道:“赵队率,我奉命办案,有圣旨在身,若有不服者,让他去找大理寺卿孙伏伽。

行了!

就这么定了!

还请务必小心,凶手实力不容小觑,若事不可为,不必硬抗,只需保证不跟丢便好。

你到时候大呼一声,不出半刻钟,我必定赶到。”

语罢,不等赵朗多言,苏怀转身就向马明辉走去。

“老马,让大理寺的人随本官来。”

看着走向通义坊坊门的苏怀,赵朗一脸懵逼。

什么鬼?

你特么手持圣旨,却让人有问题去找大理寺卿孙伏伽?

你是在扯犊子吗?

进入通义坊,苏怀再次吩咐道:“等会儿大家务必小心,特别注意脸颊陀红之人。”

听到苏怀的叮嘱,马明辉没有多想,只是点头示意明白。

苏怀敢断定凶手还在坊中,自然离不开大唐的宵禁制度。

“左右街使,掌分察六街徼(jiao)巡,凡城门坊角,有武侯铺,卫士、彉(guo)骑分守。

大城门百人,大铺三十人,小城门二十人,小铺五人。

日暮,鼓八百声而门闭。

乙夜,街使以骑卒循行嚣襜(chan),武官暗探。”

这便是大唐宵禁,以及武侯卫巡查情形。

意思很直白,城门有卫士值守。

坊间街道的前后角落都有武侯铺,差不多就是派出所的意思。

这还不算完,宵禁开始之后,还有骑卒巡逻。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不!不!不!

还有后手!

骑卒中,或者骑卒巡逻之后,还有武官暗中查探。

划重点,“武官”!

能称为武官的,起码是百人队队正,或者队副,这些人起码都是三流武者。

就算不是武者,也是天赋异禀之人,比如力量超过常人。

百人队正、队副只是起步,旅率、校尉也是常态,郎将也会不定时参与暗探。

就这个力度,凶手别想在夜间作案后远逃不被发现。

毫不夸张的说,凶手连过街都办不到,强闯除外。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