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唐的打工生涯
第二章是个大活儿(旧版)

鱼千江

军事 |  架空 设置
瀑布瀑布

来到太平坊和通义坊之间的街道,苏怀便见一队武侯正封锁着现场。

四下一打量,发现连周边的里坊也被武侯封锁。

靠近现场,便听领头的武侯呵斥道:“来者止步!”

苏怀翻身下马,走向武侯队率,道:“本官大理寺主簿苏怀,此案已经被大理寺受理,本官前来勘查!”

说着话,苏怀取出大理寺腰牌递给武侯队率。

武侯队率接过苏怀的腰牌,查看真伪之后,一口关中茬子:“额是武侯卫队率赵朗,苏主簿请!”

赵朗让开道路,让苏怀进入现场,随即小声嘟囔道:“这大理寺也是心大,这么大的案子就派个七品的主簿接手,

算逑!

反正不干额滴事,板子打不到额滴身上。”

听着赵朗的嘟囔,苏怀脑门儿一黑,心道:“要是简单的案子,还能轮到我苏某人?

真当大理寺的考评,是评比每天谁在衙门座得久吗?

就这个案子,若是限制的时间再长一点儿,恐怕一群人得抢破脑袋。”

不去理会赵朗的吐槽,苏怀扭头吩咐道:“仵作上前验看尸体!”

随即,一个腰跨木箱的仵作上前,开始查验尸体。

趁着仵作查验的时间,苏怀怼马明辉道:“老马,让人去问问太平坊和通义坊的住户,昨晚有没有发现异常,或者听到什么?”

“遵命!”

见马明辉走开,苏怀凑到尸体前,仔细观察着尸体周边的情形。

仵作一边查验尸体,一边吩咐自己的徒弟做着记录。

许久之后,仵作起身将尸格交给苏怀,汇报道:“苏主簿,尸体已经查验完毕。

死者乃是更夫,年纪在四十左右,颈部有淤血,应是生前遭受过击打,不过此处骨骼等完好,应不是致命伤。

还有一处外伤在胸腔,整个胸腔被蛮力撕开,然后死者被摘走心脏,初步判断此处为致命伤,.....”

苏怀听后沉吟片刻,问道:“伤口多大?有没有到达腹部?”

“回主簿,尸体伤口到达腹部一半。”

“腹部,以及胸腔内的内脏有没有被翻动过?”

仵作想了想道:“没有。”

“嗯,那你继续。”

“诺!....”

仵作介绍完尸体的基本信息,马明辉正好走过了来。

“苏主簿,兄弟们将两遍的情况都问清楚了,都说昨晚没有发现异常。”

“没有异常吗?行我知道了。”

马明辉凑上前来小声问道:“怎么样?有线索了吗?”

“已经有一些方向了。”

“怎么说?”

苏怀答非所问道“老马,你也是一流武者,还在不良人中混了这么久,以你之见,想要非常自信的撕开胸腔需要什么样的实力?

记住!

是非常自信,就是说清楚的知道,自己撕开胸腔的时候,自己的手能毫发无损。”

马明辉听后想了想,道:“二、三流的武者虽然也能蛮力撕开胸腔,但是其内力无法外放护住手部皮肤。

此处与皇城只间隔了一个太平坊,乃是武侯巡视的重点区域,巡查必然密集,而仓促之间有这般自信的,起码得一流以上的武者。”

回答了苏怀的问题,马明辉疑惑的问道,“苏主簿,您说这凶手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放着刀不用,怎么选择蛮力撕开胸腔,摘走心脏?”

苏怀莞尔道:“不是凶手脑子有问题,恰恰相反,他很聪明。

若是以利刃打开胸腔,取走心脏,只要朝廷公布死者伤口情形,谣言自然不攻自破。

你想想谣言是什么?

‘怅’取人心会用刀吗?

若是用刀,如何取信百姓?

长安城的百姓之中,可不乏聪明人,到时候只需朝廷稍加引导,谣言还如何能有流传的余地?

恰恰是这种最直接、暴力的手段,朝廷反而解释不清。

可惜!

凶手聪明反被聪明误,正是这则谣言,已经暴露了他的身份。”

“怎么可能?凶手的身份怎么就暴露了?”马明辉不可置信的问道。

“呵呵!此事先不提,你这个不良帅,消息最是灵通,最近可有听闻朝中大臣,或者王爷府上有什么异常吗?”苏怀问道。

马明辉思索一番之后回道:“异常?好像也没什么异常啊?大家都像往常一样,该干嘛干嘛,没听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若说异常,那就只有那位绿帽国公府上了,听说那位国公已经从洛阳回来述职了。”

“老马,没看出来,你还挺八卦的嘛?人家再怎么样也是国公,你这话要是被有心人传到他耳中,你说他能不能收拾你?”

听到苏怀的话语,马明辉脖子一缩,顿时呐呐不言。

见马明辉不再口嗨,苏怀才接着问道:“你说大唐若是乱了,谁最高兴?”

马明辉不做多想,径直回道:“恐怕非高昌王麴智盛莫属了!陛下命陈国公侯君集征伐高昌,捷报以与八月传回。

此时若是大唐动乱,高昌国王恐怕喜不自胜。”

“高昌国?高昌国..”

苏怀沉思片刻,道:“不可能是他,高昌国国小势弱,之前面临大唐大军讨伐,若有一流以上武者,恐怕早已被召回勤王。

若有余孽,恐怕也只会在沿途设法搭救高昌王室为主。

除了高昌国以外,还有谁?”

“这?除了高昌国,大唐四周就只有高句丽、吐蕃了,其余诸国目前虽未臣服,但也未与大唐交恶。”马明辉回道。

苏怀听到吐蕃,顿时心中一动,问道:“听闻吐蕃的使者已经到长安了,此事可是真的?”

马明辉纳闷的道:“五日前便已经到了,怎么苏主簿不知道吗?”

“我能告你,我苏某人确实不知道吗?这岂不是显得我苏某孤陋寡闻?”苏怀心中想道。

于是推说道:“你是知道的,本主簿向来勤于武道,对于外间之事少有过问,否则本主簿怎能有这般境界。

两年之间,你已不是本主簿的对手。”

马明辉听到苏怀的话,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聊天?

没事儿提这茬作甚?

要不是现在真打不过你,必须要找你切磋一番。”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