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唐的打工生涯
第四章长安居大不易(旧版)

鱼千江

军事 |  架空 设置
瀑布瀑布

至于凶手白天混在人群中逃离,也不太可能。

因为坊市已经封锁,不是什么人都能出去的,就算出去的,也有武侯记录人数,还有坊正证明是哪家的,更要记录去向,说明归期。

天亮之后立即逃离,反而适得其反,平白暴露自己。

毕竟正常人谁没事儿会逃跑?

一逃跑反而给官府指明破案的方向。

从凶手能够长期观察街道上武侯巡视规律来看,此人已经潜伏许久,已经有了合适的伪装身份。

逃离还不如继续潜伏来得安全。

叮嘱完手下的不良人,苏怀扭头对坊正问道,“吴坊正,请问凶案现场斜对着的第一家,是谁家?”

吴坊正思索片刻,回道:“回苏主簿,那是国子监主簿,吴主簿家。”

苏怀听后心中微微一沉,暗自想到:“看来这条鱼还不小,国子监主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了。

同样是七品,要是外放,或者视事,那位可能比自己还要高一阶。”

按下思绪,苏怀接着道“能说说那位吴主簿的情况吗?”

吴坊正稍微思索之后,便开口道:“吴主簿年纪大概在四十多,听说是武德七年的进士。

家中有一妻三妾,一儿两女,仆役二十三人。

他家大概是两前的八月搬进来的,那时候听说他刚刚升为国子监主簿。”

“哦?那时候通义坊的房价如何?房价是跌得很厉害吗?”苏怀问道。

吴坊正听后摆摆手道“嗨!跌啥呢?这长安城的房价,从前朝大修之后就没跌过。

尤其是通义坊这种地段的,就算前朝末年也一样。

因为先皇在前朝炀帝刚刚驾崩,便入主了长安城,所以长安城也没遭受太多的动乱。

像通义坊的房价,两进的起码一千贯往上,现在两千贯也打不住了,还不一定有人愿意出手。

除非朝廷发卖的,不过那种情况,也不会流出来,通常都会被人提前入手。

像吴主簿家这种三进以上的,通常都是直接被收入宫中,根本不会发卖。”

苏怀听到这话,当即咽了口唾沫。

我苏某人七品的官,一年俸钱才二十来贯,就算加上八十石的禄米,一年下来也就二十五六贯。

这还没算开销,好在大唐的官员管午饭,节日还有各色的赏赐赏下来,要不然就要和明朝的官员一样了。

要是算上开销,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攒够房钱。

难怪白居易做了二十多年的房奴。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更是在有了房子后写诗纪念,“始我来京师,止携一束书。辛勤三十年,以有此屋庐。此屋岂为华,于我自有余。”

从诗中之意,不难看出韩愈在有了房屋之后的满足感,也证实了作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做房奴的时间不会短。

估计和白居易有得一比,或许比白居易更久。

这还是唐代的大明星一样的人物,要是搁别人身上,估计更难说。

就拿白居易的朋友来说,将老家的祖宅卖了之后,换了十万钱,才刚刚在长安付了个首付。

就这房价,堪比北上广深。

这是什么概念?

也就是苏某人此时的俸禄,不吃不喝五年,才刚好够个首付。

还好他苏某人有金手指‘最强打工系统’在,每天都能额外领上一贯的工资,若是遇到加班,还有不菲的加班费。

亏他苏某人,前面还在为一百两黄金的奖励而沾沾自喜,现在才知道我苏某人是真的穷。

一阵心酸之后,苏怀示意吴坊正继续。

得到苏怀的示意,吴坊正继续道:“说到这房价,长安城的房价自然也有区别,从前面的太平坊开始,每隔一坊房价依次下降。

跌幅两百,三百没个定数,一直跌到最外围的一百五十贯上下,总之越是靠近皇城,房价便越高。”

见吴坊正说到房价便没停下来的打算,苏怀不想继续被伤口上撒盐,只得叫停。

“吴坊正,说说那位吴主簿,说说他家的衣食住行,开销之内的事情。”

吴坊正被苏怀打断,也醒悟过来,眼前这位年轻的大理寺主簿,恐怕也被府邸所困扰。

好在像他这种低级官员,应该还能住官舍,若是级别高了,没了所属省、部的官舍供应,那才叫头疼。

这不是假话。

唐玄宗时期的宰相姚崇便是例子,都是尚书仆射了,这可是大唐有职官级的最高官位。

但是姚崇还在到处蹭房住,最后还是唐玄宗自掏腰包,才给他解决了房屋的问题。

吴坊正醒悟过来,便开始接着介绍道“要说这位吴主簿家的用度,那还真有点儿说头。

三进的宅子且不说,单是他家的穿着便不简单,那可是上好的蜀锦。

家中更有二三十号仆人,至于吃的、和府中具体情况额没看见,不便多说。”

说者无心,苏怀这个听者却有意。

就国子监那个清水衙门,能有多少油水可捞?

更别说他姓吴的只是一个和自己同级的主簿,若是再打听到姓吴的祖上的情况,那么自己先前的判断,便能得到答案了。

想到这里,苏怀问道:“那吴坊正可知道吴主簿仙乡何处?祖上何人?”

吴坊正瞄了一眼苏怀,道“这个情况额还真不知道,毕竟他是官,额只算吏,平常也没什么往来,够不上人家,自然了解不到这些情况。

不过这位吴主簿除了穿的和仆役之外,其余倒是显得挺低调的,起码他每天基本都按时回家,极少在外留宿。

也没见他有邀请什么人到家中宴饮,平常也极少听说他家有什么歌舞之事。”

说着话,苏怀等人便已经来到了吴宅,苏怀向吴坊正问道,“吴坊正,这位吴主簿今天已经下值回家了吗?”

吴坊正肯定的回道:“今天因为里坊封锁,进出的人都很少,额可以肯定,这位吴主簿已经回家了,他大致是在午时中到的家。”

“那好,等会进去之后,吴坊正跟在我身边,看看他家中人员有无缺少。”苏怀道。

“没问题!坊中每户家中的人员都是有记载的,额担任坊正这么多年,可以说每家的仆役额都见过。”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