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异纪元
三、王家少爷和亓荼的身份(旧版)

孤久成瘾c

轻小 |  轻幻 设置
瀑布瀑布

“喂”

“陈默!”

“嘿,好像有人喊你,你看看。”林晨怼了一下陈默说。

陈默无可奈何的回头没有看见人,但还是能听见有人在喊他。

“喂,看下面。”

陈默低下了头看见了一个身材矮小的人,就开玩笑:“小朋友,你叫什么啊?”

“你TM小瞧谁呢!”那人指着陈默大吼。

“你给我听好了,我叫王霄凌,是王家的公子,给我老实点。”王霄凌双手叉腰洋洋得意的说。

“我第一次听说有人自己说自己是公子,而且在这么得意。”林晨嘲讽道。

“你***”王霄凌大骂。

“嘿,你怎么骂人呢,开玩笑而已别当回事啊。”林晨回怼。

“去你的,关你屁事,我是来找陈默的。”

“陈默,听说你在能力测试中达到了学校历史最高分”

“…………”陈默沉默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他。

“他就是当年将世界分成3份的王霄凌?这个时候的【能力值】才1290,连林晨都赶不上,怎么在7年后有这么大的能力?”陈默低头思考着。

“喂,回答我,我在和你说话。”王霄凌说完用手指弹了一下陈默的脑门。

他的举动让陈默对他产生了恶意,用充满藐视的双眼盯着王霄凌。察觉到陈默的王霄凌突然感觉到了陈默带给他的压迫感。

“这是什么感觉,身体不听使唤的跪了下来,太恐怖了……”王霄凌脑中在一瞬间闪过了这种思想。

王霄凌低下头对这种气场所折服,虽然不敢抬头直视陈默的眼神,但依旧能感受到仿佛有一个带有杀意的鬼神面在恐吓着他。明明是炎夏,王霄凌的身体却能感受到零下几十度的寒气,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也是王霄凌第一次感受到。

渐渐地,这种气场消失了,王霄凌也感受到了身体的轻松,看向周围,其他人都若无其事的样子,明白了这种气场只有王霄凌自己能感受到。

“你这家伙,你会后悔的……”王霄凌急忙跑出了教室。

“我呸,这家伙性格太差了,走了也好。”林晨说。

但当陈默抬起头看向周围时,发现亓荼察觉到了这一切,似乎他知道是陈默使王霄凌产生压迫的。

陈默也对这个来之不明的人有所警示。

就在这时,地面突然开始剧烈的晃动,同学们赶紧逃出教室,观察情况。

之后由于校长在广播里的信息才得知:是一位学生的家长到学校里来看学生,才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于是同学们就开始了激烈的讨论,到底是谁的家长能够造出这么大的动静。

突然,“轰”的一声,从天上落下一个庞然大物,等周围的烟雾散去之后,听到有人说话:“你们好”

没错,在被压凸的地面中央是一个人,看他的样子应该就是校长口中的那位家长了。

“同学们好,我是来带亓荼的。”

“啊?”同学们异口同声的表示疑惑和惊讶。

“他是亓荼的家长?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我觉得他的【能力值】应该有万了吧。”

“亓荼,走啊。”亓荼的家长说。

“哦”这时的亓荼就没有了之前在班级里的低沉了,在他的家长面前更是表现的天真一点,在同学们的议论下还是有一些害羞的。

“这个人在大人面前就表现的这么温顺,不对,他也许只是装的温顺。”陈默心想。

“这个人有意思,还有两的面那”林晨却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

陈默回到家更是放不下心,觉得亓荼心里一定有鬼,必须一探究竟。

第二天,由于亓荼的家长的“突袭”造成了学校的巨大损失,所以决定放一天假,整顿学校的公共设施。

于是,林晨把陈默喊出来去玩。他们路过了服装店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林晨停下了脚步,听见了服装店里的人说话的声音。确认后林晨走了进去。

“嘿,这不是王公子吗。”林晨略带嘲讽的说。

“是你这家伙。”

王霄凌隐约的看到了门外的身影。

“是陈默!”王霄凌赶紧把保镖喊了过来。

“陈默,过来啊”林晨中招手。

陈默走进了服装店,看见了王霄凌躲着他,就没把他当回事。

“嗯?陈默没压迫我?”王霄凌想。

确保陈默没有气场后,王霄凌小声的问:“陈默,上次我没有问到你,这回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林晨说。林晨的声音明显带了些愤怒。

“我只是想让陈默当我的保镖。”王霄凌说。

“你把他当什么了?”林晨回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他在学校能罩着我。”

“都说了,他不是这种人。”林晨说。

“价钱这方面我们可以谈,你开价。”

“你是听不懂人话对吧,陈默不是……”

“五十万一个月怎么样”林晨没有说完,王霄凌抢先回答。

“嗯……这个,可以考虑。”林晨顿时改变了想法。

这时的陈默觉得林晨像个傻X一样。

“我给八十万。”

“成交”林晨高兴的说。

“我不同意”陈默说。

“拜托,我只是想自己能安全点。求你了。”王霄凌说。

“不行,但我可以教你的保镖几招。”陈默说。

“也行。”

“去‘训练房’。”王霄凌说。

王霄凌带领陈默和林晨到他的车旁说:“上车。”

“不是去‘训练房’吗?”林晨问。

“对,是我家的‘训练房’。”王霄凌回答。

“我去,你家哪来的,我记得你家的位置没有‘训练房’吧。”林晨问。

“不是自然的,是王家自己造的。”

短短几分钟就到了王家的宅院。

“这里就是‘训练房’。”王霄凌带领他们到了地下一个巨大的空旷场地。

“叫你的保镖过来。”陈默说。

“你,你,还有你,去。”王霄凌点了些保镖去接受陈默的指导。

“你们先告诉我你们的【能力】都是什么。”陈默严厉的说。

一号说:“我的是【藤蔓】,就是可以在地底伸出藤蔓并控制藤蔓。”

二号说:“我的【能力】是【影子】,就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影子,变化影子的形状。”

三号说:“我是【反光】,就是可以利用太阳照在身体的任何部位的漫反射改成镜面反射,形成反光。”

“嗯…………”陈默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嘴思考着。

“给我个本子和一支笔”陈默提出要求。

“好的。”三号保镖说。

“你们先忙你们的,等我写好会喊你们的。”陈默说。

林晨和王霄凌在门外等了足足2小时,终于听到了陈默开门的声音。

“怎么?好了?”林晨问。

“没呢,快好了,我上厕所。”陈默说。

有等了1个小时,陈默开了门说:“三个保镖可以进来了,其他人留在外面多等。”

“好的,一号,你的藤蔓属于控制类的【能力】,你可以把藤蔓缠绕在一起吗?”陈默拿着书说。

“我试试。”一号说。

地面出现了裂痕,慢慢的缝隙变的越来越大,藤蔓就从缝隙中生长出来,一号保镖试图将藤蔓缠绕在一起,但通过他的面部表情来看,他已经到了极限。

“好了,停。”陈默说。

“你的藤蔓并不是你自己能够完全操控的,而且你在使用【能力】的同时,你尝试用你的想象力来塑造你的藤蔓。”

“行,我试试。”一号说。

这一次藤蔓顺利的从地面的缝隙中伸出。

“好,开始想象。”陈默坐下说。

这一次,藤蔓如陈默预料的一样,随着一号保镖的想象缠绕在一起。

“看样子非常轻松。”陈默想。

“把它想成一个物品或者活物。”陈默说。

“好的”

藤蔓随着他的想象慢慢的形状变成了一把椅子,但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藤蔓就松散开了。

“好了,停下吧,我大概了解了你的问题,你需要不断练习你的想象力,通过想象来改变藤蔓的形状,后期就尝试同时想象多种物品,尽量做到睡觉时也能做到控制藤蔓,如果练好了就再来找我。”陈默看着书说。

“谢谢您。”一号鞠躬说。

“好的,下一个,二号。”陈默喊。

“好的,请指导。”二号说。

“你的【能力】是【影子】是吧。”陈默问。

“是的。”二号回答。

“你说你可以控制影子的形状对吧。”

“是的”

“那你试试我教一号的方法,用想象力来用影子在创造出物品的形状。”

“这个我可以的,我也可以同时造出多种物品。”

“那就好办了。”陈默合上书说。

“你知道那种忍者吗?”陈默问。

“知道的。”二号说。

“你尝试用影子造出你自己。”陈默提出。

“嗯?额……”二号表示疑惑。

“没事,你应该很难懂,嗯……简单说就是你的一个分身”陈默说。

“哦!懂了”

“我先给你一面镜子,你对着镜子用影子造出和你一模一样的自己。”

“我试试看。”二号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用自己的影子来捏造自己的人型。

“你先尝试,成功了就喊我。”陈默对二号说。

“好的,三号你继续。”陈默立即转过身说。

“好的。”

“你的【反光】,额(⊙o⊙)…”这时的陈默停顿了一会,目光看向了三号的头顶。

“我知道你的【能力】为什么是【反光】了。”陈默看着三号的头顶说。

“可能因为我的发型吧。”三号摸了摸自己的头说。

“请不要介意,我这样评论你的发型。”陈默将眼神看向别处。

“没关系的,我觉得剪光头也是很帅的。”

“好的,不岔开话题,我问你,你的【反光】是只能一次在一个部位反光吗?”

“也不是,最多能控制三处。”

“这个你得多加练习。”陈默说。“还有,你的【反光】会影响自己吗?”

“不会,只会使别人刺眼。”

“嗯,你的【能力】属于辅助类的能力。你尝试在别人的身上产生反光。”

“行了,我成功了!”二号大喊。

“哦,我看看。”陈默走到二号旁。

二号用他的想象力控制影子形成自己的模样,也可以通过自己的意念来控制影子分身的举动。

“很好,现在你就练习,把‘影分身’多造几个。”

“还有,你只能控制你自己的影子对吧。如果你的影子和某个物品或是其他人的影子重合时,你控制的是谁的影子?”

“还是自己的,不过有的时候可以控制别人的影子,就是在对方的【能力值】或者对方对我产生恐惧的情况下就能控制。”二号看着自己的“影分身”说。

“你就练这个,就试着控制和你重合的人的影子。”

“好了,三号,继续说你。”

“你要在别人身上产生反光,并且要让别人不受到反光的影响。”

“好,谢谢指导。”

“行了,我也该走了,你们自己练吧。”

“那个,陈默先生,我有一个大胆的提议。”一号说。

“说。”陈默回头。

“我想和您来对决。”

二号和三号都表示赞同的点点头。

“不行”陈默快速回答。

“为什么?”三人问。

“我怕把‘训练房’给拆了。”

“没事,算我们王家的。”这时王霄凌等不及,开了门,听到陈默他们谈论,提出。“况且,我想看看你的能耐。”

“好吧,毁了可别怪我。”陈默严谨地说。

“行”王霄凌拍拍自己的胸脯说。

“等会,你不准开气场。”王霄凌提前提出。

“可以”陈默说。

陈默在对决时神情变得更加低沉,氛围也变得不屑。三个保镖以为陈默暴露弱点,三人一起冲向陈默。陈默背对三人,就在靠近之时,陈默留下残影,瞬移三人之后,徒手引火,火焰熊熊,多重火焰,聚集一处,拉长似长枪,三人察觉过来发现自己只是扑在陈默留下的脚底的残火,三人一齐回头,格外惊讶,已经来不及,以为要命丧黄泉,陈默一枪刺来,三人利用各自的【能力】进行防御,但毫无用处,火枪冲破重重保护,就在刺中三人前1秒,火枪瞬间消散,化为灰烬。

众人看后,直接被吓傻,还有些惊呆。但三人却不会善罢甘休,立即起身,利用各自的【能力】,藤蔓从陈默脚底冒出,将陈默束缚,三号将【反光】发挥到他的极限,试图使陈默刺眼,二号的影分身一起攻击。

但他们是太天真了,陈默的火焰不仅仅只有火枪这样的能力,在藤蔓缠绕的一瞬间,化为灰烬,影分身也轻松打破,反光直接无效。接着陈默将整个“训练房”化为一团火场,熊熊烈焰在不断燃烧,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后,心里有了一个共同的感觉:站在面前的这个人,他不是人类,而是死神,人们略微看到千千万万的魔鬼从陈默的身后飘了出来。

陈默看见其他人被压迫跪在地上,赶紧收手,将火焰收入手中。

“………………”陈默看向他们“抱歉…………”

陈默赶紧离开了王霄凌的宅院,跑回家中。晚上,陈默躺在床上想:“啧,十年前,王霄凌与我立下战书,我当时直接拒绝,后来王霄凌就与我对立,一直在尝试打败我,还统治了世界上的一半土地,但是现在,他竟然邀请我去他的宅院,与10年前的情况完全不同,这是时间的问题?”

“如果我在现在的10年前改变了穿越前的10年前的事件,应该会影响到现在10年后的情况,会对我穿越前的结果发生改变,可是我现在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是为什么?”

陈默躺在床上思考了很长时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三天,陈默和往常一样卡点到校。“叮铃铃——”下课铃打了,王霄凌走向陈默,陈默看见王霄凌以为他又来打扰自己就不耐烦的说:“你,想干嘛?”

王霄凌发现陈默并没有看着他,就放松警惕说:“我说咱们能……”

“你又来,找茬是吧!”林晨走过来说。

“不是不是,我是说,咱们是朋友,对吧。”王霄凌解释。

“哈?谁和你……”林晨话到一半就被陈默打断。

陈默捂住林晨的嘴说:“为什么我一定要和你做朋友?”

王霄凌回答:“没有没有,就是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朋友了。”

陈默回想起那些时候,被王霄凌所欺诈,他们的那些恶势力行为。

“我…………”陈默刚想说,就被林晨抢先“可以,只要你不要那样骚扰,故意捣乱就可以做朋友。”

“也许,这次的回溯可以改变过去,修改那个错误的未来”陈默想。

“王霄凌,这个人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也许他另有计划,也许只是想利用我才找机会和我做朋友的。”陈默的内心告诉自己。

“现在还是警惕一些较好。”

“诶,你看,王霄凌在和陈默讲话。”“怎么会这样,王霄凌可是王家少爷,怎么会和这种人来往”看到这一幕的人说。

“你看陈默的眼神,好像在看牲畜一样,不带一点神色。”刘响天故意说。

“刘响天,你什么意思?”王霄凌听到刘响天的话喊。

“呵,王少爷,别说我没提醒你,陈默和你做朋友只是在利用你。”刘响天回话。

“对……”陈默说。

“你看,我就说陈……”刘响天没说完,被陈默抢先回答。“不过,朋友不就是互相依靠的”

“看他这样子应该是真想放下一切。”陈默想。

“看,你别嘲讽我们之间的关系,滚!”王霄凌骂道。

“别说我没提醒你,王霄凌!”刘响天指着他说。

“这个刘响天,我是没注意他,他应该在第二次【能战】里战死了吧,不过,我记得他好像是战场上的懦夫,10年前就这德行?”陈默回想。

在他们吵闹的时候,亓荼的眼神不对劲,他一直在看着王霄凌,但被陈默发现后,他的眼神回到了自己的桌子上。

这时的陈默确定了亓荼对王霄凌有些企图,应该对他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上课了,亓荼正在看着窗外,这时一个粉笔头精准的砸到他的头上,亓荼被惊吓到。“亓荼,起来,回答这个问题。”数学老师说。毕竟数学老师的【能力】是【精准】,坐在最后一排的亓荼都能达到,那是理所当然的。

“X的值为1.1,Y值为7.2”亓荼回答。

“好的坐下,不过不要总是看窗外。”

亓荼顺利的坐下,同学老师们继续上课,没有人发现如何蹊跷。但唯独陈默看清了这一切。陈默看到亓荼只是站起来,沉默了一会后做了下去,并没有回答问题,老师就让他坐下,这件事使陈默起了疑惑:“为什么亓荼没说话就坐下了,而没有人发现呢?”

之后,陈默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也许亓荼的【能力】是可以迷惑他人。但又一个疑惑出现了,为什么陈默没有中招呢?

下课后也没有人察觉到,陈默也并不像显露出他没有被中招这件事。

“放学了,现在是下午3点30分,2025年6月3号,周二”学校铃声报道。

“喂,陈默,等等我。”梓月呼喊。

“喂,陈默,等等我”王霄凌喊。

没过几天,陈默的身边就多了两个朋友,也许是错觉,陈默的心里莫名的感到温暖,回想从前,穿越前的10年前,陈默只有林晨这一个朋友,其他人只是在战斗中的战友,对陈默来说只是工具。

不过现在,陈默的身边,充满的温暖,内心也有所感动。从前的两人独行,变成了现在四个人的欢乐。

“走吧,出去玩吧。”梓月说并拉着陈默“发什么呆呢,走啊”

“去哪呢?”林晨提出。

“我知道一家奶茶店,去那吧”王霄凌说。

“好”梓月和林晨说。

“去不去啊,陈默”王霄凌问。

“哦”陈默说。

“为什么怎么不高兴呢?”梓月问。

“没事的,他的性格就很沉默,不用担心,他这个样子是高兴的样子。”林晨说。

“啊?”梓月和王霄凌同时表示疑问。

“没事,习惯就好”林晨回答。

“好吧”梓月微笑着说。

就这样,四人一同来到奶茶店。

“我要一杯温的珍珠奶茶,加芋泥,半塘。”梓月说。

“我要一杯冰的可乐”林晨说。

“我要一杯半塘的卡布奇诺……”王霄凌点餐。

“抱歉,我们这里没有卡布奇诺,可以请您挑选其他饮品吗?”店员说。

“好吧,那来一杯冰镇果粒橙”王霄凌说。

“你来奶茶店喝这个?”林晨一脸疑惑的说。

“怎么,不允许?”王霄凌说。

“随便你。”林晨尬笑着说。

“你喝什么呀?陈默”梓月回过头来问。

“冰咖啡”陈默用他低沉的声音回答。

“额……好的”梓月尬笑着说。

一旁的人听见陈默的声音后,纷纷表示:这个学生的心理好黑暗,把氛围搞得十分阴沉。

注意到其他客人的表情的陈默自觉选择出门等候。

“给,你的咖啡”王霄凌说。

“哦”陈默接过咖啡。

傍晚,同学们都回到自己的家里,陈默躺在床上观察着亓荼在家的举动。

因为,在学校,陈默把火焰附着在亓荼身上,陈默可以透过火焰观察到亓荼的情况。

亓荼坐在电脑前,在玩游戏,并没有发现陈默的火焰。陈默操作火焰环顾四周,觉得亓荼的房间异常的干净,感觉有些不对劲,便控制火焰移动到门外观察情况。亓荼的家境也很一般,和普通家庭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唯独这个房间,因为这个房间被锁上了,而在亓荼家里没有发现他的父亲。上次他的父亲很早就来接亓荼,这次应该也不例外,但没有通过火焰看到他的父亲。

陈默猜测,他的父亲就在这个被锁的房间里,陈默尝试从窗户进入被锁的房间,结果绕了一圈发现这个房间没有窗户。没有窗户陈默就决定从门缝里透过去,陈默操控火焰,将火焰压缩成线状,透过门缝,突然感觉被什么东西抵住,怎么用力都塞不进去,实在没办法,就去尝试一下通风管道,陈默觉得密封的房间里没有通风管道怎么活,这次成功了,透过通风管道看到亓荼的父亲,将一个装配好的大盒子放在桌子上,来到洗手台旁洗手,在洗手台旁有着一堆血肉模糊的东西,因为靠的太远看不清,所以陈默将火焰移出通风管道,悄悄的靠近那堆东西。

“卧槽!!!!!”陈默内心十分惊讶。

陈默发现那堆血肉模糊的东西是人类的尸体,亓荼的父亲躲在房间里进行人体实验。

“是时候了,第2005次实验开始。”亓荼的父亲说。

陈默发现这个秘密后赶紧把火焰移出房间,飘出亓荼的家,回到自己的手上。

次日,陈默找到亓荼,“你知道吗?”陈默问。

“…………”亓荼没有回答。

“我问你,你知道吗?”陈默再次问道。

“什…………么”亓荼说。

“你的父亲”陈默说。

当陈默说到亓荼的父亲的时候,亓荼跟变了个人一样,变得不再拘束。

“什么?我的父亲?”亓荼说。

“他是不是一直躲在房间里不出来?”陈默继续说。

“你怎么知道的?你跟踪我!”亓荼说。

“我在问你的父亲的事”陈默比平常更大声的说。

“是,怎么了?”亓荼问。

“你不感觉很奇怪吗?”陈默反问。

“我爸是为了工作”亓荼再次点明。

“哦……………”陈默说。

两人听见了上课铃声,结束了这次的谈话。

从上午到了下午,过程中两人多次对视。终于到下课了,亓荼把陈默喊过去。

“你看,这是我爸,你说他有什么奇怪的?”亓荼生气的说。

“你好,我是亓荼的父亲亓天佑,请问有什么事吗?”亓荼父亲亓天佑说。

“没事了,对不起”陈默抱歉道。

“这家伙肯定有问题”陈默想着。

亓天佑带着亓荼回了家

但陈默依旧觉得这一切和10年前完全不同,事实上自己也变得更强了,也许是错觉,也许是陈默的【能力】。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