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异纪元
四、期末考试(1)(旧版)

孤久成瘾c

轻小 |  轻幻 设置
瀑布瀑布

6月15日,这天是期末考试,也是初三迎来的中考。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考试是第一次的【能力中考】。本来以笔试为主的中考被政府活活改为了以个人【能力】为主的大型测试,为了这次的“中考”地方特地在指定地点建造了3~4个体育场的大小的密封“训练房”,这种特殊形式的考试更是使学生们鼓足勇气去考试。

各校的各班班主任带领学生们前往“中考”地点,先去看考场,家长站在考场外看着自己的孩子,都希望他们能在几天后的“中考”考出好成绩。

除了陈默,其他人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地锻炼,练习自己的【能力】。陈默却并没有把【能力中考】当做一回事,更特别的是,同学们在考虑如何取得高分,陈默在考虑如何把能力控制到10年前的状态,否则就导致后面的剧情发展不下去。

“陈默,你练好了?”林晨问。

“哦……”陈默心不在焉的说。其实陈默一直在思考如何控制实力,防止其他人起疑心,还要和林晨考一个学校。

众所周知,考好一次试很难,要不断地练习、锻炼,不过,比考好一次试更难的是把握好扣分点,能恰好考进理想学校。没错,陈默就是要尝试这件事,这也许是对陈默的一次考验,但陈默相信自己的实力,相信自己能控制自己的分数。

离【能力中考】还有2天。不巧的是这天学校遇事故,学生放假一天,也许这是好事,但给了很多人如磐石般的压力。陈默决定去王家的“训练房”去练习一会儿,当陈默到时,王霄凌就在门口等着。

“陈默!你终于来了”王霄凌看见陈默喊着。

“嗯……”陈默没有吱声,只是“嗯”了一声。

“林晨和梓月已经来了,快进来”王霄凌环顾四周说。

陈默跟着王霄凌来到了“训练房”,看见林晨和梓月在对着“测试人偶”练习。

“嘿!陈默,你怎么才来?”林晨看到陈默问。

陈默并没有回答,只是走到一旁,找到一个“测试人偶”自己练习。

虽说是王家的私用“训练房”,但林晨还是能搞出很大的动静,另一边梓月将自己意识转移到了一个玩偶上。

“轰————”的一声巨响。

所有人都看向陈默,毕竟已经习惯了陈默这种强大的能力了,看看陈默有搞出什么来。

“陈默,怎么了?”王霄凌从一旁跑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陈默又发明了新的招式”林晨说。

“什么!在演示一遍吧”王霄凌求着陈默说。

“诶————”陈默叹了口气,只好再使出一遍刚刚的招式。

等待人偶回复原状,陈默伸出右手,张开五指,顿时在陈默的掌心浮现了一个红色的类似于魔法阵的圆形法阵。法阵中央出现了一束火焰笔直冲向人偶,“轰————”的一声,人偶有化为了灰烬。

“这和之前的有什么不同吗?”王霄凌问。

“不,这次火焰更烈、更红、发射更快”陈默说。

“哦~~确实”王霄凌也发现了。

接着,陈默又展示了另一个新招式,他先在空中造出火焰,将火焰尽可能的变成枪的外形,陈默把“火手枪”握在手中,扣动扳机,一颗“火弹”飞了过去,直接穿透人偶穿过了“训练房”的第二层保护,紧接着又几发射了过去,直接打穿了“训练房”的十层保护,也就是说,陈默在“训练房”的墙上打穿了一个洞。

“抱歉(ㄒoㄒ)”陈默说。

王霄凌看到这一幕,眼神有些茫然,以为自己看错,还以为是幻觉。

“没事,你NB”王霄凌佩服。

离中考还有1天,别人拼命的练习,生怕发挥不好。陈默不同,他坐在旁边,看着其他人练习,或许有人以为陈默是为了看穿别人的招式而在中考中发挥出来,其实并不是,陈默真的只是无聊,看着别人辛苦的样子,自己莫名的感到高兴。

刘响天看不下去陈默在一旁得意,于是用他的【能力】【刀气】挥出一阵刀气冲向陈默。

“陈默,让你在一旁发呆”刘响天想。

可是,令刘响天惊讶的是,陈默并没有被刀气所伤,刀气在接触陈默的一瞬间被消散,刘响天不甘心,使出了自己的必杀,刘响天连续挥出几十阵刀气,刀气一起冲向陈默,陈默看向刘响天就在刀气攻击到陈默的一瞬间,陈默懂了一下手指,几十阵刀气凭空炸裂,化为空气。陈默看向刘响天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刘响天意识到陈默的能力比自己强太多,一时还没能反应过来,被吓在原地一动不动,脑中一片空白,等他醒来时陈默已经走到他的面前。

“你的【能力】很强,要好好用”陈默靠到刘响天耳边说。

陈默此言是为好意,但刘响天并不认为,他更多地认为陈默是在嘲讽他,嘲笑他。

“你给我等着,陈默!”刘响天想。

“嘿,你没感觉刘响天有点针对你吗?”林晨走到陈默的身边问。

“管他呢,我无所谓,那是他的主意”陈默一脸自然的说。

不过陈默还是注意到了刘响天的气态,还是小心为妙。

【能力中考】当天。

所以学生抵达考场,排好队,有校长来主持中考。

“本次中考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的以能力为考点的考试,本次考试设为淘汰赛机制,我们会将学生分为4大组,每一组进行淘汰赛,直至每个组的冠军产生,4个组的冠军进行比赛,直至得出最后的冠军,比赛地点就在特制的‘训练房’里的擂台上,只要有一方被打出擂台或是主动投降,另一方就获胜。本次考试不得击杀对方,使对方心理崩溃等一切恶势力行为,本次考试时间为两周,有一定的时间休息。现在我宣布比赛开始!”

林晨在1组,陈默在3组,梓月在2组,王霄凌在1组,亓荼在4组,刘响天在3组…………

第一天。“杨宙VS顾翔宇”

“我还要过几天,歇会吧”陈默想。

这时,林晨走到陈默身边。

“陈默,我下午开打,来看看不?”林晨说。

“行”陈默说。“我忘了他还要打,诶~”陈默想。

下午,“林晨VS施一帆”

“来吧!”林晨喊。

“哈!谁怕你?”施一帆喊。

“好的,各就位,比赛——开始!!”裁判说。

林晨一个起步冲向施一帆,冲到施一帆面前一个右挥拳,施一帆成功躲了过去,但施一帆的面部好像被林晨的拳头打中一样,施一帆向后踉跄了一下,观众也惊讶到了,明明林晨的拳头没有碰到施一帆,为什么他会被打到,施一帆也感受到了疼痛,也对林晨的【能力】产生怀疑。

“他不是没有碰到我吗?我明明躲过去了”施一帆想。

林晨并没有停下,连续出拳,施一帆全部都躲了过去,但还是能感受到疼痛。

“这是为什么?”施一帆非常紧张。

林晨跳向后方,伸出双手,操控风力,将施一帆两边的空气向施一帆挤压。施一帆发现不对劲,感觉两边被挤压。

“不行,我也要使用我的【能力】”施一帆想。

施一帆咳嗽了一声,去引起了一阵狂风,这使林晨的【风】没有挤压到他的身上。

“呵,别小看我”施一帆说。

“确实”林晨略感激动的说。

林晨起跳飞向空中,在空中停住。

“哦!!!!!~————————”众人欢呼

“这犯规吧,他飞起来了”施一帆对裁判说。

“额,我也不知道”裁判惊讶地说。

这时校长跑过来和裁判讨论了一会。

“不算,他没有落到擂台外,比赛继续!”裁判说。

林晨继续出拳,拳拳都打中了施一帆,与此同时,施一帆深吸一口气,大声喊出来,造成了巨大的声波,全场捂住耳朵,林晨的【风】也被打消,但令施一帆没想到的是,林晨在击打他的同时在他的脚底已经摆好法阵,一阵龙卷风从施一帆裆部冲出,将施一帆捧在空中,有恐高症的施一帆选择放弃。

“我投降,投降!!!”施一帆害怕地喊。

林晨将施一帆轻轻的放到擂台外,施一帆落地后激动的亲吻大地。

“啊~我爱你大地!”施一帆说。

“我宣布本次比赛林晨胜!”裁判宣布结果。

场后:“嘿,你是林晨吧,我是被你打败的施一帆”

“哦,是你,抱歉了,不知道你有恐高”

“没事,还有你是怎么做到的……那样”

“哦,我的【能力】是【风】”林晨回答。

“wc,怪不得,不过希望你进入决赛,朋友”施一帆说。

“谢了,兄弟”

接下来的几场战斗的速度飞快,一律的战斗系的优势大。

“第13场:亓荼VS苏君诺”主持人报告着。

“呵,有好戏看了,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陈默坐在观战席想着。

只见亓荼缓慢地走上擂台,而与他相对的选手是苏君诺,可使亓荼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是女生,原本听名字以为是男生的亓荼突然显得自己特别尴尬,不过都是对手无论男女。

“各就位,比赛————开始!!”

“对不起了,我本不想这样的,不过这是比赛。”亓荼对苏君诺说。

“没事,不用担心我”苏君诺笑着说。

可是没想到的是,苏君诺早已使用了【能力】【心诉】,苏君诺看透了亓荼的心理,进入了他的记忆,企图使他混乱,不过在途中苏君诺发现了奇怪的东西,为什么在他的记忆里他的父亲总是在地下室,而且在他的记忆里为什么都是对父亲零零散散的记忆,这些都是不完整的。可能是苏君诺想要一探究竟,她还没有等亓荼出手时就举手发言。

“我弃权!”苏君诺举起手说。

“啊???——————”观众都表示疑问。

“苏君诺选手,你真的是想弃权吗?”主持人再次确认。

“是的”苏君诺说着向后退了几步,走到了擂台底下,走到了淘汰处。

“嗯?”亓荼表示疑惑。

“好的,那么这场比赛的胜者是——亓荼!”主持人宣布。

“嗯?有意思看看有什么企图吧,这个苏君诺一定不简单”陈默想。

后台:亓荼在赛后找到了苏君诺,问:“你为什么要弃权呢?你是看不起我吗?”亓荼有些恼火地说。

“不是,我是看到了些事情,想要问你些问题。”苏君诺说。

“你看到什么了?我也没看到你发动【能力】啊”亓荼问。

“好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君诺,我的【能力】是【心诉】,就是可以看透他人的内心,还能读取他们的记忆。还有我在一开始就启用了【能力】趁着和你说话的时间已经看到了一些你的记忆。”苏君诺说。

“啊!那你都看到什么了?”亓荼紧张的说。

“也没什么,就是看到了你的父亲,恕我冒犯,请问你的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苏君诺问道。

亓荼听见了别人叫他的父亲,本应该恼火的他,却表现得十分正常并回答

“我的父亲是位科学家,还有你没看到其他什么吧?”

“没有,我就看到了你的父亲的记忆,其他的都没看到。那你没有感觉你的父亲有什么异常吗?”苏君诺问。

“没啊,他都是这样,一回家就到地下室,只有吃饭的时候出来。不过有一次我看到了他身上的血渍,就问他他那是什么,父亲就说,那是在拿老鼠在做生物实验,不小心溅上衣服的,我也没想多少就不管了。”亓荼说。

“那你的父亲对你怎么样?”苏君诺再次问道。

“挺好的,总是会照护我。”

“不可能啊,这之间一定藏了什么阴谋”苏君诺想。

“那我有一个请求,能不能到你家拜访一下呢?”苏君诺问。

亓荼从来没有和女生交流过,因为每次都会由于紧张而说错话。不过在苏君诺面前没有这种感觉。

“那……要问一下……父母了”亓荼紧张的说。

“你们说什么呢?”这时候林晨从旁边经过听到了他们的谈话问道。

“请问你是……”苏君诺看到林晨问道。

“哦,他是我们班的同学叫林晨”亓荼抢着回答。

“额……对,我是林晨”林晨看着亓荼紧张的样子说道。

“那你认识陈默吗?”苏君诺问。

“陈默?那肯定,他是我好兄弟”林晨拍拍胸脯说。

“那可以喊他过来吗?我想和他说几句话。”苏君诺请求。

“可以,你看,他就在那个观众席那。”林晨指向观众席说。

“不过,现在是比赛,喊不过来,但是我可以和他说话。”林晨接着说。

“啊?为什么?”苏君诺问。

“我【能力】是【风】只要有风都能操控。”林晨说。

说着,林晨将风通向陈默,通过风的传播和陈默链接了对话。

“喂”林晨通过风喊道。

“wc,你干嘛,吓我一跳,艹”陈默被吓了一跳说。

“抱歉抱歉,有人找你。”林晨嬉笑着说。

“谁?”陈默问。

“一位叫苏君诺的女生”林晨说。

“苏君诺,我不记得她,可能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吧”陈默想着。

“行,那你点个火,我马上过去。”陈默站了起来说。

“好”林晨回答。

林晨去向管理员借了打火机,又找了几张纸,放在空旷的地上把纸点燃。

“我们为什么要点火啊?”苏君诺问。

“你马上就知道了”林晨笑着说。

火点燃不一会儿,火焰就形成了一个火圈的模样,这时陈默通过火圈传送到了后台,见到了林晨他们。

“嗯?!!!!!!这怎么做到的?”苏君诺问。

“哈?你别管这个,你就是苏君诺吧”陈默走出火圈站在苏君诺面前说。

苏君诺抬头看着陈默,感觉陈默是多么的高多么的威武。

“得了,你下来吧”林晨在一旁看着说。

“哈哈”陈默说。其实刚才陈默用火焰托起了自己,给苏君诺产生了一种威严的气氛。

“对,我是苏君诺”苏君诺将视野调低了一点说。

“好吧,找我什么事?”陈默问。

然而当陈默刚刚说话时,苏君诺就躲到了亓荼的身后,可能是因为陈默的独特的低沉嗓音。

“诶,你出来啊,我嗓音天生就这样,习惯习惯就好了。”陈默招手说。

苏君诺走了出来,拉着陈默到一旁单独谈论。

“我想让你当我保镖”

“啊?为什么?”陈默问。

“你不是学校最强吗?没事我会给你钱的”苏君诺小声说。

“不是,我是问为什么你需要保镖”陈默点明到。

“我想去亓荼家拜访一下,我认为他的父亲有点不对劲”苏君诺看了下亓荼后说。

“嘿,我也觉得他爸亓天佑有毛病,还有你是怎么知道的?”陈默说。

“我【能力】是【心诉】是……”苏君诺还没说完,陈默抢先回答:“我知道了,就相当于心灵感应呗”

“厉害,这都能知道”

“不说这个,我可以当你保镖,钱我也不要,我只想看看亓天佑到底是什么人”

“行,就这么一言为定”苏君诺笑着说。

“行,不过要和比赛错开时间”

“没事,我都安排好了”苏君诺说。

第一天比赛结束时,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这时陈默、林晨、苏君诺和亓荼正在前往亓荼家的路上。

“打扰了!”三人异口同声。

“欢迎!”亓荼说。

“啊呀,你们是亓荼的朋友吗?欢迎欢迎”亓荼的母亲说。

“请问亓荼的父亲在吗?”苏君诺问道。

“哦,他在地下室,你们不要去妨碍他哦”亓荼的母亲说。

亓荼的母亲去了厨房,只剩几人坐在客厅,而地下室就离客厅几步,但没人敢去。

这时,亓天佑从地下室出来,看见了亓和陈默他们坐在客厅里。

“你们是亓荼的朋友吗?欢迎欢迎”亓天佑客气地说。

在他的表面是充满阳光的微笑,但谁能知道他的身后到底隐藏了什么。

这时,陈默发现地下室的门没关,于是为了不引起怀疑,陈默

偷偷的把一小团火焰从脚底飘向地下室,透过火焰可以从眼里看到火焰的场景。从正门进入地下室才发现真正的面目。地下室的环境整体黑暗,可是亓天佑是怎么看得清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

亓天佑回到了地下室,而陈默的火焰还在里面,看见亓天佑拿出打火机,在每个墙角都点上火,顿时,漆黑的地下室四周的墙壁上出现的火炬。待亓天佑点完火,看清了地下室的真正面貌。

在地下室的中央有一张大型铁桌,在桌子上躺着两具尸体,每具尸体都被切除了身体的一个器官,在墙上挂着一张蓝图,从总体来看,亓天佑可能是在将他人的【能力】寄生到自己的身上,使自己拥有多种能力,而在蓝图旁有个垃圾桶,在桶里是各种各样的人体器官,“他究竟杀了多少人?”陈默想。剩下的都是些医学上的手术工具。

一段时间后,我们决定回家,而亓天佑从地下室出来说:“天已经这么黑了,你们要不然留下来吃饭吧”

听到亓天佑的提议,三人虽面不改色,但内心都非常惧怕,冷汗从林晨和苏君诺的身上慢慢冒出。

“不了,谢谢叔叔”陈默站了起来回。

三人打了招呼离开了亓荼的家,在回家的路上,林晨和苏君诺都松了一口气。

可是三人都在怀疑着亓天佑,他也应该发觉了什么异常。

几天后,“今天,是我们的陈默同学VS雅琳同学”

“首先有请陈默同学,陈默同学是今学年开学测试最高分选手”

“接着有请雅琳同学,雅琳同学是今学年最刻苦之人”

“到底是最强还是最刻苦能获胜,我们敬请期待”

“好的,各就位——比赛——开始!”

首先陈默并没有先出手,而是在等对手看暴露自己的【能力】好让自己能掌握到对方的弱点。

但雅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低着头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几秒钟过去了,地面突然裂开了几条缝,而从缝里钻出了几个人,仔细一看是尸体,雅琳在操控尸体。

这就使陈默感到奇怪,“每个人的【能力】不都是特殊的吗?不应该有重复的【能力】,除非……”

“我说,你该现身了……”陈默指着雅琳说。

“哈哈哈……没想到被你识破了,不愧是最强”雅琳抬起头边鼓掌边说。

“你给我现身”陈默对雅琳喊。

这时,雅琳整个身体趴倒在地,观众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慢慢的雅琳的身体有了异常的变化,在雅琳的脊椎到背后的腰间出现了一条缝,从缝里出来的是…………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十一充值大赠送
活动以单次实际到账的VIP点为准;以点券的形式赠送VIP点,充值额越高点券到期时间越长。如:充值:500元赠送7500VIP点、充值:1000元赠送15000VIP点
活动时间:10月1日到10月7日
立即充值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