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36病房检测(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进入病房前,唐晓婷穿防护服的速度,比平时慢了不少。她不让别人在防护服上写上她的名字,至少在她没有定下主意前,她不愿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同事面露难色,在病房中没有名字这个标识,大家看上去都一个样。那就写首字母的英文缩写?唐晓婷摇摇头,父亲这么精明,肯定能猜到这几个字母代表的含义。最终,防护服的后背上留下蒙着面罩的女侠卡通形象,胸前则写上医院名称以及“小飞侠”这个代号。

门吱呀一声开了,唐宇峰双目紧闭,监控仪上的数字和曲线没有特别异常。听同事说,昨天这个人昏倒在路边,是一个小伙子开车送他过来。那个小伙子不曾留下姓名,见唐宇峰有了着落,车子就驶离医院门口。他上身口袋中有一张身份证,证明他来自S市,又一个被困在武汉的异乡人。后来通过院际联网的病例库,显示该人曾在前一阵子两次做过核酸检测,均呈阴性。鉴于他已陷入深度昏迷,重症医疗科、感染科、呼吸科的专家会诊,对他做了初步诊断,他的体内出现了非常可怕的炎症,肺部影像也与新冠肺炎高度疑似。唐宇峰被直接上了呼吸机,插管吸氧,同时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手段疏通他肺部黏稠的液体。等到唐宇峰脱离生命危险,核酸检测结果同时出来。上两次的检测部位都在上呼吸道,病毒量不够或者试剂盒本身的敏感度问题,导致假阴性的结果。这次提取到肺部黏液,大量病毒在此聚集,这个恶魔终于现出真身。

唐宇峰的身体免疫力不错,对他做了这些呼吸支持,危重症状改善得非常快,他从休克状态中苏醒过来。不过毕竟在鬼门关上走过一遭,身体非常虚弱,再加上药物作用,唐宇峰又陷入沉睡。

这个蛮横的父亲,如同婴儿般软弱,只要外界一点点力量就能伤害到他。唐晓婷在心中暗自说:就算你被那个好心人在路边发现,假如天底下的父母都像你这样,反对子女去学医,到这个时候谁来医治你、护理你?正在她腹诽父亲,旁边那个老太太翻了一个身,嘴里开始哼哼。

这个老太太满头银发,岁数绝对超过耄耋之年。她的手伸向呼吸机的管子,似乎想扯下这根管子。呼吸是每个人的本能,如果不是刻意去关注,根本注意不到体内这套呼吸系统正在运转。但是病毒侵入这个24小时不休息的系统,吸入或者呼出一口气就会显得非常困难。这时候人为架设一条生命管线,不过异物插入到呼吸道,换做谁都不糊好受。“想活着,却又生不如死。”除了这些重症患者,这种痛苦大概没人能感同身受。

老太太想放弃治疗,她受够了。

唐晓婷只能一次次摁住她的手,不让她自暴自弃,同时细声细气地安慰道:“奶奶,您感到不舒服,就捏我的手好不好?这个管子不能拔,拔了您就没命了。您到底哪里感觉难受,和我说说,好不好?”

老太太指了指左胸口。唐晓婷隔着手套,动作轻柔地按揉这个部位。大约半小时后,老太太的情绪稳定下来。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转过头,发现唐宇峰不知何时睁开双眼。

他流泪了。难道他也正在经历老太太刚才的感受?

幸好面罩、口罩只把一双眼睛露出来,不然父亲将捕捉到唐晓婷的“臭脸”。“你怎么样?”相比和老太太交流时的口吻,唐晓婷对他有点冷漠。

唐宇峰说话声音很轻,厚厚防护服的阻隔,唐晓婷根本分辨不出一个音节。“假如我暂时不在,有紧急需要可以按这个铃。”需要救治的重症病人太多了,一个护士不可能只对应一个病人,通常需要照顾到两到三个病房的输液、用药。

唐宇峰对她点点头,双目微闭,头侧到一边。

“是唐宇峰?”给父亲更换输液前,唐晓婷照着惯例确认患者姓名。每个病人所处的病症阶段不一样,使用药物也不同,为了防止张冠李戴,在用药前需要确认输液袋上的名字与病人相符。这个男人还需要确认吗?他在自己的世界横冲直撞二十多载,就是烧成灰也不会被搞错。不过唐晓婷就是和父亲怄气,就是把父亲当成普通病患看待。

“是的,唐朝的唐,宇宙的宇,山峰的峰,有劳你了。”唐宇峰回答得非常详细,最后那句“有劳您了”,如果是其他病患口里说出来,唐晓婷会感到心中一暖。可是……

算了,就当没听见。

唐宇峰这天要两次抽血化验。戴着手套,没办法感受患者血管的弹性,原本简单的操作增加了好几倍的难度系数。针头刺入皮肤,唐宇峰“哎哟”叫了一声。这一阵没扎准,针头只能探出来。她想起第一次给人扎针、有过类似的尴尬。那是一个中年妇女,见到过来一个有些羞涩的小丫头,满脸不高兴要求换人。护士长赵雪萍好说歹说,那人满脸不悦地表示,自己不想当别人的试验品。赵雪萍向中年妇女解释,这个姑娘是所有新来实习小护士中最出色的一个,再说每个人都有第一次,你家里也有儿子或女儿,他们第一次踏上工作岗位,需要更多勉励和理解,这样更有利于成长。将心比心,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外受到刁难和蔑视,这对他们的自信打击很大,是不是这个理?

中年妇女极不情愿地伸出胳膊,可能是她的血管很细,这一阵没有找准位置。她不干了,指着唐晓婷的鼻子骂,指责她没学号知识就不要在医院里混。唐晓婷的脸红一块、青一块,哭着冲出房间。

要不是赵雪萍在那天下班后和她聊了几个小时,以及在随后一段时间不断宽慰她,不要把这件事过分放在心上,也许唐晓婷的护士之路就此夭折了。

唐宇峰没有做出那个泼妇的举动,他凝视着胳膊上搜索静脉的唐晓婷,非常慈祥地说:“没事,你戴着手套很不方便。不就多扎一针嘛,我不碍事。”

完成最后一瓶输液,唐晓婷将针头从父亲手背上拔出。这次她动作麻利,父亲的表情几乎没有变化。他又对唐晓婷说了一声“谢谢,辛苦你了”,这已经是第五次听到这样感谢之词。

父亲打量唐晓婷胸前的字样,随后视线上移,转到那双露出的眼睛。她感受到父亲的眼神带着不一样的感觉,难道他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不可能呀!这么厚的防护服,单凭一双裸露的眼睛,辨认起来难度非常大。不过目光如炬、阅人无数的父亲,在识人这方面确有过人之处,也许真是这双眼睛暴露了自己。

但是,父亲为什么不点穿自己?

懂得感恩、懂得体谅别人,自己不好受时不轻易对护理人员发脾气,这是有修养、情商高的表现。一个完全不同的父亲,在这间与外界隔离的病房中呈现出来。难道这才是真实的父亲?难道我对父亲的了解还不够?难道他在心里爱着我?

那个换病房的念头,此刻慢慢松动。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暑期充值乐翻天
活动以单次实际到账的VIP点为准;以点券的形式赠送VIP点,充值额越高点券到期时间越长。如:充值:500元赠送7500VIP点、充值:1000元赠送15000VIP点
活动时间:8月13日到8月15日
立即充值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