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37安抚(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那个老太太又开始闹了。

这天早上,她将氧气管缠到脖子上,有气无力地说:我不想活了,让我去死吧。肺部的炎症风暴、濒临窒息、没有亲人陪伴……老太太内心生的欲望一点点降低。

好在唐晓婷及时赶到,将老太太脖颈上的气管解下来。同病房的唐宇峰没有闲着,帮着一起劝说:“老人家,你不能这样。发生了这么大的移情,全国各地千千万万的医生来到武汉支援。他们不怕危险,连续工作,很多天不休息,就是希望能多救一些病人。他们够不容易了,您就不要给他们再添乱了。”

可能最后一句话触怒了老人,她绷着脸说:“我就是想去死,怎么样?什么叫给他们添麻烦,我太难受了,气都喘不过来,就不能让我死掉吗?死了,就不会这么痛苦。”

“我也痛苦,忍忍就好了。”

“忍得了吗?”

这个年纪的人和小顽童差不多,闹够了,累了,也就消停了。

唐宇峰把身子支起来,满脸爱怜地端向女儿。末了,他提出一个建议,必须想办法联系上家属。只有能听到子女的声音,化解这个老人内心的孤寂,就能转移她的注意力。

唐晓婷听从父亲的建议,找到了指定的联系人。打开手机视频通话,几个子女出现在镜头中。他们轮流安抚老人,说他们不会抛弃她,在外面等着她出院。等到疫情过去,他们会带着她出去旅行。随后是几个孙子、外孙女,依次表达对奶奶或外婆的祝福。都说隔代更亲,老人脸上逐渐浮现出笑容。不过等到大女儿重新出现在画面中,她顿时发现一个问题。

“梦诗怎么不见了?”方梦诗——老人最疼爱的孙女,缺席了这次群聊。

“我的梦诗到底怎么了?你们说呀。”

“梦诗有点不方便见你。”

“你们不要再瞒我,她是不是病了?”

大女儿点点头,随后坚称梦诗的症状很轻,过几天就能从医院出来。

“肯定在骗我,情况不是你们说得那样。我的梦诗……我要见到她。”老人开始呜咽。

很快联系到方梦诗,老太太瞬间止住哭闹,不住询问孙女的身体情况。自己都这样,还在关心这个24岁女孩,这样的对话场景让人动容。不过老人的情绪依旧不稳定,年迈的她患上阿尔茨海默症,一个转身就忘记刚才说过的话、见过的人、做过的事。自从在手机屏幕上与方梦诗连线,老人一天到晚呼喊这个孙女。这个状况,很快反馈给老人的子女。

他们只能想尽办法哄骗老人,不过这一招渐渐失灵。

方梦诗主动联系上医院,表示愿意亲自到病房陪伴奶奶。听到父亲和几个姑姑谈论奶奶的病情,她得知奶奶在世的时间不多了。奶奶小时候最疼爱她,她一直想着长大后能报答奶奶。这个病不能有家属陪伴,医院明确拒绝她。不过她强调自己也是确诊患者,既然如此就不用过分担心。

医院专门就此事做了研究,一个轻症患者来照料重症患者,这个先河能不能开?他们之间会不会存在交叉感染,尤其是症状较轻的方梦诗,会不会存在病症加重的可能性?可是这份孝心,医生们又不忍心拒绝。

最终,方梦诗戴着口罩来到奶奶身边。

方梦诗是一位瑜伽教练,曾在多家健身房或专业瑜伽馆工作。她结合带课经验,把放松身心的瑜伽休息术带到病房。她让奶奶的头与身体在一条直线上,打开双脚尖,双臂掌心向上。摆好这个姿势,她要求奶奶停止一切身体活动,停止大脑的杂乱想法,集中意识关注身体、关注呼吸,使身体逐渐松弛。

奶奶在病床上缓缓闭上眼睛,对她的指令言听计从。

方梦诗逐一念出身体的每个部位名称,让奶奶跟上她的节奏,意识跟随她来放松这个部位。从双脚开始:放松双脚的大脚趾、其余的脚趾,脚心脚背,十个脚趾正在放松,双脚的脚踝在放松;放松小腿、小腿肚的肌肉,膝盖、膝盖背面的腘窝;放松大腿,大腿内侧的肌肉外侧的肌肉;放松臀部、髋部,骨盆区域在放松;放松腹部、腹内的器官、胃部、胸部、心脏在放松;放松双肩、双臂、双肘、双手的手腕在放松;手心手背十根手指正在放松;放松颈部、后脑勺、头皮,舒展额头眉毛,打开眉心;放松双眼、眼皮、眼球、鼻子、脸颊、双唇,打开紧咬的牙齿,放松舌头,下颌、双耳......

说完每个身体部位,方诗梦又让奶奶在内心深处暗示自己:我是清醒的,没有睡着,正在练习瑜伽休息术。随后,她描绘出一幅虚构的画面:感觉放松的身体变得很轻,轻得像一片羽毛慢慢飘起来.;微风伴着竹叶的清香迎面吹来,带来阵阵舒爽,平躺在大自然的怀抱,感受着自然界的恩赐。内心纯净如水,仿佛从另一个角度在看着身体平躺在这里,在放松中享受着内心的愉悦。就这样放松……,不断放松……

达到彻底放松的境地,方诗梦让奶奶再次将意识从呼吸中关注回身体,感受到身体的存在。慢慢活动脚趾、手指、将头左右摇动几下,放松颈部;伸展双臂至头的前方,并拢双腿最大限度的舒展身体;双手大拇指放太阳穴上,按揉太阳穴,放松大脑舒缓神经。她帮助奶奶转动身体到右侧卧,头枕在右臂上来放松腰背部。

那个烦躁不安的老太太不复存在,病房恢复平静。

除此这套精神放松术,方诗梦照料奶奶的生活起居,为奶奶按摩、擦拭身体,处理她的排泄物。一条绳子的两端拴住奶奶和方诗梦的一条胳膊,只要奶奶一有动静,她就能通过绳子感受到。累了,她就在病床边趴着睡一会儿。

“奶奶从小最疼爱我,把我带大很不容易。我必须要过来,哪怕症状加重,我也不会有任何犹豫。”病房外的走廊上,方梦诗对唐晓婷这样说。女生第六感觉非常准确,她进入病房的第五天,奶奶的症状急剧恶化,本就孱弱不堪的身体内多器官衰竭。抢救了整整一昼夜,无力回天。方梦诗含着泪水,不过没有流出眼眶。亲人去世让她很难过,不过能陪奶奶走完最后一程,她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奶奶去了一个没有病痛的地方,她的在天之灵,不希望方梦诗情绪极度低落。她会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天,既为自己,也为逝去的奶奶。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