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20人性的思考(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手机铃声,打断了张博凡关于如何宠妻的宏篇大论。张博凡毫不避讳,直接当着唐宇峰的面接听电话。他对着话筒“嗯嗯”了好一通,作为正在倾听的回应。对方可能向他汇报情况,不过这些情况似乎都在张博凡的掌控中。听完陈述,他不紧不慢地给出自己的建议。

管段电话,他又把酒杯举到空中。

“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你还喝得下酒、吃得下菜?”唐宇峰冷峻地望向他。他根据这些零散的对话,判断出张博凡经营的幼儿艺术教育公司遇到麻烦。症结依然在这场疫情:在这个时候,政府明令禁止举办各类线下培训,艺术教育受到的影响首当其冲。

“我就是这么没心没肺的人,就是天塌下来,该吃吃、该睡睡。”这样的豁达言语完全符合张博凡的性格。记得大学时,每逢期末考试,别人在寝室中熬夜复习,他优哉游哉地不到10点躺倒床上睡觉。难道这厮日常学习认真、考前不需要临时抱佛脚?非也!他信奉“船到桥头自然直”,会从几方面搞到顺利通过考试的捷径,比如用好处利诱唐宇峰或其他室友,让他们交出来辛辛苦苦总结出来的核心笔记。相比背诵一整本书,把十几页的笔记背下来,耗费的时间精力不到十分之一。

到了毕业分配,别人挤破脑袋盯着那几个好的去处,比如大型国企、科研院所,张博凡依然淡定地走完学生时代的尾巴,不会去老师那边打听、活动。分配给他的单位不怎么样,但这不是他最终的命运走向。他的兴趣点在唱歌上,参加一些群众艺术比赛,经常获奖,在当地的群众文化艺术领域小有名气。他家里那台被卖到废品站的29寸彩电,就是某次比赛一等奖的奖品。等到上了一定的岁数,他创办这家幼儿艺术教育机构,由于扎实的演唱功底和认真负责的态度,家长之间口口相传,不少父母带着孩子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

两三年过去,张博凡的培训学校有小到大,场地搬了好几次,从最初的几名学生,发展到上百名学生,培训门类从唱歌扩展到舞蹈等其他艺术门类,从他一个人单干发展到10名教师和员工。做出品牌可以招收更多学生,但是他拒绝了利益的诱惑。

“或许我的想法和别人真的不一样,别人是钱越多越好,我这个人把钱看得比较轻,只要够花就可以了。”不光是今天在一起吃火锅,张博凡多次表达过相似意愿。金钱只是获得幸福人生的手段之一,它只是手段,不该成为负担,更不能变成人生的唯一追求。如果培训学校规模扩大,势必要招收更多员工、租借更大的场地,作为这所学校的法人和管理者,必然要耗费更多精力,更多琐碎事务需要操心,一天就那么24小时,属于他的可支配时间只会减少。

这是张博凡不愿见到的局面,他不想被工作困住。正如他在求学阶段,也不愿被枯燥的理论和学习束缚一颗自由的灵魂。他想把更多时间分给家人,特别是他的妻子,更是需要用心去呵护。“养不教,父之过。”对儿子,他也不像其他父亲当起甩手掌柜,让妻子一人承担教育儿子的重任。

这样的经历,唐宇峰完全能理解遭遇多位学生退课,张博凡还能面不改色地坐在对面喝酒、吃肉。这几年艺术学校赚到的收益,足够张博凡和妻子度过一个安逸的晚年。至于儿子以后娶妻成家,他会为儿子准备好婚房的首付,其他就只能靠儿子在未来辛苦打拼。

说到这里,张博凡颇为感慨道:“我真羡慕老弟生了女儿,你肩上的负担轻了不少。生儿子是一天高兴,属于建设银行;生女儿是一辈子高兴,等于多了一家招商银行。如今已经不像过去,嫁出去的女儿不再是泼出去的水,照样会给你养老送终。都说女儿是父亲贴身的小棉袄,她跟你贴着心呢。”

唐宇峰苦笑一下,道出自己和女儿如同千年寒冰的关系。

“她还不懂事,等她今后有了自己的子女,会体谅做父母的不容易。也许等不到那一天,她就会明白你这个父亲的苦心。”

“但愿吧,我不让她当护士,完全是出于关心她。”既然张博凡袒露了自身事业受到疫情的影响,唐宇峰也不能藏着掖着。他说出那个数额巨大的营销推广项目,当初签下这个项目,唐宇峰掉了很多斤肉。不过做成这一单,会提升个人及团队业绩很多个百分点。然而疫情这把达摩克斯之剑悬在头上,合作伙伴断然“毁约”,先前三个月的努力化为泡影。本来不做这个项目,还能在其他领域饿到一些收益;现在,等于一年的四分之一时间空转,造成的损失,有可能无法通过法律手段悉数挽回。这样的“黑天鹅”不会仅有一只,可以预计后面会有人效仿。唐宇峰越说越沮丧,仿佛这是一场永远无法逃离的噩梦。

“你应该学学我,到了饭点吃饭,到了夜里闷头大睡。别再多想这些负面事件,要相信到时候总有力量帮助你摆脱难关。即便这次撑不过去,那也没事。钱本就是声外之外,我们都是年过五旬的人,还要在挣钱这条路上一条道走到黑吗?我觉得你活得很累,需要彻底改变。也许此前你下不了决心,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收手。”

“我感觉停不下来。一旦空闲,我会感觉心里发慌,慌得坐不住。”

“这是多年以来忙碌形成的思维惯性,适应一段时间,你就不会有这么严重的‘空闲恐惧症’。”

“你说我是不是忙上瘾了?”唐宇峰低垂脑袋,恨不得缩成一团。这幅神态表情,和往日一向自信、甚至略带飞扬跋扈的唐宇峰判若两人。

“年轻时确实要忙一点,那时候不拼搏,年老时会后悔当初没有尽力去争取。但是到了一定的年纪,人生策略要发生变化。毕竟折腾了几十年,该得到的得到了,不该得到的也别再去幻想。这个时候,你不妨放下姿态,把一些事务大胆交给下属去做。你也不能总占着道,年轻一代要有成长空间嘛。这样对你自身有利,你可以把更多时间分给家人,享受工作事业之外的快乐。”

唐宇峰沉吟了很长一阵子,张博凡的劝导在他心中激起一阵涟漪。以前,他将劳碌视作理所当然的状态,男人嘛,就该终日在外忙碌。只有生活被工作填满,才能获得事业上的成长,才能收获收入增长和职位晋升。他的人生,只专注于工作这一条报道。这样高倍数的“光学聚焦”,确实助力他登上人生的巅峰。但是这次被困武汉,体内生物钟被打乱,他忽然要面对闲得发慌的日子。抗议声在体内叫嚣,一度让他陷入紊乱的状态。不过经历那场高烧,烧得他没心思去想这么空闲会怎么样。等到身体初愈,他终于听到截然不同的声响。

“这么多来如此劳累、辛苦,究竟为了啥?”

这个有力的反问,在唐宇峰坚若磐石的人生座右铭上凿开一条裂缝。这个瞬间,他产生了类似于加缪《局外人》、萨特《恶心》中的荒诞感觉。“世界荒谬,人生痛苦,世界无意义。”人生活在时间之中,但是人们把握住的只是时间的本质,而不是时间的存在,产生人生存的根本性焦虑,体会到世界的无意义和荒谬。就像推石头的西西弗斯,周而复始地重复某种设定好的程序。一切都在轮回,轮回中带着反讽。正因为是轮回,所有行为毫无意义,痛苦感和无力感愈发加剧。

唐宇峰对这些年劳顿不已的状态产生怀疑,那些名利、荣誉、头衔,都不足以补偿他的损失。他失去太多珍贵的东西,比如家庭的温暖、妻女的贴心。他像一个猎人活着,一个个项目、合同,就是他眼中的猎物。随着捕捉到这些猎物,有过短暂的欢愉,却在此后陷入关于意义的恐慌。

假如此刻在办公室目不转睛地对着电脑屏幕,或者听下属汇报近期工作。他不会有对人生观近乎颠覆性的想法。是这场疫情,给他彻底反思的机会。

桌上的美味快吃完了,但是这场关于人生的争论与思考不会完结。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