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19火锅(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客厅内只剩下唐宇峰和张博凡,面对着一桌子丰盛的美食。桌上有十几个碗碟,大部分是用来涮火锅的生菜,比如涮羊肉片、鸡块、鸡鸭血、肉丸、鱼丸、虾丸、蟹肉棒、金针菜、粉丝、香菇以及竹荪等。张博凡还准备几样小菜:炒花生米、醋酸黄瓜、泡椒鸡爪、酱牛肉,专门用来下酒,桌面上五颜六色、一应俱全,给人带来满满的食欲。年三十那天唐宇峰根本没有胃口,这顿饭算作迟到的年夜饭。

火锅中的水“咕嘟咕嘟”冒着泡,张博凡把涮羊肉等荤菜以及各类丸子放进去。盖上锅盖,他给两个杯子依次斟满酒。张博凡介绍这瓶酒他珍藏多年,十多年前,一位朋友特意从法国葡萄酒出产地普罗旺斯捎回来。当时一共送给他三瓶,他没舍得喝完。张博凡端起酒杯,在唐宇峰的酒杯上一碰:“本来我们哥俩过年要好好喝一场,前两天你不舒服,没能好好招待兄弟。今儿你身体初愈,又不适合喝白酒,那就喝红的。红酒养胃,我也不勉强你,我一口闷,你随意。”

张博凡把杯子倒过来,示意杯中不剩一滴,唐宇峰只喝了不到三分之一。张博凡给两个杯子重新斟满,此时在电磁炉上加热的蒸汽锅锅盖被顶开,嗅觉系统捕捉到肉类食物的香气。“趁热吃点吧,火锅方便,懒得开油锅。”说着,张博凡用公筷给唐宇峰夹了几片羊肉以及几个丸子。

除了常规的火锅调料,张博凡还在蘸料中加了芝麻酱和蒜泥,去除了羊肉的膻味,只留下满嘴的鲜香。

“这个春节过得支离破碎,年味儿完全被疫情冲没了。”张博凡不知不觉把话题岔到这次疫情上。为了阻断病毒传播,除了那些“最美逆行者”,几乎所有国人都呆在家中。本来走亲访友、串门拜年的新春佳节,变成了一段极为枯燥乏味的难熬时光。尽管可以通过社交软件互致问候,道一声“新春快乐”,但是这些拜年话不能再当面说出来,总感觉缺了点味道。其实,人们到也不在乎这句祝福,最重要的是忙碌整整一年,一大家子人借着春节这个时机聚在一起。聚会,起到了亲情连接、情感表达的作用。人本来就是群居性动物,长期离群索居会产生心理问题。疫情,却与人类群居的本性逆行而行。估计大多数人和唐宇峰、张博凡一样,内心无比抓狂、躁动,渴望呼吸室外的空气,但是理智告诉自己:不行!暴露在室外危险系数很大,哪怕戴着医用口罩甚至N95口罩,肉眼看不到的病毒无孔不入,出去一趟把这个幽灵带回来,祸害的不仅仅是自己,可能让一家人遭灾。这样的“一人得病,全家感染”的例子不少,绝不能有侥幸心理。

不能出去晃悠、聚会,所有人的活动范围基本上局限在室内。无事可做、发呆成为常态,除此之外只剩下吃饭、睡觉。

“这样闷头吃不运动,我感觉自己胖了很多斤。”唐宇峰摸了摸腹部。

“你要是胖了,让我怎么办?其实胖一点无所谓,只要不中招就是万幸。可恨那些吃野生动物的吃货,他们倒是解了嘴馋,害得全国人跟着一起关禁闭。”张博凡又往锅子里放了一批货色。

“是啊!像果子狸、蝙蝠这类的野生动物,根本不是可口的美味。它们身上的肉很硬、咬起来硌牙,没有家畜家禽的鲜嫩美味。那些人对这些野味如此青睐,无非是满足内心的虚荣感,可以对别人炫耀自己吃过某某野味。”

“虚荣心害死人,估计这些敢吃第一只螃蟹的人,已经到西天那边报到了。”张博凡一仰头,红色的液体一饮而尽。

“他们死不足惜。只是人的记忆有过滤机制,好了伤疤忘了疼,要不了几年,又会有后来人走在这条通往死亡的野味之路上。”

张博凡轻叹一声,一口气喝完杯中酒。这次,他没帮唐宇峰倒满酒。短时间内干掉三杯红酒,酒精在血管内蠢蠢欲动,他说话速度越来越快。三年前,他曾和一位南方的客商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吃饭。最后这道菜上桌,张博凡咬在嘴里有点不对劲。这个油炸过的肉块,有点像猪肉的味道,不过细品没有猪肉特有的香味。究竟是什么动物?张博凡好奇地问服务员,那个年轻的女孩子说出这几个字,他顿时一阵干呕。

那是穿山甲身上剔下来的肉,捏成丸子在锅里油炸。张博凡不顾个人形象,急忙冲向洗手间,把刚才吃进去的穿山甲肉全部吐出来。

好在这样过激的反应,没有让那位客商改变合作的主意。

“假如被传染了,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唐宇峰问道。这次换作他给张博凡倒酒、夹菜。

“这是一个值得玩味的问题,也许每个人在疫情爆发后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张博凡夹起一片羊肉,在嘴边吹了吹气,随后缓缓送入口中。他说自己会感受到死亡的恐惧,这是人最初的本能反应。这个没有特效药的疾病,会让人们产生恐慌。也许这个病并非人们想象得那么强大,只要在某些治疗手段的支持下,最初被病毒破坏的免疫系统会逐渐恢复,进而最终战胜病毒。但是看到新闻中那些重症病房中的画面,以及不断增加的死亡病例,认知会有主观性偏差,把它当成可以轻易夺走生命的恶疾。最大的恐惧,往往是恐惧心理本身。

过了最初的恐惧、拒绝这个新利器,张博凡会想到妻子、想到远在异国他乡求学的儿子。他把妻子当成女儿宠爱,什么家务都不让她上手。只要不在外奔忙,基本上由他承包一日三餐。家里请过家政人员,妻子反映他们的手艺普遍不如丈夫。一旦他感染病毒被隔离住院,妻子的饮食问题怎么解决?这个特殊时期,几乎所有家政人员都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出来挣钱。没有人为她做饭,只剩下方便面这一条路。这个病的康复期在半个月以上,连吃半个月的方便面肯定有损身体。至于儿子,只要尚未成家立业,做父亲的终究会操心他。

“宠妻到这个程度,肯定无出其右了。”唐宇峰调侃道。

“老婆就是用来宠的,她为你生下孩子,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天底下还有谁能做到这点呢?”张博凡很认真地回答。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