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11窥探(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最终,贾丽梅选择窥探。

随着日记被一页页地阅读,贾丽梅感受到女儿的另一面。她表面上坚强、独立、不依赖人,实则内心敏感而脆弱。

她为家里米诶终日忙碌而心痛。母亲鼓鼓囊囊的包内不是化妆品、零食,而是没有批改好的作业。有时候贾丽梅回来很晚,一定是班上某个不听话的学生又惹她生气。她是一个非常敬业、容不得学生偷懒懈怠的好老师,时常会在放学后把学生留下来训斥,逼迫他们在眼皮子底下完成作业。作为女儿,她为有这样一个灵魂工程师的母亲感到自豪。

除了在学校里教育学生,她对唐晓婷的关心照料也不曾放松。母亲回来再晚,也是她腐恶烧饭做菜。望着一桌子美味,唐晓婷好几次对母亲说,想帮她分担一点家务。贾丽梅不让女儿在学习上分心,只要她有这份心,做母亲的酒很满足。“妈妈,等我长大了,一定再不让你在灶台上受累。”

有晶莹的液体开始在贾丽梅的眼眶中滚动。

日记中反复多次提到唐晓婷的同学,父母经常带他们出去郊游。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潺潺的流水、清新的空气,放飞的身心……外出总能留下最美好的记忆。可是在唐晓婷的记忆中,这样的场景少之又少。问题根源都出在唐宇峰身上,这个父亲的心里只有工作,可能忘了这个家。她多么希望唐宇峰能暂时放下手头工作,抽出某个周末陪她出去。只要有一次,她就会在同学们面前炫耀。可是她等了一个周末、又一个周末,这个愿意只能停留在日记本上的憧憬。

贾丽梅曾为此事和丈夫谈过,唐宇峰态度很坚决,他抽不出一个周末时间。他的时间早已不属于个人,而是属于公司。女儿不懂事,你做母亲总不能跟着一起胡闹吧。女儿这个非常简单的要求,居然在丈夫心目中贴上“不懂事”的标签。贾丽梅气愤地以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身份,对这个长期缺位的父亲进行教育。唐宇峰不买账,振振有词地说:“我可以陪女儿,那么我将失去事业,变成一个没用之人。你希望你的丈夫是个窝囊废、成天呆在家中吗?事业和家庭,本来就是难以两全的。”

完全是强词夺理的谬论,贾丽梅清楚自己改变不了丈夫冥顽不灵的思想。只能由她这个母亲执行陪伴的职责,唐晓婷笑靥如花,但是在日记中泄露了真实想法。“妈妈陪我出去,我一开始很高兴,但是时间长了,伤感又从最底下的那一层翻上来。妈妈不能代替爸爸,只有她一人陪伴我,终究不能取代爸爸长期不在家。我想念一家子出行,这才是完整的。”

这个愿望似乎越来越渺茫,唐晓婷和父亲愈发疏远。她不再奢望父亲陪伴自己,她也过了那个需要陪伴的年龄。她已是一株可以独立面对风雨的树苗,收起了脆弱,把脆弱隐匿在潜意识深处。

回到家打开电视,贾丽梅的心思不完全在电视画面上。麦克风传出的声响,至少可以部分冲淡这个家只有她一个人的孤单。

贾丽梅给自己煮了一壶咖啡,咖啡的香味溢满客厅。端着咖啡杯,她斜倚在沙发上,屏幕上又出现一批批来自全国的医疗队驰援武汉的画面。

在骨子里,她对女儿做护士不是特别赞成。哪个家长不希望子女过得舒服、安逸?医生、护士的工作强度很大,在特定时刻、比如这个传染病疫情爆发期间,更会面临生命危险。与唐宇峰明着反对女儿,她用最大的宽容心接纳、尊重女儿的选择。

女儿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这是她做教师这么多年形成的观念。很多家长都将孩子视作自己的附属品,将自身意志强加在子女身上,由此导致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矛盾。唐宇峰与女儿矛盾,她也不像去调和,因为她对这个丈夫不怎么待见。

微信提示音响了,贾丽梅又要在微信上履行关心学生的职责。自从这场疫情爆发开始,她就不再处于放假状态。按照学校的统一部署和安排,她要负责班上45名学生的健康管护。

要保证40多位学生的身体健康,单靠贾丽梅一个人根本做不到。首先要让学生的家长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这样才能阻断病毒传播的源头。第一时间内,她在班级微信内推送学校的告家长书,态度诚恳地希望家庭和学校一起努力,确保学生们远离可怕的病毒。她每天统计几十个孩子的健康状况、出行状况,恳求学生家长在尽量呆在家中、不要串门。

正值农历新春佳节,走亲访友是国人多年以来形成的传统习俗。大部分家长能做到与时俱进,在连篇累牍的疫情新闻报道中改变决定,坚决宅在家中。可是总有一小部分家长凭经验行事,不把这个病毒当回事,甚至看作不过是一个加强版的病毒性感冒。病毒性感冒在他们眼中,根本不需要大惊小怪,吃点药、休息一段时间就可痊愈,不需要为此改变老祖宗的传统。

贾丽梅为了这些大意的家长,可没少花心思和时间。她和这几位家长微信语音通话,有时一次通话长达一个多小时。说到最后,这些学生的父母被感化了,愿意配合这位负责人的老师。在很多父母眼里,原本孩子感冒、留个鼻涕是正常不过的小事。而在这个特殊时期,这点症状都能引起家长的恐慌。贾丽梅又安抚家长,真有情况可以与线上医生咨询,确认是否是新冠肺炎的临床表现。假如是,就需要及时到定点医疗机构诊治,千万不能自作聪明服用感冒药、退烧药。

有了全体家长们的积极配合,这项工作开展得越来越顺利。贾丽梅的手机24小时开机、不设置振动或静音。哪怕是深更半夜,只要是学生的请求或求助,她都会认真倾听、想办法帮助解决。

除了关心这些学生,贾丽梅最牵挂一个人。她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有些任性,身为医护人员,这场灾难到来时,她不可能袖手旁观。从理性的角度,她绝对支持女儿的这个决定,那是履行她戴上这顶白色护士帽时的庄严承诺;但是从一个母亲的角度,她想拽住女儿的脚步。她担心女儿的安危,天底下哪有母亲不时时刻刻牵记儿女?前方的路太危险,女儿那么年轻,可能意识不到凶险。

她摸出女儿小时候拍摄的影集,一张张仔细翻看。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