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别装了,您登基三月灭了十国
第5章:即便她是生母,是太后,也不能亵渎皇权!(旧版)

翅膀大神

军事 | 架空 设置[瀑布阅读]

这一夜,西厂在行动。

有关于冯保的各种悖逆的案子,全部都被翻了出来。

刀锋所向,命悬一线。

只不过冯保还被蒙在鼓中,他从张居正的府邸饮酒出来之后,回到了第三房小妾的府宅休息,冯保虽然是太监,却也纳了六房小妾,收养了不少义子。

清晨蒙蒙亮的时候,冯保入宫,前往了掌印监,掌印监有他安排的太监。

朝堂里的事情,养心殿里的事情。

天子年幼,他安排太监照顾天子起居饮食,有关于天子的动向,他了如指掌。

进入掌印监后,冯保喝了一杯参茶之后,有宦官送上了一卷秘折。

“启禀干爹,昨天陛下出了御书房后,在乾清宫召见了曹正淳,二人乔装出宫游玩……”

冯保听闻此言,眉头微皱。

“陛下竟然出宫了?”

虽说昨天皇太后告诫了他一番,但是陛下私自出宫这种事情,还是要向太后禀报的。

冯保想到这里,起身离开了掌印监,前往慈宁宫,向朱翊钧生母李太后禀报。

慈宁宫里。

李太后听闻冯保的禀报,豁然站起,柳眉倒竖:“什么?皇帝竟然出宫了?好大的胆子!冯保!”

“臣在!”

“你去把张大人请来,哀家要训诫皇帝一番!”

李太后说完此话,冯保躬身道:“微臣请旨!”

冯保领了太后懿旨,径直出宫。

内阁次辅张居正官居太子太保,是皇帝的老师,往常朱翊钧犯了什么错误,都是三方会审。

太后、张居正还有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冯保。

这一次朱翊钧私自出宫,被李太后认为触犯了宫规,犯了极大的错误,立刻让冯保去找张居正入宫,要像往常一样,训诫皇帝。

慈宁宫里,李太后气得浑身发抖,竟然私自出宫,这个曹正淳,整天蛊惑天子,这是让皇帝成为昏君吗?

……

养心殿里,朱翊钧洗漱完毕之后,用了早膳,开始查阅东厂和西厂递交的秘折。

至于内阁递交的奏折,朱翊钧翻阅了几本之后,便扔在了一旁。

这些内阁审阅的奏折,都是经过了高拱和张居正之手,这些奏折都是他们想让皇帝看的内容,真正有关于国家大事的奏折,一概没有。

朱翊钧正在翻阅西厂递交的秘折,慈宁宫的总管太监进入了养心殿。

这名太监站在朱翊钧的面前宣旨道:“请陛下接旨,奉太后懿旨,宣陛下立刻前往慈宁宫!”

朱翊钧坐在龙椅上,抬头看了这名慈宁宫总管太监一眼,这名总管太监催促道:“陛下接旨啊。”

“让朕接旨?”

“接谁的旨?”

“陛下,是太后懿旨!”

慈宁宫的总管太监话音落下,朱翊钧神情冷漠的问道:“哪个太后?”

这名总管太监是李太后的心腹,每一次来养心殿宣旨,都是他亲自前来,为何陛下今日如此反常?

往常天子听到慈宁宫的宣旨,一定会吓得瑟瑟发抖,立刻前往慈宁宫!

“陛下,是慈宁宫慈圣皇李太后!陛下速速前往慈宁宫!”

“一个小小的太监,也敢在朕的面前耀武扬威,趾高气昂!”

“哼!慈宁宫李太后?有太后给你撑腰,朕就不敢杀你吗?有太后撑腰,你就敢在朕的面前耀武扬威?”

“来人呐!”

“喏!”

大内侍卫进入了养心殿,朱翊钧继续查阅西厂的秘折,不再多看此人一眼。

“将此人推出去割掉耳鼻!送到慈宁宫!让慈宁宫的圣皇李太后看看他的模样!还有!告诉李太后,让她前往乾清宫侯旨!”

朱翊钧杀气澎湃,天子之剑斩月放在身侧!

有的时候,朕若不杀人!

你们不把朕当皇帝!

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做皇权高于一切!

一个太后还想凌驾于皇权至上?

朱翊钧知道李太后是他的生母!

但是,即便她是生母,是太后,也不能亵渎皇权!

“喏!”

大内侍卫领旨,一脚将慈宁宫的总管太监踹倒在地……

轰!

慈宁宫的总管太监吓得魂飞魄散!

噗通!

总管太监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

“陛下饶命!”

“陛下饶命啊!”

但是,为时已晚。

从他进入养心殿,趾高气昂宣旨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该死!

什么时候,太后的懿旨,能够凌驾与皇权了?

不仅冯保本末倒置了。

这个慈宁宫的总管太监,也摆错了身份!

这些大内侍卫并不理会太监的求饶,他们是大明皇帝的侍卫,皇帝让他们杀谁,他们就杀谁,不要说是慈宁宫的总管太监了,就是让他们闯入慈宁宫诛杀太后,他们的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皇命即天命!

慈宁宫的总管太监被推出养心殿后,被大内侍卫割去了耳鼻,送到慈宁宫!

……

冯保领了太后懿旨后,出宫前往了张居正的府邸。

到了张居正的府邸,冯保扑空了。

下人们说张居正前往内阁处理政务,冯保又前往了内阁。

内阁里的官员见到冯保寻找张居正,开口说道:“冯公公,张大人昨天批阅了一切的奏折,刚刚睡下,不要打扰长张大人了……”

“昨天我还与白圭喝酒……”

“昨天张大人与冯公公喝酒之后,正要睡下,江南的奏折送入内阁,大人处理了一夜国事,刚刚处理完……”

内阁官员正与冯保诉说的时候,张居正从内阁里走了出来,双眼布满血丝,昨夜江南送来八百里加急,杭州爆发水患,迫在眉睫,张居正立刻安排人马前往江南赈灾……

冯保将张居正拉到一旁:“白圭,昨天陛下私自出宫,太后震怒,让卑职出宫寻张大人入宫,一同训诫天子……”

张居正眉头一皱:“冯公公,请你注意言辞,不是训诫天子,是辅佐天子,下次你若再说此等言论,休怪我与你割袍断义!”

张居正一项对天子敬重,天子若是犯了错误,要惩戒,张居正也是惩戒自己,当着天子的面,打自己的戒尺,天子贪玩,张居正便打自己二十手板,天子不读国策,张居正也是打自己的手板。

张居正始终秉持着:教不严父之过,子不学师之惰!

冯保开口道:“白圭说的是,速速入宫吧,太后还在等着白圭兄!”

……

慈宁宫。

李太后正在考虑着皇帝来到慈宁宫后,如何训责他,外面有匆杂的脚步声响起。

未等李太后反应过来。

大内侍卫已经进入了慈宁宫。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暑期充值乐翻天
活动以单次实际到账的VIP点为准;以点券的形式赠送VIP点,充值额越高点券到期时间越长。如:充值:500元赠送7500VIP点、充值:1000元赠送15000VIP点
活动时间:7月31日到8月1日
立即充值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