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别装了,您登基三月灭了十国
第4章:没有人能保你!太后也不成!(旧版)

翅膀大神

军事 | 架空 设置[瀑布阅读]

朱翊钧陪着皇太后游玩御花园,皇太后在御花园里,欢快得如同少女。

她贵为皇太后,却只有二十六岁,正是风华正茂之时……

朱翊钧与皇太后一直在御花园里游玩到傍晚,两人一同用过了晚膳之后。

陈潇儿要朱翊钧留在慈庆宫陪他……

“钧儿,你就别回养心殿了,在慈庆宫陪着母后。”

陈潇儿挽着朱翊钧的手,轻轻的抱着朱翊钧的臂膀摇晃着。

他是她一心一意养大的,虽不是亲生,却视为己出。

“母后,儿臣今天还有一些功课要做。”

如果是其他的时候,朱翊钧一定选择留在慈庆宫陪着母后,但是今天不成……

皇太后陈潇儿有些失落。

“好吧,好吧,钧儿有功课,钧儿的功课重要……走吧,我送你回养心殿。”

陈潇儿在朱翊钧的面前,很少自称哀家,她总感觉自称哀家的话,就把自己喊老了。

不过在下人臣子的面前,她又不得不自称哀家,毕竟先帝已驾崩。

皇太后把朱翊钧送回养心殿后,恋恋不舍的离开。

一步三回头。

目光之中流转着不舍。

她在宫中,没有依靠,唯一的慰藉,就是朱翊钧。

……

最终皇太后还是回到了慈庆宫。

养心殿内只剩下了朱翊钧一人。

皇太后离开之后,朱翊钧仿佛变了另外一个人。

他从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变成了君临天下的帝王!

“召西厂雨化田入殿!”

“遵旨!”

今天随同曹正淳出宫,让朱翊钧知道了残酷的现实!

大明朝堂文臣掌权,就连俞大猷这种功臣,都要遭受陷害!

宦官之中,冯保暗弱不堪大用。

而且,冯保不是朱翊钧的心腹,冯保和内阁次辅张居正交好,听命于朱翊钧的生母李太后,这已经犯了朱翊钧的大忌。

西厂,阴森肃穆。

一身锦袍的雨化田站在西厂的大殿之中,西厂厂卫单膝跪地!

东厂不敢杀的人,西厂敢杀!

东厂不敢管的事情,西厂来管!

这就是西厂,皇权特许!

大明西厂是朝堂之中对朱翊钧拥有百分之百忠诚度的三个势力之一。

东厂、西厂、大明锦衣卫!

这是朱翊钧手中的三个底牌。

“奉天子旨意,速召雨化田进宫见驾!”

“臣领旨!”

雨化田从养心殿的太监手中接过圣旨后,毫不犹豫,立刻入宫!

哪怕皇宫之中有龙潭虎穴,也无法阻挡住他的脚步。

皇帝一声令下,无论是刀山火海,雨化田都毫不犹豫的前往!

这也是皇帝设立西厂的目的所在!

西厂!天子手中剑!

“禀陛下,西厂雨化田到!”

“宣他进来!”

雨化田进入了养心殿,当他进入养心殿后,见到天子正坐在龍椅上,仔仔细细的擦拭着斩月剑。

这柄斩月剑是天子剑,能工巧匠使用天山寒铁锻造,切金断玉,削铁如泥。

斩月剑剑身长两尺四寸,剑柄长六寸,寒气逼人。

三尺青锋天子剑!

朱翊钧一直在擦拭着斩月剑,似乎没有见到雨化田入殿。

忽然,天子的眉梢一挑,一双冷漠的眼睛看向了雨化田,透过这柄斩月剑,天子的目光中,透露着冷寒。

雨化田心中一寒。

“卑职雨化田!参见陛下!”

锵!

斩月剑归鞘。

“雨化田。”

“卑职在!”

“俞大猷被谁陷害?”

“启禀陛下,巡按李良辰弹劾俞大猷奸贪!”

“去把这个案子给朕查清楚,给朕查个水落石出!若是查不出什么蛛丝马迹,提头来见!”

“遵旨!”

雨化田拱手,目光之中流露着坚毅的神情。

雨化田领旨退出了养心殿。

他有了一种感觉。

从未有过的信任感!

西厂从来不怕得罪官员,西厂就怕不受皇帝重用!

现在皇帝又给西厂安排任务了,雨化田如何不激动!

出了皇宫之后,雨化田立刻返回西厂!

调动所有西厂力量,在夜幕之中,开始行动!

如同一支支利箭!

如同黑暗中的魔鬼,凶名赫赫的那个西厂!

又回来了!

那个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武功旷世的西厂雨督主,又回来了!

西厂在行动!

养心殿里,朱翊钧将斩月剑挂在床前。

“有的时候,狗要是不听主人的话,那这条狗,不要也罢!”

此时的朱翊钧,杀意澎湃!

他今天见识到了冯保的欺主,见识到了朝堂文臣对老将军俞大猷的陷害……

若是不杀他个天翻地覆!

如何能解心头之恨!

谁也阻挡不当不了朱翊钧的杀戮!

无论是内阁!

还是太后!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朱翊钧要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帝王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

夜幕降临的时候,冯保去慎刑司领了二十廷杖,他是掌印太监,宦官之首,慎刑司的太监们哪里敢打冯保。

只不过就是走一走过场。

冯保离开了皇宫之后,前往了内阁次辅张居正的府邸。

冯保与张居正一项交好,两人有一个共同的对手。

内阁首辅高拱!

冯保与高拱不和,他一直想将高拱扳倒。

张居正的府邸里,冯保与张居正推杯换盏,虽然冯保在宫中被皇太后训诫了一通,但是冯保丝毫不放在心上,皇太后陈潇儿心慈手软,她就是吓唬吓唬冯保。

而且冯保的背后有靠山!

他是皇帝生母李太后的心腹,谁敢动他?

内阁首辅高拱也不敢动他!

“哈哈哈哈,白圭放心,宫中的事情,你就不必操心了,一切有哥哥在!翻不起什么滔天的风浪出来。”

张居正坐在冯保的面前,张居正有抱负,但是他的理念得不到高拱的承认,做起事情来,束手束脚,张居正想丈量天下良田,给功勋贵胄增加赋税。

可是,他面前的艰难险阻太多,第一关就是权力……

内阁次辅无权,处处受制于高拱。

所以,张居正想上位,想成为内阁首辅,只有成为内阁首辅,他才能丈量天下良田,推行一条鞭法,把各地宗族与藩王占据的良田清查出来!

“白圭啊,今天陛下好像不太正常……”

张居正的府邸内,冯保将宫中的事情,如数告知,丝毫没有把皇太后的告诫,放在心上!

……

张居正府邸的屋顶上方,有黑影秘密记录着冯保与张居正的谈话,冯保离开张居正府邸的时候,冯保与张居正谈话的全部内容,已经递交到了养心殿,朱翊钧的面前。

朱翊钧看着西厂递交的情报。

脸色如铁。

“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啪!

朱翊钧将西厂递交的秘折,狠狠的摔在了地方!

“没有人能保你!太后也不成!”

朱翊钧目露杀机!

冯保是生母李太后的心腹,但是,这种吃里扒外的狗,岂能养在身边!

不要说冯保只是有一丁点才华,他就是有滔天的学问,也必杀他!

朱翊钧倒是要看看李太后敢不敢阻拦他!

她若是敢拦,朱翊钧定然翻脸!

不要说你是太后了!

为了皇权,就是亲生老子,也要造反!

一场大戏,即将上演!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中秋佳节聚团圆,看书乐得笑开颜
活动以单次实际到账的VIP点为准;以点券的形式赠送VIP点,充值额越高点券到期时间越长。如:充值:500元赠送7500VIP点、充值:1000元赠送15000VIP点
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立即充值
注册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