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直播中,我镇压上古妖魔的事被曝光了
第一章 镇压上古妖魔于深渊(旧版)

出门带箭

都市 | 都市 设置[瀑布阅读]

“黎青,你镇压不了多久的,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

“到那时,你拿什么来镇压我们?”

“打开通道,放我们出去!”

无尽的深渊,黑茫茫一片,从不知道多深的地方,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斯喊,怨气冲天,黑色的雾气冲天而起。

但很快,又被人强行镇压下去。

“聒噪!”

“本座今日能镇压你们,他日依然可以。”

“不信你们试试。”

黎青脸色平静,挥洒长长的衣袖,直接将那冲天而起的黑雾压下。

深渊之中的那道声音并未就此放弃,声音软了一些:“黎青,放我们出去,咱们进水不犯河水,我们保证离开这方世界,永远不会再回来。”

“裂天,你觉得是你傻还是我傻?”

“妖魔一族,伤我人族亿万,甚至差点灭我族群,此等仇恨,你说的倒是轻巧。”

“放过你们,我枉为人族一员。”

穿着仙袍,气质儒雅的黎青,望着那深渊之下,不断挣扎的妖皇裂天,眼中微微一冷。

“杀你亿万人族,你黎青又何尝没灭我妖魔一族亿万族群,甚至杀的更多,若非我等联手,我妖魔一族怕是早就被你杀的血流成河了。”

提到这血海深仇,裂天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杀意。

若是此刻能冲出深渊,他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

“那……又何须废话!”

黎青抬手,擎天巨掌浮空,而后迅速地落下,将所有黑雾压尽数压入深渊,而后一个六芒星似的阵法将深渊入口完全封死。

这片天地,彻底平静。

……

2300年后。

大秦帝都咸阳。

“先生,那里……暴动了。”

近四十岁,但脸上却看不出太多时光流逝的痕迹,穿着黑龙炮的中年男子,缓缓走到一个比他还年轻的青年背后,虔诚的躬身,眼中带着前所未有的紧张和激动。

青年没说话,他也不敢抬头,一直弯腰站在那里,犹如奴仆面对主人,甚至更甚。

奴仆只是畏惧主人的权势,而中年男子对青年,虽有畏惧,但更多地却是虔诚,犹如信徒面对神灵。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被吓晕过去吧。

因为中年男子不是他人,而是在今朝一统六国,大夏历史上第一位黄帝,如今这天下权势最大的人,秦始皇嬴政。

书同文,车同轨,统一货币、度量衡……

千古一帝……

在他身上的称呼太多了,荣誉也太多了。

权势更是亿万人之上。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如今却诚惶诚恐的站在一个青年身后,虔诚跪拜,这幅画面,哪怕是亲眼所见也没人会信、敢信。

因为……这是始皇嬴政啊!

黎青望着远方,目光似乎可以看透数万里,可以看清过去未来,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无妨,短时间内封印还破不了,不过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那……如何是好?”嬴政的语气中略微带这些许的慌乱。

那片地域所封印之物,他很清楚是什么东西,连黎青都只能封印却无法灭杀,那些东西要是逃出来,这天下就乱了。

这亿万黎民百姓,将死伤无数。

黎青负手在背,未曾回头,指着远方,缓缓说道:“赢,为本座建造一座陵墓吧!”

“啊!”

嬴政愣住了,他没想到黎青会让他建造一座陵墓。

想到某种可能性,嬴政的眼瞳倏然收缩,下一刻脸上露出惶恐之色,“先生,您……”

嬴政咽着口水,后面的话无法,也不敢说出口来。

如果先生大限已到,那一旦这封印被上古妖魔破除,人族危……不,恐怕就是要被灭绝了。

黎青回头,轻轻拍了拍嬴政的肩膀,温和一笑,“想什么呢。”

“我怕……”

嬴政欲言又止。

黎青摇头,“到了我这个程度,想死都难。”

听到这话,嬴政眼睛倏然瞪大。

想死都难,这是什么样的境界?

他跟随黎青时间不长,虽然知道黎青很厉害,堪比仙神,可到底有多厉害,却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

但现在,有些明白了。

嬴政躬身,真诚道:“赢……错了,不该怀疑先生。”

千古一帝,秦始皇嬴政,他低头认错了。

嬴政虽是明君,可要一位千古一帝如此真心诚意的认错,难度比一统六国还要大。

这一幕,被人看到的话,怕是要吓死一批人。

嬴政心中一动,“那先生要建陵墓是……”

“为了那些上古妖魔?”

“不愧是千古一帝。”

黎青哈哈一笑。

嬴政惶恐,“先生面前,赢岂敢当这千古一帝。”

“与先生相比,赢不过就是一凡夫俗子罢了。”

黎青,“古往今来,能以一己之力,一统天下的,唯你一人,这千古一帝你自然当得。”

“建造陵墓,的确是为了巩固封印,而我也打算在陵墓中沉睡。”

“陵墓建造之事就交与你了,完工之后,那些工匠抹去记忆便可,不要害了他们性命。”

“待我沉睡之后,你假死退位吧,当这千古一帝,可没有多少闲暇修炼。”

“想要长生,就得忍受孤独。”

“赢当听先生教诲。”

……

嬴政建造陵墓之时,黎青游历天下,留下传承,静待后世有缘之人。

公元前210年。

黎青沉睡。

同年,始皇,千古一帝嬴政驾崩。

2000多年后。

大夏京城。

万花小区。

无数人惊慌失措。

一个不到两岁的孩童,因为刚刚睡醒,爸妈不在身边,一个人爬到了窗延,挂在了十八层和十七层中间的空调外机搁板上,时刻都有可能掉落下来。

这一幕,通过小区内一位主播的镜头,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传遍了网络。

而且,热度升的极快。

“快救人啊!”

“报警了没,先报警。”

“快找被子什么的在下面接着!”

主播闫可心被这一幕吓的花容失色,紧张地朝着镜头说道:“已经有人报警了,救援的人过来还有点时间。”

“也有人上去通知孩子家人了。”

直播间里,从小孩挂在空调外机搁板上的那一刻开始,无数网友的心就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注册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