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从少年天子到一代暴君!
1、少年天子初登基!(求鲜花,求评价)(旧版)

倚楼听雪

军事 | 穿越 设置[瀑布阅读]

成化二十二年,明宪宗朱见深病逝,天下恸哀。

北直隶,紫禁城,奉天殿。

年仅十七岁的朱佑樘奉遗诏克继大统。

朱佑樘缓缓睁开眼。

“穿越了?”

一股记忆缓缓涌入脑海。

“原来穿越成了弘治皇帝朱佑樘。”

弘治。

这是一个名臣辈出的年代,内阁有谢迁、刘健、李东阳……

武将有马文升、刘大夏……

同时,这又是一个内忧外患的朝代。

万贵妃的余孽留存祸害朝堂社稷。

西北地区哈密控制权被占,急需收复。

北疆鞑靼和瓦剌时常叩关,明境内百姓民不聊生。

南域安南等土司兴风作浪,搅动云贵边境。

辽东的努尔干都司控制权现在也在削弱。

海外,南美、日本、朝鲜等国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崛起。

宪宗皇帝留给朱佑樘的烂摊子太大了。

想拨乱反正不容易啊!

尤其是现在内宫和外廷都是万太后的人……

“叮咚。”

“恭喜宿主开启暴君系统。”

“新手礼包:暴君威仪、天子剑、影卫、长生术。”

嗯?

“长生术什么意思?”朱佑樘眯着眼。

若记忆没出错,弘治中兴,完全可以让大明成为世界的霸主,奈何弘治皇帝驾崩太早,等正德继位,大明已经逐步走向衰亡。

史学家称明亡实亡于正德,意思是在正德之后,大明王朝已经走到不可挽救的地步。

现在,还有机会!

还有称霸世界的机会!

机会只有一次,将由我朱佑樘缔造出来一个庞大而恐怖大明帝国!

“长生术共九重天,每习得一层,身体素质会修改,直到返璞归真、长生不死。”

“是否修行长生术,第一次修行,直接习得二重天。”

“二重天功法:强身健体。”

“三重天功法:刀枪不入。”

“四重天功法:武炼巅峰。”

“五重天功法:摘叶杀敌。”

“……”

“九重天功法:洗骨伐髓,长生不死。”

“每完成一次主线任务,可升级一重天。”

“主线任务1、铲除万贵妃余孽。2、收复哈密。3、平定安南。4、控制辽东。5、屠戮鞑靼瓦剌北元异族。6、控制海外。7、称霸世界!”

朱佑樘看完系统介绍,便毫不犹豫选择修行长生术。

他现在身子骨羸弱不堪,虽然现在才十七岁,但幼年的一些遭遇,让他身体机能逐渐衰弱。

“学习!”

一瞬间,朱佑樘再不服先前羸弱病膏的样子,取而代之是神气勃发,举手投足间轻盈且有力。

“好东西。”朱佑樘嘀咕一句,继续道:“影卫又是什么?”

“一群强大的护卫,护佑天子周全,如影随形,影卫共三百人,一旦绑定,死忠宿主,直到死亡。”

朱佑樘点点头:“领取!”

……

“陛下,该给太后请安时辰了。”

门外,司礼监掌印太监梁芳走来。

梁芳,万贵妃爪牙,执掌东厂,和锦衣卫都指挥使万喜狼狈为奸,祸害忠良。

“太后?”

朱佑樘淡漠的看着梁芳,心里已然起了杀机。

梁芳倏地一惊,微微抬眸看了一眼这年仅十七的少年天子。

那眼神中带着的帝王威严,是梁芳从未见过的。

此一时,他竟不由自主有些胆寒起来。

“回皇上,该去养心殿早拜万太后了。”梁芳硬着头皮道。

“万太后?”

还没死?

按理说在去年这时候,万贵妃已经死了才对。

朱佑樘童年坎坷,能活到现在顺利登基,期间过程实在触目惊心。

他爹朱见深极其宠佞万贵妃,万贵妃骄淫跋扈,后宫之内,但凡有人怀了身孕,几乎都惨遭她党羽毒手。

以至于朱见深在中年时期依旧无子。

索性,一次意外,朱见深和宫内一名叫纪姓内藏女史邂逅,便宠信一夜,此后纪妃怀孕。

这期间,万贵妃知晓此事,曾多次派人给纪妃堕胎。

不过纪妃人缘好,许多人不忍心,这才让朱佑樘保住了命,并且顺利诞生。

朱佑樘出生之后,童年和纪妃在冷宫长大,衣食住行都十分简陋稀少,这也是落下病根的缘由。

后来,朱见深依旧无子继承皇位,在太监张敏的禀告下,朱佑樘进入了大众视野。

同时也进入了万贵妃的视野。

万贵妃怀恨在心,在食物内投毒,杀朱佑樘母妃。

随后,万贵妃目标放在年幼的朱佑樘身上,勒令张敏将溺杀朱佑樘。

好在张敏衷心,这又让朱佑樘躲过一劫。

此后,朱佑樘便跟随周太后居住仁寿宫,深居简出,一直苟到现在。

“居然还没死,好,好啊。”

朱佑樘自顾自冷冷说着。

“带朕去见万太后吧。”

朱佑樘说完,便站起身,自顾自当先离去。

身后,梁芳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背襟已然全部被汗死。

说不清楚原因,但就是打心底开始惧怕这少年天子。

他突然感觉,时代可能要变了,万后当权的年代,似乎走远了。

不容多想,他便跟着朱佑樘朝后宫走去。

……

仁寿宫。

这里本是太皇太后周氏居住的宫殿,在朱见深死后,万贵妃当权,便赶走太皇太后周氏,至此一直居住此地。

“儿臣见过母后。”

朱佑樘弯腰行礼,不卑不亢,该有的礼数他现在得做全。

“起来吧。”万太后看着朱佑樘,“今日是你初登大宝,哀家批红了几封折子,你拿去学习学习。”

朱佑樘没伸手接。

万太后一愣,微微抬眸,这才发现这羸弱的少年天子,身子骨似乎硬朗许多。

举手投足间气势,似乎比先帝朱见深还要威严。

“礼部右侍郎程敏上本说,朕后宫有些僭越。”

程敏政?

他敢上书?

还有奏本怎么传递到皇帝那的?

梁芳干什么吃的?

“即日起,母后迁去慈寿宫吧,免得落人口舌有损我天家威仪。”

朱佑樘说完后,便对司礼监掌印太监梁芳道:“去收拾收拾吧。”

说罢,朱佑樘背着手离去,留下一脸呆滞的万太后和梁芳。

万太后死死盯着皇帝的背影良久,眼中晦暗不明。

“梁芳!”

“折子怎么回事?不是都送到哀家这了吗?”

梁芳急急叩首如捣蒜:“是呀!奴婢所有折子都送到太后这了呀。”

万太后突然有些不寒而栗。

这么说,礼部侍郎根本没有奏本,而方才不过只是皇帝找的借口罢了。

他要夺权!

一个怯弱的皇太子,陡然登基,这是要和哀家示威么?

万太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内廷司礼监、锦衣卫、东厂,内阁万安、刘珝、刘吉三首辅,六部尚书,都是万太后的人,你怎么翻天?

万太后有些不以为意。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暑期充值乐翻天
活动以单次实际到账的VIP点为准;以点券的形式赠送VIP点,充值额越高点券到期时间越长。如:充值:500元赠送7500VIP点、充值:1000元赠送15000VIP点
活动时间:7月31日到8月1日
立即充值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