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请大声告诉我你的压力
112 哈哈(旧版)

晓果果

都市 | 都市 设置[瀑布阅读]

“我特么!”

苏野一屁股摔倒在地,瞬间清醒。

“你慢点儿啊,咯咯…”白玉低头看了眼,伸手拉他。

苏野抬起头,白玉的脑袋还在。

拍了拍屁股起身,再看台下时,却发现所有人都跟着音乐摆动,脑袋好好的长在脖子上。

“这?”

苏野皱起眉头,一抹浓浓的疑惑。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方才明明看到所有人的脑袋都掉了啊?怎么转眼间又---”

这种混混沌沌的感觉似曾相识,仔细想想,和在唐睿家小树林里中了狐狸精的幻术一模一样!

“难不成张老师跟到这儿来了?”苏野立刻警惕的环视四周。

“她肯定没走,一直潜伏在暗处!”

“该死的狐狸,真尼玛狡猾,趁我和三叔醉酒下手。”

“不成,得赶紧告诉三叔。”

苏野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处于一个清醒状态后,悄悄离开白玉,迅速朝包厢走去。

推开门,见三叔还在喝,苏野吸了口气,他不知道那俩女的是不是敌人,决定先不打草惊蛇,安安静静走了过去。

“小帅哥,来喝酒哇?”

“额…我缓一会,你们喝吧。”苏野坐下,掏出手机定了个一分钟后的闹钟。

“叮~~”

“三叔,你电话,来接一下。”

苏野边说边朝卫生间走。

三叔搂着妹子狠狠捏了两下,美滋滋的起身。

“咚。”

关上门,三叔边撒尿边问,“啥事?”

“叔,狐狸精来了。”苏野简断截说。

三叔抖了抖,不以为然道:“那帮孙子啥时候走过?”

苏野愣了:“感情你知道她们一直在附近?”

“废话!”三叔提起裤子,淡淡的瞥了眼苏野,“中招了?”

“嗯”,苏野点头,“不过这次还好,没昏过去,就一瞬间出现了幻觉。”

“狗日德狗,周身都是毛。”

三叔嘀咕了一句,洗了把脸,“明儿一早就回,旅游要泡汤了。”

苏野没说话,三叔的言外之意很清楚,他们这次在外面呆的时间越长危险越大,指不定路上埋伏着什么东西。

“叔,你还好吧?”

“么的事。”

三叔摆了摆手,照着镜子,从口袋里摸出根烟,点着,似乎并不着急出门。

不知喝醉了情绪上头还是回忆起某些往事,三叔的眼神忽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他静静的看着苏野,连抽了三口烟也没说一句话。

这气氛让苏野摸不着头脑,甚至有些尴尬。

“叔,老盯着我干啥?”

三叔抿了下嘴,喝过酒的嗓音更加磁性沙哑,低声问道,

“老子对你咋样?”

“啊?”苏野愣了一下,“叔,你…你这是喝多了哇!”

“问你话呢,你!”三叔抬起胳膊,苏野连忙后退,撇了撇嘴,“挺好的。”

“老子天天骂你,收拾你,还说老子好?”

“血浓于水呗。”苏野吸了口气,看着面色红润的三叔,拉住胳膊:“好了叔,别喝了嗷,咱们回,你突然问这种话总感觉怪怪的。”

“咋啦?当真以为老子喝多了?嗝儿。”三叔推开苏野,不乐意了,醉醺醺道:“屁娃,你记着,老子的命,是老子的。你的命,是你的。咱爷俩,谁也不欠谁!

老子为了苏家,把命不当命。一个小小的狐狸精,她翻不了天。

可苏家的敌人多啊,哪天老子真嗝屁朝凉了,你,要给老子送终,晓得没?”

苏野越听味儿越不对,看着双眼迷离的三叔,点头道,“知道了叔,咱回吧。”

三叔还想确认什么,苦笑一声,摆了摆手,推门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边走边说:

“生活总会给你答案,但不会马上把一切都告诉你。”

那个还吃夜宵的女孩本想随三叔一起出来,可见苏野一直扶着,也就没好意思言语,闷闷的散场了。

结了账,走出夜总会,雨后的夜风格外清凉,苏野连着打了好几个冷颤。

虽然是凌晨,可门口依旧围着不少等台子的小年轻,出租车也懒的跑,索性排成一列停在门口等待拉客。

苏野扶着三叔坐上车,一路平安回到酒店。

回屋后,三叔倒头就睡。

苏野打了条热毛巾,给他擦了擦脸,又倒了杯热水放在床头。

做完这一切,

苏野从三叔口袋里摸出香烟和打火机,

坐在对面,

点了一根。

黑夜中,烟雾缓缓撩绕,只能看到烟头的一星火光忽明忽暗。

房间安静的只有呼吸声,

抽完一整根烟,

苏野起身给三叔盖上被子,站在床头,轻声道:

“送终这事儿,留给你儿子说吧。”

语落,

拉开门,消失在黑暗中。

…………

这是一个封闭的房间。

一个女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身着红色旗袍,妖艳诱惑,一双勾魂的丹凤眼,火热的红唇浮起极度迷人的微笑,紧身红色旗袍将那玲珑丰满的曲线包裹得前凸后翘。水蛇般腰肢摇曳出令人垂涎的曼妙弧度,旗袍的下摆处,一道口子直直的延伸到了大腿之处,行走之间,雪白晃花人眼,春光若隐若现,撩人心魄。

她走到一副挂画下,伸出五根手指,直接朝坚硬的大理石墙壁插去!

“啪!”

一块大理石滚落,露出一个黑色按钮。

按了按钮,

四周的墙壁开始下沉,

两分钟后,

原本封闭的房间变成了一个地下宫殿的中央,古老的墙壁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整个宫殿宛如十八世纪的古罗马建筑,一层一层的阶梯环绕着,在每层阶梯上,定满了十字架,上面…

全部都挂着人皮!!

千姿百态,

密密麻麻,

人皮在昏黄的火把中摇曳着,相互摩擦,鸣奏出一支地狱之歌。

女人没有说话,围着宫殿走动,她步伐优雅,指尖轻轻划过每一个皮囊。

这种感觉让她流连忘返。

突然,她止步在一块皮囊前,缓缓的仰起头,眼中流露着贪婪的神色,纤细的手指轻轻抚摸,仿佛这是一件无比珍爱的艺术品。

她轻轻一笑,像穿衣服般,轻松自如的穿了上去。

“姐姐,回来了。”

耳后一声清脆,

女人回头看着白玉,“他俩回酒店了?”

“嗯,回了,苏老三喝大了。”白玉揉了揉脑袋。

“你确定?”

“嗯,我确定,他的酒里都下了药,今晚就算用雷炸他都醒不过来。”

“很好”,女人脱下皮囊,满眼心疼的看着白玉,“辛苦妹妹了。”

“不辛苦。”白玉笑道,“对了姐姐,前面你让查的消息,查清楚了,苏军和张群坐火车离开,目的地是藏市。”

“藏市?”女人眯着眼,想了好一会:

“伏曦子解封指日可待,看来北边的阴眼都蠢蠢欲动了呢。

本想这回能打苏家一个措手不及,谁知苏正国埋了这么大一个包袱,竟把所有人骗了十八年!

提前觉醒了我们都浑然不知。

蛊魂殿最近也没消息,想必是被收拾了。

西昆仑见灭苏无望,又不敢正大光明翻脸,也退回川都了。

这两家当初联手的时候架子可都一个比一个高,现在……哼,全特么废物!”

“姐姐别生气了,要不是唐睿和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孩,咱们说不定也就成了,哦对了,还有苏老三。

姐姐你想,这苏家回去以后和西昆仑必有一场恶战,我们可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让他们两败俱伤在动手。”

“不。”女人摇了摇头,动人的眸子突然划过一抹阴毒,“我等不到那一天!”

“那姐姐的意思是?”

“今晚就动手。”

白玉点了点头,“好说。”

“还有,你查到苏野身边那个女娃叫什么没?”

“回姐姐,她叫…柒瞳。”

话应刚落,

千万人皮,

无风自拂!

………

午夜,

一个曼妙的身影孤零零的走在大街上,白色连衣裙有些单薄,她搓了搓胳膊,哈了口气,抬起头,脖颈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肌肤。

面前的酒店除了大厅还亮着灯,其余客房漆黑一片。

她盯着一扇窗台看了几秒,缩了缩脑袋,转身拐进了旁边的黑暗巷道之中。

一朵乌云恰好飘来,遮住了全部月光,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

没有路灯,

没开手电,

就这么一个人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路上。

忽然,

听到一声易拉罐掉落的声音,

不偏不倚停在自己脚前。

女孩愣了一下,想努力看清,却听到前方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么晚了一个人走这种路,可会遇到坏人的。”

白玉吸了口气,眨着眼睛,过了几秒轻轻一笑,“那…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你猜?”

乌云散去,月光重现天日,洋洋洒洒照进巷道。

白玉站在巷道中央,

五米开外,

一把单人椅,

一副北京瘫,

一根烟,

苏野吸了一口,

“猜错了,可是会没命的噢?”

白玉怔了一下,蹙着眉,表情万分复杂。可就一瞬间,又恢复了以往模样,娇嗔道:“苏哥,人家可是好生打听才知道你住这,还差点走错路了。”

“装,”

苏野面无表情,甚至连语气都平平淡淡:“接着装。”

“我装什么?你说啊?大老远跑来找你,就这态度?”

苏野弹了弹烟灰,目光渐渐冰冷,“如果是以往,遇到这种事,我会怕的不知所错,只想找三叔帮忙。

现在,不会了。

从我在舞台上中祟出来后,就不动声色的窥探了你们三个人的秘密。

一个艾滋,

一个同性,

一个画皮。

你说,

她们三个,

谁是狐狸精呢?”

语落,

白玉后退一步,眸子里满是错愕。

身为一个今晚要行动的人,却一切都在别人计算之中?

他是怎么做到的?

没有任何手段就知道了我的身份?

这…这绝不可能啊!

白玉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不…连苏老三都没有察觉,你怎么可能发现?!所有的耳目消息都表明你只不过是个刚觉醒的新瓜蛋子,怎么会——”

“嘘…”苏野比了个安静的手势。

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

一个身材饱满,气质高贵的女孩从黑暗中优雅走来。

一身红裙,尊贵优渥如同贵族公主,来到苏野身边,毫不顾忌的蹲下身子,摸出一串铃铛,小心翼翼戴在他的胳膊上。

“没有回答问题,也算是错误答案。

不好意思,

我现在只会这个,

所以……

你听?”

语落,

铃铛发出一声清脆,

“叮铃!”

与此同时,白玉感到一股莫名的心悸感油然而生!

找不到源头,说不出理由,

可却真真切切!

只感到有股无形的“气”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拼命地往身体里钻,强烈的让她不禁抬起双臂遮挡。

只可惜,

陈年磨损的高压线恰好脱落,不偏不倚落入那刚举起的手中。

雨水,

电流,

抽搐的身体,

和夜总会的舞姿如出一辙。

片刻,

苏野看着浑身黑紫的白玉,扭头问:“她这样,死了吧。”

柒瞳点点头,“死透了。”

旋即插着腰,略带抱怨道:“这么冷的天,干嘛要我穿这样?你是不是喜欢这样的?”

苏野笑了:“我一直觉得三叔办事儿的时候挺帅,可总觉的离我心中还差点感觉。现在想想,我知道差什么了。”

“什么?”

“逼格……下次记得带个白色的羊毛毯子给朕盖上。”

“去死……!大冷天的找人陪你装叉,真是够了!”

“喂,事先说好我请你吃馄饨,你答应好我的,可爽快了!这是交易,我可是掏钱的,既然掏钱,你就得专业。”

“馄饨呢?”

“拐角有家,走起。”

“我先去,你记得把椅子搬回去。”

“……”

酒店楼顶,一个瘦弱的女孩孤身只影,默默的看着一切,抿着嘴,眸子里带着点点醋味。

一扇窗前,

三叔懒洋洋的叼着烟,看着苏野和柒瞳消失的背影,将手中的黄符收回,几秒钟后,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二天一早,

苏野还在睡梦中就被三叔两脚踹醒,确切的说,是踹到了床下。

“哎呦!嘶!”

苏野揉着屁股,一咕噜爬起来,瞪着眼睛,“你干哈!”

三叔一脸凝重表情,欲言又止,双手都有些颤抖,这举动让苏野心里一咯噔,立马紧张起来。

“怎么了叔,又发生什么事了?”

三叔严峻的吸了口气,声音低沉道:“小野,我下面给你说的这段话,你必须给老子竖起耳朵听!”

“嗯!”苏野已经适应了这种每天都有新问题,并且随时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的习惯。

他将脑袋清空,探着脖子,认认真真的盯着三叔。

三叔点了根烟,透过缭绕的烟雾,低声道:

“夜幕降临,

已经到了睡觉的时间,一个父亲帮儿子盖好被子,准备熄灯。

“爸爸,我床下有个人!”儿子蜷在被子里说道。

父亲虽然不信,但为了安抚儿子,决定低头检查床底。

他弯下腰,

低头往床底下张望,

忽然!

他看见一个男孩和自己儿子长得一模一样!

那个男孩伸出手,一把扯住男人,说:“爸爸,我的床被人占了。”

父亲瞬间冷汗直流,吓得手足无措,

大喊:

_

_

-

-

-

-

“雏田快来看,博人才特么三岁就会用影分身了!!!”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十一充值大赠送
活动以单次实际到账的VIP点为准;以点券的形式赠送VIP点,充值额越高点券到期时间越长。如:充值:500元赠送7500VIP点、充值:1000元赠送15000VIP点
活动时间:10月1日到10月7日
立即充值
注册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