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三七——西北望射天狼
第三章 兵临城下(求鲜花、打赏、月票)(旧版)

虎躯一震

军事 |  战争 设置
瀑布瀑布

宁志远没有进村,不知道是因为看起来整个村庄的人应该都在这个水坑中了,即使进村子也得不到帮助,还是因为他实在没有勇气留在这附近!他走了,他没有进村,也没有进城,或许是对于未知的恐惧,他转身艰难的向那座不知名的高山爬了上去,滑倒、摔跤、痛苦、流血……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

两个小时后,天空终于放晴,山腰绿荫间露出一道彩虹,然而宁志远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这道漂亮的雨后彩虹和被雨水洗涮过后的天地,也是,一个刚刚从大学毕业的人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从如此多的死尸中爬起来,没有被吓疯已经难能可贵了,还想让他如古时那些文人墨客一样在风雨过后登高远望、指点江山?

又一个多小时后,已经身处山峦之中的宁志远终于停了下来,他实在没有力气了,从昨晚到现在,他滴米未进,昨晚的宵夜又早已经吐的干干净净了,此时的他已经饿的胃部阵阵绞疼……

坐在岩石上的宁志远在身上一阵掏摸,想找出那怕一块饼干,可惜被他摸出来的除了几十张已经被揉搓的稀烂的零钱和一张同样命运的机票外,他便再也摸不出其它东西了!

气恼的把这些东西随手丢弃掉,宁志远扭头脖子四处搜寻起来,希望发现一颗野果树什么的,当然了,野果树上必须要用果子才行,那怕还没有完全成熟也行!皇天不负苦心人,搜寻的眼睛酸痛的他总算在发现远处有一颗三四人高的结果满果子的果树,也不知道是桃子,还是苹果,也许是梨……不管是什么,反正只要到了树下,暂时就饿不死了!原本饿的连眨下眼睛也感吃力的宁志远不知从谁身体上借来了几斤力气,勉强站起来后歪歪斜斜的走向了果树。

几分钟后,宁志远来到了这棵桃树下,抬手摘了一颗青色桃子,不要说削皮了,他甚至连洗一洗的工夫也没有便往嘴里塞去,虽然桃子并没有成熟,桃子上的绒毛也影响了口感,但是他却依然吃的口舌生津!

如同猪八戒吃人参果一般,宁志远囫囵吃下了十一个桃子,这才拍了拍有些鼓涨的胸口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

长长出了口气后,宁志满躺了上去,仰望着满是果实的桃树,他知道自己暂时饿不死了。

手里捏着两个桃核,宁志远对桃树道:“桃树老爷子,看样子你的年纪一定比我大,今天我借你一些桃子,能够回报你的只有帮你繁衍后代了,这些桃核我会找地方种下的……”

微风吹过,桃枝轻轻摇晃,似乎在桃树同意了宁志远的“交易”一般!宁志远伸手接住一片落下的桃叶,盖在眼睛上,不一会儿便在桃树下沉沉睡了过去,自从醒来后精神便高度紧张的他早已经十分的疲惫了,填饱肚子后终于奈何不了困意……

宁志远做梦了,他梦见从晚夜醒来到再次入睡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恶梦,他和那个朝思暮想的人的婚礼依然在继续……不知不觉间,他的嘴角流出了长长的津液。

一阵山风抚过,宁志远在寒颤中醒了过来,四周已经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今天晚上更是连星光也没有半点,四周几乎可说是伸手不见五指,宁志远的手下意识在摸了摸身下,岩石、野草,原来他以为的梦境才是真实,而他以为的真实不过是南柯一梦!

“该死的,怎么又天黑了……”十一个桃子消化后转换成了不小的能量,宁志远站了起来,暗自道:“今天晚上怎么办?难道就睡在这儿?这黑灯瞎火,赶路的话没准就摔下山落个尸骨无存的结局了!可是不走难道就留在这儿?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老虎、狼、蛇什么的……”

“死就死吧,既然走不走都可能会死,那我宁愿少受点罪,死的舒服一点,要是再这么走下去,就算不死,我这一双脚底板也彻底废了!”喃喃说罢,宁志远心安理得的躺了下去,尽管地面有些铬人,但的确比光着脚赶路舒服多了!虽然嘴里说的不在乎死亡,但是他还是摸到先前用作拐杖的树枝捏在手中,要是有什么野兽想要吃掉他,得先吃他一“矛”才行!

“咦……”枕在一颗石头上的宁志远无意间发现自己一丝微弱到几乎不可察觉的光线透过了衫衣,如果不是天色实在太暗,相信他必须难以察觉。

“这是什么东西?”宁志远解开了衫衣的纽扣,只见自己的左胸前一块如一元钱硬币大小的皮肤竟然发出微弱的白色光线,如同传说中的夜明珠一样!

宁志远狠狠的搓了起来,他以为是室友的恶作剧,将一块夜光石粘在了胸口,可是他搓了半天,除了搓的皮肤发红、充血、搓下一坨泥渍外,他的皮肤依然散发着微弱的白色光线,昨晚看到的那些尸体虽然吓了他一大跳,但是说到底那些尸体并不关他的事,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出问题的是他自己的身体!他不明白自己的身体究竟怎么了,但是他看过一些报道,知道全球发生过许多起人体自燃的事件,他认为自己的身体发出亮光一定是自己就要自燃的前兆,想到自己竟然要被活活烧死,他便再也支撑不住,“咯噔”一声,自己把自己给吓的昏了过去!

宁志远在鸟啼和腹中的鼓点声中再次醒来,没有时间去欣赏日出,也没有时间去摘桃子填肚子,他低下头看向昨晚把他吓昏的地方,胸口果然有一个硬币大小的如同胎记一般的痕迹,原来这一切并不是梦!既然这并不是梦,那么这块“胎记”是怎么来的呢?宁志远很了解自己的身体,他知道自己身体上并没有胎记,也知道自己从来没有纹过身,这……究竟是什么?

宁志远瞪大了眼睛紧紧注视着那块“胎记”,似乎想将它盯没一般!

忽然间,奇迹发生了,宁志远忽然发现自己盯住的仿佛不是一块胎记,而是一片星空,是璀璨的银河,是浩瀚的宇宙……星辰轮转、岁月变迁,时间仿佛被人按下了快进键,飞速从他的眼前流走……

“啊……”一分钟后,眼前的星空、银海、宇宙消失了,“胎记”依然是普通的胎记,但是颜色似乎暗淡了许多,不过宁志远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短短一分钟时间,他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亿万年一般漫长,他似乎经历了这片浩瀚的宇宙的形成,又亲眼看着它一步步演变为现在的样子……不知道是一分钟,还是亿万年,可以确信的是当宁志远的眼睛从那块胎记上移开时,他……成熟了!

如同一颗树、一块树、一尊雕像一般矗立在桃树下的宁志远的脑海中多出了一条记忆,而这条记忆只有四个字——兵临城下!他不知道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他只感觉脑海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催促自己——请问宿主是否开启兵临城下!

仿佛鬼使神差一般,宁志远张嘴吐出两个字——开启!

话音未落,宁志远便感觉脚下的大地轻轻开始颤抖起来,仿佛轻微的地震一般,钢铁撞击声随之响起,他忽然有种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生长一般,而奇怪的是此前就是风吹落叶的声音也足以吓他一大跳,此时如此巨大的轰鸣声中他却有种心如止水的感觉!

数分钟后,一切归于平静,不停转动脑袋四下张望的宁志远发现一切似乎没有改变,不由嘀咕了一句:“就这样?”

就在此时,一盏盏灯光亮起,在黑夜中呆的久了,这些灯光实在有些刺眼,宁志远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大约一分钟后才再次睁开……

“这……”宁志远难以置信的道:“这……这还是我白天看到的地方吗?”的确不太像,哦,应该说与白天他所看到的情景有着天壤之别,原本崎岖险峻、草树零落、怪石林立的山间突兀的出现一个钢铁建筑,是的,你没有看错,的确是钢铁建筑!

一座既突兀却又十分贴合周围的环境的亮着灯光的钢铁建筑仿佛从天而降,又仿佛拔地而起,说突兀是因为巨大的全钢铁结构的建筑太过招眼,说贴合周围环境是因为几幢建筑材质虽然特别,但借着亮如白昼般的灯光仔细一看却发现其已经最大程度的考虑到了所处的环境,恰到好处的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之中,仿佛浑然天成一般!

“咣……”建筑的大门缓缓开启。

此时,宁志远的大脑已经当机了,野外一天两夜的生活让他的身心皆疲,现在他只想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觉,而满足这一愿望的机会仿佛近在咫尺,下意识的,宁志远移动脚步向建筑慢慢走去。

几分钟后,宁志远跨过了大门,在跨进大门的那一瞬间,他隐约听到耳边传来“嗡嗡”的声音,仿佛科幻电影中穿越异次元之门一般!

“主人,欢迎您平安归来……”电子合成的声音在宁志远的耳边响起,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身高约五尺的机器人手捧着一套整洁的睡衣慢慢驶了过来,是的,不是走,因为机器人的行走机构是两条履带,并没有脚。

“你……”虽说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但是宁志远还是被吓了一跳,看着这个如同浓缩版的C-3PO的机器人,他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叫我……主……人……”

机器人道:“我是……我是……对不起,主人,我的记忆好像被清除了,我忘记了我的来历,现在我的系统中只有一条指令!”

宁志远略感奇怪的道:“什么指令?”

机器人道:“指令显示,您就是我唯一的主人,而我,则是您的机器管家,负责为您洗衣叠被、端茶倒水、做饭捶腿……”

宁志远不由撇了撇嘴,暗道:“机器人还会捶腿?那胳膊砸下来,自己可不就死定了吗?”摇了摇脑袋,宁志远指了指建筑物顶,道:“那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还有我和你及这一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机器人摇了摇头,道:“主人,这是一座军事基地的初始核心,主人可以利用基地核心实现称霸世界的梦想!至于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对不起,主人,我也不知道!”

“称霸世界?我可没那个野心,也没那个能耐,现在我只想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是不是穿越了?还有就是我要怎么回去?”

“主人,只要合理利用基地,称霸世界绝对不是难事,主人,您的第二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但是第三个与第四个问题我可以解答!”

“那你还不快说!”宁志远没好气的道。

“是,主人,在偶然的意外中,您的确是撕裂了空间裂缝,来到了一个与您原本所在的时空类似的一个宇宙纬度;空间裂缝的产生概率为亿万分之一,所以您想要回到您生活的时代,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该死,怎么回这样……”宁志远忍不住骂了一句。

“主人,我检测到您的身体有轻微损失三十七处,其中四处伤口已经感染、发炎,如果不及时处理,很可能将会对您的身体造成不可修复性损伤,我建议您立即接受我的治疗!”

机器人这么一说,宁志远才感觉身体上下似乎都有人在用小刀慢慢划拉一般,尤其是一双脚底板,更是如同踩在玻璃渣上一般……不管怎么说,身体始终是自己的,何苦让自己白白受罪?养好了伤才慢慢考虑其他问题吧!

“好的,你为我治疗吧!”

“是……”机器人一手托着睡衣,一手微微向内指了指,道:“主人,医疗舱就在里面,我检测到您的双脚有较严重的外伤,需不需要我抱您进去?”

宁志远的脚底板的确疼痛难忍,此时保持站立都很勉强,走路……算了,何必自找罪受?

“可以!”

机器人将手里托着的睡衣放在自己肩膀,一个公主抱将宁志远抱了起来,慢慢往屋内驶去。

想像中冰冷坚硬的钢铁铬人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被公主抱抱起的宁志远感觉自己仿佛是被一双世界上最温柔的手抱着,非但没有冰冷坚硬的感觉,而且十分的温暖柔和,而且机器人采取的是履带前进,因而他几乎感觉不到任何颠簸,只是被一个机器人这样抱着,让他感觉十分的羞愧,幸好这里没有其他人,否则他真是没什么脸见人了!

新书上传,请多支持!!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