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三七——西北望射天狼
第二章 恐慌(求鲜花、打赏、月票)(旧版)

虎躯一震

军事 |  战争 设置
瀑布瀑布

两人还在说些什么,但是宁志远已经听不进去了,从这两个人短短的话语中,他得出了几个重要的信息,马家军、大帅、宁夏、孙大帅……

“轰……”宁志远只觉自己的脑袋仿佛要炸开一般,做为一名当代五好青年,宁志远的成绩一直是很好的,否则也不会考进华夏顶尖学府清华了,虽然他并不是历史系的,但是中学、高中时代的知识他也还没有还给老师,从这一系列的重要词汇中,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马家军、大帅、宁夏、孙大帅……再结合刚才看到的那成堆的死尸,宁志远觉得自己很可能遇到了时下小说、电视、电影中最老套的情节——穿越!

“不,不会的……”宁志远喃喃道:“穿越都是小说、电影里虚构的,都是吃饱饭没事干的人想像中的事情,现实中不可能发生,更加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因为紧张和难以置信,他的声音抖的厉害,恐怕就是他自己听录音也不会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尽管宁志远的声音很小,但是在寂静的夜色中还是能传出很远的距离,那两个要发死人财的人原本心中就有愧,再听到宁志远那模糊而颤抖的声音,根本没去分辨宁志远说的是什么,便本能的认为这一定是那些亡魂在警告他们,两人惨叫一声后顿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跑远了,急于奔命的两人连甩掉的鞋子也顾不上找回,很快就消失在了黑色之中……

慢慢镇静下来的宁志远觉得自己一定是多虑了,穿越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刚才一定是自己太过害怕,根本没有听清两人说的是什么,可是等他想要叫回两人问个清楚时,对方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环顾左右,宁志远只觉夜色之中仿佛有无数上古凶兽那发出蓝芒的眼睛正紧紧盯着自己,随时准备扑上来将自己边皮带骨给吞的干干净净,山风呼啸、青草摇曳……任何细微的声音都足以让他汗毛炸起,此时的他最后悔的就是刚才自己没有抓稳打火机,如果打火机还在,他至少可以点一堆火,只要有火,恐惧应该就不会那么强烈了!

“对了,我还有手机……”宁志远想起自己的手机上也有电筒的,可是在身上摸了半天,除了两个一块钱的硬币外,没有发现任何硬物。

也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寒冷,宁志远只能抖若筛糠一般瞪大眼睛、竖起耳朵等待天亮,他不是没想过走,但是淡淡的星光根本不足以照明,他害怕自己在漆黑的夜色中再走进一堆尸体,那样的话自己不被吓死,也得被吓的精神失常不可!

仿佛一个世纪一般漫长的夜色终于慢慢退去,远处的天空露出一丝鱼肚白。

宁志远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一夜总算过去了,恶梦……应该也过去了吧!

紧紧注视着东方的天空、期盼一缕阳光的宁志远并没有等来他想要的阳光,天色虽然渐亮,但是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冰冷的雨点打在宁志远的脸上,温度的刺激让他从“入定”中醒了过来,醒过来的他第一个想法并不是找地方避雨,而是想要了解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

日出的方向,几十里外似乎有一座城市,看起来挺大的,有城市就一定有人,有警察……虽然距离看起来有些远,不过从小生活在农村的宁志远走完这一段路还是很轻松的!就在他准备迈步时,却又停了下来,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问题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眺望着远处的城市,宁志远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

对了,不对劲的地方正是远处的那座城!宁志远家乡的县城是一座连三线城市也算不上的小城,但就是这么一座小城,城内也是高楼大厦无数,而远处的城市虽然看起来规模不小,建筑却十分低矮,没有漂亮的商业大厦,没有整洁漂亮的居民小区……看起来就好像是古装剧或者民国剧里的剧照一般!

“该死的,这不会是贫民窟吧?可是没有听说过咱们国家有这么大的贫民窟啊?”宁志远喃喃道:“难道这是某个完整保留下来的古城?”

“可是自己明明在北京,北京周围根本就没有如此规模的古城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该死的,我不过是睡了一觉,怎么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

“我……我不会真的……穿越了……吧……”结合昨夜听到的话,宁志远眼神空洞的看着远处的城市,自言自语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如同望夫石一般的宁志远打了个冷颤,他下意识的抱紧了双臂!寒冷并没有让他完全清醒过来,但是扑鼻而来的恶臭却如同醍醐灌顶,猛的让他清醒了过来,鼻子轻轻抽动了两下,他抬起了胳膊低下头在自己身上寻找臭味的来源,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蓝色牛仔裤和绿色衫衣竟然满是血污,更让他恶心的是他竟然从鞋子上发现一块碎肉……

“呕……”想到昨晚那惊鸿一瞥,宁志远不仅张嘴狂吐出来,在胃酸的作用下半消化的羊肉、啤酒如同发酵一般,那味道丝毫不严于此时他身上的味道,在两种味道的攻击下,他的嘴再也合不上,狂吐了差不多十分钟,连黄胆水都几乎吐干净,这才停了下来。

吐的眼前直冒金星的宁志远再也不愿意穿身上这一身,解纽扣、松皮带……十秒钟内,宁志远浑身上下便只剩一条裤衩了!早已经湿透的他虽然脱掉了衣服,却也不觉得寒冷,但是衣服那股味道却并没有因为脱掉衣服而消失,只见一个穿着裤叉的人站立在雨中,一双手使劲的在身上揉搓,知道的人明白他是在“沐浴”,不知道的人定然会认为自己看到了一个疯子!

揉搓了半天,那股味道却始终若有若无的进入鼻端,宁志远只能抓起一把湿泥反自己抹成了一个“兵马俑”,用泥土代替沐浴露,擦了身体,这才把那股味道给掩了下去。

此时的宁志远已经接受自己穿越的实事了,否则如何解释自己是如何出现在此地?如何解释那一地的尸骸?如何解决那远处仿佛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城市?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是遭了什么孽,得罪了那路神仙,竟然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把自己送到了这儿!其实闲来之余,宁志远也读过几本穿越小说,可是那些主角不是出车祸、就是被电,或者是坠落山崖……总之一句话,无死不穿越!但自己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不过是和室友喝了顿酒,打了会牌,然后上床睡觉,睡着睡着就穿越了?这也太儿戏、太有违常理了吧!宁志远自嘲的笑了笑,这似乎是他醒来后第一次露出笑容吧,尽管这个笑容有着七分苦涩、三分无奈!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雨越下越大,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宁志远决定离开了,他可不想成为一个因为感冒而死的穿越者,否则其他穿越者还不得穿越到地狱,把他揍成猪头啊!然而抬起脚,宁志远才发现自己似乎无处可去,远处那座城原本是最好的去处,只要进了城,就能够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同时也印证自己是否穿越,但万一自己真的穿越到了猜想中的年代,恐怕自己还没进城,就会被人当成流氓给乱棒打死了!可是不去城市又去什么地方?直到此时,宁志远才仔细查看起附近的地形,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一座不知名的大山山脚,面前是那座不知名的城市,左手边是空旷的原野,背后便是那座不知名的高高的山峦,右手边,雨雾中隐约可见几个屋顶。

宁志远立即拔腿向右奔去,但是奔出二十几步后,他又折返了回来,拾起扔掉的衬衣、裤子和鞋子,他真怕自己就这样跑进别人的家,会被人用锄头给砍死!衣服上的味道很恶心,但总恶心不死人吧?

忍着恶心掐着衣服、裤子、鞋子上稍微干净些、并没有染上血污的地方将它们提到了一处雨水形成的小坑前,把它们全部扔进水坑中,又挖了许多稀泥抹在上面,反复冲洗了好几遍后,这才拧干、穿上,虽然还是有股淡淡的腐臭味,但尚在可接受范围之内。不过一想到鞋子上的腐肉,他终归没有勇气穿上它,好在打光脚并不算什么出格的事情,顶多是自己多吃点苦头罢了!

拆了根木棍当拐杖后,宁志远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刚才发现的房子慢慢走去。

宁志远后悔了,后悔自己不应该扔掉鞋子,没有了鞋子,即使有拐杖,他依然一步三滑,最让他痛苦的是山脚下的地面不仅有泥土,还有山上脱落的岩石,光着脚踩在上去,那感觉可比踩指压板痛苦多了……

守志远咬着牙继续往前走,然而就在他抵达房子前时,昨晚那惊恐的一幕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一个不知道是蓄水还是做什么的大坑中,层层叠叠、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老人、孩子、男人、女人……而这些死者的服饰又一次告诉宁志远——你真的穿越了!

雨水汇集在大坑中,下面的人已经被淹没,浑浊的水面上,无数令人恶心的蛆虫在扭动……

“呕……”宁志远又吐了,尽管他的肚子里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吐!

宁志远看到了自己丢掉的打火机,看到了那双此后一生亦不曾忘记的眼睛,他知道自己又回来了,回到了醒来的地方,原来昨晚连滚带爬了半夜,不过是走出去两百来米!

……

新书上传,求支持!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