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法师的我想干英灵
第三章 追逐宝石的猎犬【精修】(旧版)

神秘,绝对是型月世界魔术师们力量的源泉。

也正是因此,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个世界的神秘在人类的探究下逐渐黯淡,魔术师们的力量也远远不如古代。

尤其是近些年来,接二连三的工业革命导致神秘渐渐枯竭,而魔术的威力也在大幅下降,例如‘暗示’魔术在神代时期甚至可以直接扭曲一个人的意志,而现代却连更改对方的记忆都显得捉襟见肘。

罗德所掌握的〈DND〉體系下的奥术,所需要的并非是神秘的概念,奥术更像是对整个世界索取力量,使区区的人类支配整个世界中无数的概念,凝聚为「要素」,储备在自身所掌握的「世界之弦(或者称之为弧)」之中。

其「弦」的数量,便代表能以人类之躯拨动世界概念的次数,随着施法者的实力而逐步递增。

随着朝升日落,十二年后的罗德已经不再是弱小的婴孩、而是略显羸弱的少年。

——或者说有着暗紅色碎发、一臉淡漠的恶劣正太。

“还是不够……”站在昏暗的魔术工坊里,他低声的喃喃着。“度过了足足十二年,我才掌握了八条‘弦’么?”

“不过倒也无所谓,反正两个世界的规则并不相同,法术与魔术的转化進程也相当缓慢,现在也只完成了几个‘奥术戏法’,那些术式也不需要消耗‘弦’来進行施法。”

罗德一边无奈的说着,一边随手拈其桌上的两张羊皮纸,对身後的人偶女僕说道。

“替我递上拜帖,就是那個芬兰的愛德菲尔特家,那些战争猎犬应该对这些東西感兴趣。”

他抖了抖手里的羊皮纸,其上以娟秀的字體写着‘人造水晶在储存魔术上对天然水晶的取代——研究及量产方式的解析’,显然是一份高深的魔术资料。

当然,作为嫌麻烦的大奥术师,罗德自然不是自己亲笔写的研究报告,而是让那位可怜的人偶女僕写了足足一个晚上。

……

几个小时后,午后的庭院中,在太阳伞的遮掩下,一大两小三个身影正在品嘗着芬兰的赫尔辛基咖啡,对于一位奥术师来说,保持清醒的头脑比任何防御法术都重要,所以罗德也极为钟愛这种提神的饮品。

除了罗德之外,还有着一个年迈的老妪与稚嫩的金发女孩——大概也只有十一二岁的年纪,属于“三年起步”的范畴。

“很不错的研究报告,真的是你的成果么?未免有些年輕了吧?”略显沙哑的嗓音中,流露着显而易见的疑惑,但却绝没有輕蔑的意思。

那是一名老妪,身上的皱纹好似树皮般斑驳,但是却没有老人身上常见的腐朽氣息,反而带着贤者的睿智与爽利。

“年輕么?若是岁数可以代表一切,或许乌龟就该统治这个世界了。”罗德略有些讥讽的说道。“虽然我见识浅薄,但是写出这种层次的東西还是能做到的。”

“知道么,年輕人,你这份研究报告就可以让你被时钟塔法政科‘封印指定’了。”老妪不仅没有恼怒,反而理智的分析道。“將其暴露出来是何其的不明智,为何你不將之交给‘千界树’家系的本家呢?那样你才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益。”

“不一样,相对于那些愚昧的贵族主义,我还是更欣赏您与愛德菲尔特。”闻言,罗德以政客的方式有理有据地分析着。“愛德菲尔特被称为‘优雅的猎犬’,我想绝不是无的放矢吧?”

“……更何况,强者何须在意弱者的妒恨?区区封印指定不过是弱者不甘的哀嚎。”

“有趣的年輕人,如果你真的是如外表这般年輕的话。”俯视着那稚氣的孩童,老妪以平淡的语氣施壓道。

“很好,我们愛德菲尔特家接受这次的交易,以这份研究资料作为代价,来保护你的性命安危与正当权益——前提是这些资料一切属实。”

毕竟对愛德菲尔特家系来说,最令历代家主心痛的便是宝石魔术庞大的开销了吧?

与远坂家类似,愛德菲尔特家系也有着传承下来的宝石魔术,將魔术固定在宝石之中,在战斗时可以避免吟唱咒文,直接靠消耗宝石来進行施法。

所以,愛德菲尔特家甚至有——钱包的深浅之别就代表战力之间的决定性差距,这般离经叛道的说法。

而可以用人造水晶代替天然水晶的消耗,估计愛德菲尔特家节省的开销甚至是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吧?

但这些也不过是罗德放出的鱼饵罢了,仅仅是他掌握的知识里的皮毛。

“失礼了,我还有魔术实验需要進行,就此告退吧。”拿起一旁女傭递上的、签署了愛德菲尔特家系族長的“契约文件”,罗德随意找了个借口,打算离开这个充滿尔虞我诈的庭院。

“等等,罗德先生。”那老妪和蔼的笑着说道。“我想你引進你的血脉,你覺得如何呢?”

老妪平淡的话语好似在问“吃了什么”一样,但罗德却露出一份好似吃了shit的表情。

“你所说‘引進血脉’有几个意思?”罗德脸色古怪的说道,他完全没想到这个老妪竟然如此直白,甚至將“借精”这种事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很简单,与我愛德菲尔特家系的女性结合,并且生下孩子——不需要你负任何责任,但孩子也属于愛德菲尔特家系。”

老妪的话语极其平淡,就好似已经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了一样。“作为补偿,我们会將你论文中‘人造水晶’所造就的一半收益分给你,如何呢?”

“很不怎么样。”罗德和善地笑了笑,在他目光的余光中甚至看到圆桌另一侧的金发女孩露出了厌恶之色,她精致的绣眉用力皱着,但也没有阻止老妪的建议。

或许这就是贵族的悲哀吧?相对于邋遢的中年大叔,罗德的卖相要更‘优质’一些。

“这位是?”看向一旁的金发女孩,罗德輕声的问着,却迎来了女孩蕴含着嘲弄与蔑视的话语。

“露维娅格麗塔·愛德菲尔特,收起你脸上不值钱的怜悯,找你借种的不是我。”金发女孩,或者说在‘Fate/Stay_night’中登场的、大名鼎鼎的魔术师。

嗯,之所以大名鼎鼎,大概是因为她奇葩的外号吧——‘淑女中的起重机’、‘竞技场的狩猎犬’这种糟糕的雅号的确令人难忘。

而在兒時,露维娅小姐已经是霸氣侧漏了。

“很好。”罗德輕笑着,眼底闪过一絲恶劣的玩味。“我虽然不接受借种一类的事,但是与露维娅格麗塔小姐发展一段‘純洁’的关系还是可以的。”

“你!”闻言,露维娅好似炸毛的野猫,整个人就要翻过桌子教罗德如何做人,但她背后的老妪却拽住了她的袖子,狠狠把她壓制在了原地。

“这个建议很不错,我允许你‘正当’的追求露维娅。”老妪輕声说着,眼底隐约的厉色缓缓散去。

“正合我意。”罗德微微颔首,再度优雅的起身道。“请允许我告退吧,愛德菲尔特族長。”

“請便。”

……

片刻之后,看着逐渐远去的幼小身影,老妪露出了嘲弄般的笑意。

“察觉到了么……”她柔声说道,话语中却蕴含着殺意。

所谓的借种,不过是想要通过○久生情,將罗德绑在愛德菲尔特家系的战车上,而罗德的拒绝无疑是撕破了脸皮,成为了愛德菲尔特家系的后患。

但也正是因为罗德对露维娅的戲弄,让这个睿智的老妪忍下了殺意。

她也想看看这个天资卓绝的少年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而露维娅就是她的投资,至于罗德能不能啪到露维娅呢?

——毕竟,来日方長。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注册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