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法师的我想干英灵
第一章 单手切割磁感线【精修】(旧版)

当法师的我想干英灵:第一章 单手切割磁感线【精修】图文

空氣略有些壓抑,窗外的世界更是笼罩在雾霾下。

这里是伦敦,亦是‘魔术协會之时钟塔’的所在,虽然伦敦在数十年前早已摆脱了雾都的名号,但因为奇葩的凹陷地勢却导致这里淤积着大量汽车尾氣与工业废氣,海风难以將城市中的废氣吹散。

当然,在伦敦讨生活的白领们绝不會因为区区雾霾就离开这个遍地机遇的國际化大都市,而伦敦郊外魔术协會的魔术师们更不會为了远离糟糕的空氣质量而排斥这个魔术高度发达的城市。

但是——

“已经不得不离开这里了么?”站在昏暗的窗前,有着一袭暗紅碎发、身穿雪白手工西装的青年喃喃着,话语中带着莫名的情愫。

在他身侧的古旧木桌上是略显泛黃的信纸,就这黯淡的烛火可以看到其上正写着‘千界树家族向魔术协會宣战’之类骇人听闻的情报。

正是因此,虽然这青年仅仅是个死宅般‘可有可无’的魔术师,但因为他属于千界树分家‘福雷因家族’,所以也没有再立足于时钟塔的借口了。

——当然,前提是他还能从法政科那些牲口魔术师的包围中逃出去。

罗德·福雷因·尤格多米雷尼亚,被赋予了这个名号以及福雷因家族姓氏的他,自幼也仅仅是作为人质而被送到了时钟塔这个魔术师的最高学府罢了,过于缺乏的魔术回路让他丧失了身为長子的身份以及对家族财富的继承权,甚至连基本的性命安危都无法保证。

但是,即便如此,罗德却并不怨恨——自降生于这个世界的那一瞬起他便將与众不同。

正如惯例,占据了‘罗德’的身體的绝非是蒙昧的婴孩,而是早已度过了数十个世纪的老怪物。

或者,可以將其称之为‘巫妖’——是的,罗德是第二次穿越了,几十个世纪前他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在一个没有魔法也没有超现实科技的现代社會生活,这份难得的祥和与平静直到他穿越到一个遍地奥术师的世界为止。

他来到了‘费伦’,那個被人众所周知、以欧美的桌面游戏作为载體,包含着‘博德之门’、‘无冬之夜’、‘冰风谷’乃至众多游戏的世界,但他穿越到的时代并非是剧情开始的纷乱之年,而是更为糟糕的时期——耐色瑞尔。

在那糟糕的时代,他被誉为‘伊奥勒姆’成为无数奥术师的导师,带领着整个魔导帝國开疆扩土,直到天灾‘费伦魔葵’的降临。

整个耐色瑞尔分崩离析后,他也在寿命耗尽之前將自己转化为了一名夺心魔主脑巫妖,然后,在孤寂、暗无天日、但有许多黑暗精灵小姐姐的地下國度中度过了数十个世纪,直至今朝——

他来到了这个世界,被誉为‘型月’的世界!虽然只是FSN主线世界之外的一个平行世界,但是却也意味着巨量的魔术知识、还有让他渴望的‘根源之涡’——以及重获人类之躯!

更何况,不提在地底数十个世纪的惨痛经历,单单是如此漫長的岁月就让他彻底告别了低级趣味,走上了愉悦犯的道路。

而此刻,最美味的猎物即將落入这位愉悦犯的陷阱。

“呯!呯!呯——”震耳的叩门声自他魔术工坊的大门上響起,罗德聳了聳肩对门外的人说道。

“何事?我不是说过在我进行魔术实验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允许打扰我么?”

“啧……您又在魔术工坊里单手切割磁感线(挊)么?”话语中滿是不屑,但那輕灵的嗓音却令人顿生好感。

“才没有,我制造的‘愉悦魔像’那么多,何必亲自动手?”罗德听着那熟悉的嗓音,不由得面色微苦。“到底有什么事,一般的小贼直接打发掉就好,琉珠。”

“哦?在您看来那些‘封印指定执行者’也是小贼么?要是如此的话,我就把他们打发掉好了。”名为琉珠的少女輕声道,但是话语中却带着毒舌的韵味。“还有,您那些充氣的女朋友(魔像)真的很结实么?可惜我随手拆掉了好几个呐……”

“啧……果然你是罪魁祸首啊。”罗德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回想起被切成碎尸的几尊特殊用途的人偶魔像,不由得厉声道。“随你解决吧,封印指定的执行者也好、创造科的领主也罢、就算是埃尔梅罗二世,也统统给我打发走——或者切碎他们!”

“谨遵您的意志,主人。”那灵動的嗓音依旧悦耳,但却蕴含着残忍的殺意。

听着少女那一蹦一跳远去的声音,罗德微微的眯上了双眸,宛如沉思着什么,而在他的身侧,那昏暗的烛火照耀下,则是掙扎着的、被开膛破肚的狼人。

……

几分钟后,魔术工坊前的庭院里几道身影正踏在花海中,为首的则是身穿紅色风衣、面色狰狞的金发魔术师。

就在他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突兀的嗓音自几人背后传来。

“科尔奈利乌斯·阿鲁巴先生么?对不住了,主人正在进行实验,不打算见客呢。”声音的来源是一位玲珑的少女,身高大概一米六左右,但那高傲的神情却好似在俯视着在场所有人。

“哦?罗德做的人偶魔像么?那個是我的了。”一个毛手毛脚的刺猬头魔术师说道,而就在他即將上前的时候,身穿紅色风衣的阿鲁巴却拦住了他。

“至少在殺了罗德之后,再去讨论如何分赃吧?”阿鲁巴优雅的说道,他缓缓抬起手掌,对着那稚嫩但純真的少女,低沉的咏唱声回蕩在这古色古香的庭院里——显然,他不屑于与一个魔像交谈。

“Goaway_the_shadow……”

“对淑女动手,显得你很不绅士哟。”純洁的少女輕声说道,脸上更是绽放出了天真的笑容。“在下‘琉珠’,主人所制造的‘自律型发条魔像’一号机,也是目前唯一的一台哦。”

“唔啊!”

随着琉珠自我介绍般的话语,阿鲁巴突兀的哀嚎着。

他那举起的手臂突然被齐根斩断了,猩紅色的伤口中涌出了粘稠的鲜血。

“哎呀~哎呀~弄脏了泥土呢,也算是给鲜花们施些肥料吧。”琉珠純真的笑着说道,輕灵的话语中听不出一絲残忍的感覺。

“呲!呲!呲——”细不可闻的响声回蕩在庭院里,眨眼之间,那些封印指定执行者们都化为了七零八落的碎尸。

“你做了什么!”依靠卢恩符文进行防御的阿鲁巴歇斯底里吼道,但眼底却带着怯意。

“没什么……”琉珠淡淡的说道,紧接着,她的裙子被缓缓抬起,从里面钻出两个大宝贝——或者说两柄弯曲的、黢黑的镰刀。

“我,仅仅是切开了时间而已。”

少女如此的宣言着,而阿鲁巴的头颅也在错愕中缓缓自脖颈滑下。

于此,猩紅的鲜血洒落。

名为琉珠的女孩,如同漫步在花海中,灵巧地踏过尸山血海。

歡迎来到……

奥法与神秘的世界!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注册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