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里放点钱这关你侯亮平屁事
第二章:你个吃软饭的狂什么狂(旧版)

mother

都市 |  都市 设置
瀑布瀑布
从本章开始听

侯亮平越说底气越足。

整个人宛若正义使者的化身,眼睛亮的像是炬火。

只觉得这趟是他进入检察院以来,办过最为轻松地案子。

因为孙连城的罪证就这么明晃晃的摆在桌上!

查都不需要查,他现在就等着刚才口出狂言的孙连城泄了那负隅顽抗的气。

破防哀呼的来拉他的裤脚求饶!

“呵,”

出乎侯亮平意料,泰然处之的孙连城此刻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慢斯条理的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以后。

他嗤笑了一声,拿起桌上的细腻丝滑的餐巾,淡定的擦了擦嘴。

抬眼看向侯亮平,只见他站的笔直,碰上自己目光的时候,身形都不自觉紧了紧。

似乎在刻意强调他身份的特殊性,毕竟是来自京城的钦差,旁人,比如自己,只配仰视他一般!

放下餐巾,孙连城嘴角微弯,语气平淡,道:“你们说错了!”

“混蛋?!证据确凿,你还想......”

随行的女检查员见他都火烧眉毛了,还一副淡定的模样,而且全然一副没把她们放在眼里的架势,气的怒叫一声。

“好了!”

侯亮平松开咬紧的牙,他也觉得此刻的孙连城很刺眼,先前前者的一番举动分明就是在挑战他的权威性。

那好,我就让你死的心服口服......下定决心,侯亮平挑着眉,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

“错哪儿了!”

孙连城下巴撑在交叉着的双手上,示意了下桌上的海鲜盛宴:“不是两万,这一桌菜,花了两万一千七百块钱。”

“你耍我们!”

侯亮平这下算是绷不住了,瞪大的双眼里满是怒气,双手狠狠地拍向桌子发出崩的一声巨响。

“啊。”肖玉姝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急忙靠到了老公身上。

“侯亮平!”孙连城一手搂住老婆,跟着一手拍到了桌上,气势浑然不弱,怒喝一声:

“暴力强闯,现在又吓到了我老婆,一旦我老婆有一点影响,我不管你有什么背景,我一定让你后悔莫及!”

妈了个巴子,软饭王来个汉东都要领导请示女人,借老婆的势跑外边人五人六的。

装你妈呢装,他说的所有话,句句属实,别人怕这软饭王,他孙连城可不怕。

诚然,钟小艾的背景大的离谱,可他孙连城同样有滔天之势!

“你还敢威胁候处长,当真我们现在不能办了你!”

随行的男检察员见孙连城这个明晃晃的巨贪,见他们非但不低头,反而此刻还能跟侯亮平争锋相对。

气势竟然也完全不弱!

他瞬间便压不住心里的火气。

谁见了他们最高检察院的人,不得点头哈腰,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战战兢兢地等着搜查。

这孙连城倒好,进来一杯水都没有,好话一句不说,还敢威胁起他们来了。

谁给的胆子!

“你敢!”

孙连城宛若一头发怒的雄狮,男人这一辈子要护的没多少,父母,糟糠之妻,孩子。

他们被欺辱,就算是死,也得拉个垫背的。

更何况,孙连城根本不怕被查,他清清白白,凭什么被犯人一样审?

“解释不清,我们就有权拷你!”

眼见男检察院被孙连城一声怒喝给吓在原地。

侯亮平深呼出一口气,昂着的下巴低了下来,死死地瞪着孙连城,像是要找补点什么。

同时,他心里莫名涌出一股心悸,先前孙连城所说的什么‘背景’,‘后悔莫及’,确实让侯亮平谨慎了一些。

虽然他觉得不可能,但是孙连城此刻这般自信,还是让他觉得古怪。

“笑话。”

“这桌海鲜加一起就算是十万,我想吃,吃不起?!”

“国家赋予我们这么好的时代下,你家拿不出,还是你家拿不出?”

孙连城指了指他们所有人,那语气仿佛是在嘲讽他们脑干缺失。

侯亮平几人闻言,瞬间面色一紧,为之前的言之凿凿而开始脸发烫,都不敢看孙连城的眼睛,只觉得自己过分滑稽。

是啊,大家虽然都是公职人员,但是一个月的工资也有几千块。

他们又没什么开销,钱自然是攒的下来的。

侯亮平再也支撑不住高高在上的姿态,脸丢的让他浑身燥热,呼吸都跟着急促了起来。

脑子迅速地转着,几乎是脱口而出道:“孙区长的话,可真阔气,我们现在虽然身处最好的时代!”

“但是在偏僻的山区,在边远的角落,还有多少孩子上不起学,还有多少人吃不上饭。”

“你可倒好,倒是在这奢靡成性,两耳不闻世间疾苦,你对得起朝廷的栽培嘛?”

“就是!”

“非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真不知道朝廷的队伍里,怎么会有你这种货色!”

“简直是拉低我们的档次。”

“欸欸欸,别在这气急败坏,别给我道德绑架。”

孙连城见侯亮平红着脸这狗起跳墙的样子,转头对老婆肖玉姝说道:“那些证书都都拿出来,给他们看看。”

就在侯亮平一行人对他举动不解时。

肖玉姝从一旁的柜子里端出个盒子。

孙连城接过后,打开,里面琳琅满目,堆满了各色各样的证书。

孙连城一个一个拿出来,堆在桌上。

“龙国志愿服务基金会捐赠证书。”

“光明区关爱留守儿童捐书爱心证书。”

“龙国少年儿童基金会捐赠证书。”

“自闭症患者联盟会员关爱证书。”

“......”

桌上,孙连城将菜肴挪到一边,然后把大大小小,记事本证书平铺在上面。

目光戏谑,看侯亮平一行人,真的就像是在看小丑。

“够不够?”

孙连城看着侯亮平一行人,以及刚才喊得最响的女检查员,指着自己的心脏道:

“我把人民放心里,我知道,我现在所拥有的权利都是他们赋予的。”

“我得为他们办实事!”

跟着又指着他们,嘲讽道:

“不像你们,能拿人民拉踩别人,能获得切实好处的时候,就跑出来打嘴炮,喊口号!”

“你...”

孙连城掏出证书的操作,以及他这番犀利的言辞。

宛若晴空霹雳出几道迅猛的雷霆,狠狠地劈在了他们这群高高在上的人头上。

侯亮平几人真的不敢再看孙连城,纷纷低着头看着脚,好想找个地方钻进去。

甚至都生出了走的心思,多在孙连城家里待一秒,都觉得臊得慌。

侯亮平气血上涌,惭愧的浑身像是被丢尽了锅炉里,他低着骄傲的头颅。

急速的思索着眼下的局面该如何应对。

目光不由得落到了面前的桌上,看着看着,只觉得这桌子分外眼熟。

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

这桌子,他跟钟小艾筹备婚房的时候,看过。

弗莱彻圆桌?!

用的竟然是弗莱彻圆桌,这桌子可是出自约翰牛的一位名满世界的设计师之手。

就这一张桌子,都得七八万美刀。

换成RMB,那就是四五十万块啊!

差点被你忽悠过去,侯亮平急促的呼吸着,眼底都涌现出了血丝,咬牙切齿道:

“孙连城,吃海鲜没问题,你吃的起,做公益怕是为了掩人耳目吧?”

“你现在就给我解释解释,你这张桌子,花了多少钱,你以为你巧言令色就能瞒得过我们这些火眼金睛?!”

闻言。

几个检察员纷纷将视线投射到了侯亮平的身上。

眼底闪烁着光,仿佛遇见了救赎一样,只觉得侯亮平是正义的化身,是黑夜里唯一的火炬。

因为他的存在,这才没有让孙连城这个混账借机蒙混过去。

读书三件事:阅读,收藏,加打赏!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load_tips()}}
{{tt_title}}
00:00
00:00
< 上一章
<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一章 >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