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穷锦衣卫,皇帝求我贪污
第四章 这就是你说的贪赃枉法,这倒是贪到哪里去了?(第四更)(旧版)

“不是?”

朱厚照呆愣了一下,这眼前不就只有一座高门大户了吗?

谢迁脸颊上的笑容都是凝固了一样,这玩笑开的可有点大了。

文武百官们怔了怔,都是四处打量了起来,除了这一座高门大户,这旁边还有其他的宅子吗?

“陛下,您看,在这条小巷子进去,才是李镇抚使的家。”

刘瑾指了指旁边一条逼仄的阴暗小巷子,那里正有一名锦衣卫力士站着。

“……”

看到刘瑾所指的阴暗小巷子,朱厚照跟文武百官们都是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这样的小巷子进去才是李长生的家?

“刘公公,你可不要跟陛下开玩笑,这可是欺君大罪!”

听到刘瑾的话,谢迁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声地说道:“这一座府邸不是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李长生的,是谁的?”

作为弘治帝给朱厚照钦定的顾命大臣,真正的内阁元老,他可不怕刘瑾这样一个阉人。

不要说刘瑾只是小小的钟鼓司掌印太监,就算他现在已经是有着内相之称的司礼监掌印太监,谢迁都敢指着他的鼻子骂。

“谢阁老,您觉得咱家敢在陛下面前欺君吗?”

“锦衣卫力士可就在那里站着,你该不会以为这锦衣卫力士是在那里守卫的吧?”

“这是锦衣卫力士在给我们带路的!”

“难道谢阁老觉得锦衣卫的情报,连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住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都能够找错?”

刘瑾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毫不客气的对着谢迁说道:“至于这一座府邸,乃是一位外地富商的,平时并没有什么人居住,唯有在这一位外地富商入了京的时候,才有可能有人居住。”

“你……”

听到刘瑾的话,谢迁脸颊上都是露出了一缕怒意。

文武百官们看向刘瑾的眼神都是带着愤怒之意,一个小小的阉人也敢对内阁元老如此说话,要换成他们这些人,岂不是这个阉人更加不放在眼里了?

而刘瑾后面那一句话,却是都被他们给忽略了。

外地富商,一个商人算得了什么,会将府邸建在这外城北城区域这样的贫民窟之中,怕是没有几分底蕴的小商人才会这样做。

稍微有点关系,就不会将这样一座府邸建在外城北城区域了。

“好了,都别吵了。”

朱厚照淡淡地说道。

闻言,不管是刘瑾,还是谢迁这些文武百官们都是没有再说话。

在谢迁这些人看来,跟刘瑾一个阉人争吵,有辱斯文。

不过,他们却是觉得,像刘瑾这样的阉人,一定要让陛下远离才行,绝不能让这些阉人影响到了陛下。

说不得要找机会,将刘瑾给铲除了才行。

“陛下,老奴在前面给您带路。”

刘瑾对着朱厚照毕恭毕敬地说了一句,就朝着小巷子里面走了进去。

走了二十余米,就豁然开朗,算是走出了这一条小巷子,出现在了刘瑾面前的是一座老宅。

说实话,他看到前面一座破败不堪,年久失修的老宅,他就知道,这李长生怕是要简在帝心了。

这老宅,一看就是超过了数十年都没有修葺过了,到处都是斑驳痕迹,连大门上面的铜环都已经生锈了,大门更是残破的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了一样。

要不是带路的锦衣卫力士不可能带错路,谁能想到这小巷子里面,还有着这样一座看上去如此残破,一点都不像是有人居住的老宅。

朱厚照跟着刘瑾走了过去,看到这样一座老宅的时候,他先是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确实已经没有其他路了,在这样一个地方,就只有这一座老宅,不会再出现什么意外了,他的心情都是变得无比畅快了起来,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心头的愤怒早就烟消云散了,反而是对李长生更有好感了起来。

“哼,都看到了吧?”

“谢阁老,谢尚书,这就是你说的贪赃枉法,这倒是贪到哪里去了?”

朱厚照的脸颊上露出了一缕嘲讽之色地说道,随即就走到了李长生老宅的大门前。

谢迁等人也都是纷纷走了过来,也都是看到了这样一座残破的老宅,一个个眼神都是呆滞了起来。

听到朱厚照的嘲讽,谢迁面无表情,并没有说话,这点养气功夫他还是有的。

这只是一个外表罢了,破絮其外,金玉其内的事情,他又不是没有看过。

事实上就有着一些贪官污吏,很喜欢将自家宅子外表故意折腾的很惨破,里面却是富丽堂皇,花重金装饰的美奂绝伦,单单看表面,是看不出来的。

一个个文武百官们都是皱起了眉头,不少人都是觉得,只是看这老宅子外表,还不能确定李长生这一个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就是一个不吃腥的猫。

但是,也有着一些文武百官们心中有着一些不祥的预感,觉得谢迁可能要翻车了也不一定。

刘健,李东阳,韩文,王鏊这些内阁重臣们都是脸色凝重了起来,他们感觉谢迁可能真的要栽个大跟斗了。

一旦谢迁真的丢脸了,丢人丢的绝对是整个内阁。

要知道谢迁可是内阁元老,三位顾命大臣之一。

一个个文武百官们都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不到一会。

李长生的老宅之外,就已经是挤满了文武百官们,甚至很多人都是被挤到了数十米开外,主要是这里压根就没有太多位置来站这么多的文武百官。

“陛下,让老奴来。”

刘瑾走到了朱厚照的旁边,对着他说道。

朱厚照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仿佛一阵风吹一下就要倒下的木门,说道:“大伴,轻一点,不要将李卿的大门给敲坏了。”

“……老奴省得。”

“要是这大门被老奴敲坏了,老奴就给李镇抚使重新换一扇大门,并且帮李镇抚使重新休憩这一座祖传的老宅。”

听到朱厚照的话,刘瑾心中都是对李长生羡慕不已,他脸颊上却是一脸谄媚之色地说道。

他心中都是感慨万千,他花了多少年的时间,才得到朱厚照信任的,而李长生却是连朱厚照的面都还没有见过,就已经让朱厚照对他如此恩宠了。

“笃笃笃……”

不过,羡慕归羡慕,刘瑾却是伸手在大门轻轻地敲了起来。

文武百官们的目光都是紧紧地注视着这李家老宅的大门。

“来了,是不是镇抚司衙门出什么事情了?”

“不是说了本官今日要在家闭关修炼吗?”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李家老宅里面传了出来。

听到这一个声音,不管是朱厚照,还是满朝文武百官们的眼神,都已经是聚集在了李家老宅破烂的木门上面。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