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从获得青白二蛇开始
第三章 木牛流马(求鲜花)(旧版)

猫绒绒

恐怖 |  灵异 设置
瀑布瀑布

“我说什么都不想要,就是陈兄相信,这位罗帅恐怕也不会放心。”

“罢了。”

洛尘说:“如此怎么样,你若在瓶山遇到麻烦,我愿出手相助,而墓中所得,我取最名贵的一两件。”

“这可是你说的啊!”

最名贵的一两件,如今是什么年代,就是最珍贵的宝物,也卖不出什么钱。

相比之下,罗帅更想要的是真金白银,以及一些稀有的宝石,而这种东西绝对是堆积如山,倘若洛尘真有手段,给他一两件,又有何妨。

“只取一两件,”陈玉楼眉头一皱:“阁下,莫不是摸金......”

在陈玉楼的认知里,只有摸金校尉才会在下墓的时候,只取墓中的一两件宝物。

摸金校尉能分金定穴,本领非凡,是盗墓行内的奇人异士,而他们生性高傲,又有老祖宗的规矩,但凡下墓,只取一两件明器,若是鸡鸣灯灭,更是要将所得之物尽数归还。

“未曾登宝殿,无处觅龙楼。”

洛尘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明明白白告诉陈玉楼,自己没有下过墓,也不会分金定穴的本事:“只是祖上确实有人下过坑,所以也算是行内人,略懂一些。”

“原来如此。”

土夫子身上都有很重的土腥味,根本逃不过陈玉楼这种五感过人的卸岭力士:“那还请洛兄弟找人帮忙带路。”

陈玉楼还是决定自己去,他卸岭力士,自成一派,无缘无故不会找外人帮忙。

他本就是爱面子的人,怎么可能请洛尘去盗墓。

那句‘遇到麻烦’,陈玉楼不是很喜欢。

听到这句话,他便想起家中的老父亲,陈老爷子也是对他一个态度,出来都要让花玛拐跟着。

他怎么就会遇到麻烦了?

陈玉楼还真不信这个邪,洛尘这么说,他反而更要去一探究竟。

“那好吧。”

洛尘也不再多说,只是说小心山中的毒物。

洛尘本来就没下过墓,不可能说出小心蜈蚣这样的话,但他提了醒,想来就算陈玉楼铩羽而归,也不会怪在他头上。

洛尘开始准备,他先是将怒晴鸡装好,又将二蛇携揣在怀中。

他打包了许多器物,将其一股脑的装在了三辆好似牛,又似马的机关兽上。

“在里面待一会儿。”

“咯咯咯(等会儿真的有好吃的)?”

“当然有,”洛尘回道:“很多肥美的大虫子,你一定喜欢。”

怒晴鸡早已被洛尘收服,他精通兽语,而这鸡又通人性,一来二去,便与能同自己交流的洛尘相熟。

老药农见识了洛尘的本领,对其十分佩服。

凤凰栖梧桐,再加上洛尘这一年来不断为他的傻儿子寻医求药,如今虽然依旧呆愣,但已然不傻。

只凭这一点,将这怒晴鸡送给他,又有何妨。

“又是鸡又是蛇的,当真古怪。”

红姑娘看见洛尘将一只睡着了的公鸡放入笼子,又揣着两条蛇,再加上那个奇怪的机关:“总把头,那是什么,像牛又像马的。”

“你可曾听过木流牛马?”

陈玉楼其实也不知道,他也只是猜测,不敢肯定。

“三国演义里的那个?”

红姑娘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她本以为洛尘只是有些小手段,谁想竟然连这等传说中的东西都有,心中再无半点轻视。

江湖儿女,绿林好汉,红姑娘最敬佩的便是有本事的人。

“我以前只是听说,”陈玉楼也是猜测:“原来世上真有此物。”

“只是些许小道,祖传的手艺,倒是陈兄好眼力。”

洛尘对红姑娘没有心思,他敬佩对方的贞烈,但性格太过泼辣的姑娘,实在不是他的菜。

“它真的能自己动?”

“可以。”

洛尘按下了木牛流马上的启动机关,只见它咔嚓咔嚓的迈动脚步,竟然真的将那一大堆东西驮着向前,且如履平地,丝毫不见半点摇晃。

“好厉害。”

“是啊,这也太厉害了。”

“天底下,还真有这样的奇物。”

几个搬运商品的卸岭弟子啧啧称奇,连红姑娘、陈玉楼都不禁露出了惊叹之色。

特别是陈玉楼,心中那股子小觑天下人的傲气和自负,顿时少了几分。

天下能人异士无数,别说别的,只凭洛尘的这一手本事,便足以称得上鬼斧神工。

“嘿,这还真有意思。”

罗老歪看着木牛流马从面前走过,他摸了摸下巴,倒是对洛尘的本事有了认可:“之前多有得罪,洛兄弟别往心里去,老罗我给你赔罪了。”

洛尘知道罗老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他没打算在这里跟他闹掰,便说:“无妨,不打不相识嘛。”

反正罗老歪会死在瓶山之中,就算不死,洛尘要是有机会,也不介意推他一把。

“哈哈哈哈。”

“痛快!”

罗老歪大笑着,洛尘上前,开始带路,他说道:“瓶山藏于老熊岭深山中,老熊岭是一片海拔千丈的崇山峻岭,地势极为险峻,宛若一道天然屏障。”

“这瓶山是老熊岭群山的一座奇特山峰,造型很像上窄下宽的宝瓶,因此得名。”

二蛇通灵,小青这一年来不断吸收瓶山中的毒素。

其蛇毒,那是剧毒无比,唯有与其相伴的洛尘的鲜血可以解除她的蛇毒。

小白与小青不同,她并无毒性,却十分警觉。

但凡有危险,小白便会立刻告诉他,洛尘敢走在前面,便是依仗着小白的本事。

黄金宝箱里开出的二蛇,是洛尘的宝贝,她们来自《白蛇缘起》的世界,本身有灵,且能吸收龙脉修炼,日后化蟒成精,前途不可限量。

洛尘的系统本来就要下墓,而但凡大幕,必然葬在风水宝地,刚好两不误。

“咔嚓,咔嚓。”

木牛流马徐徐前进,看起来不快,可一路走来,卸岭众人也不曾放慢脚步,它却依旧紧随其后,着实神奇。

山路崎岖,湘西地界的山虽险,不过这木牛流马是连蜀道都能翻越的机关兽,这里,自然也难不住它。

“驮着那么多东西,还能走这么快,关键是它能跋山涉水,比军卡方便太多。”

陈玉楼、红姑娘等人一路行来,见木牛流马驮着一大堆东西翻山越岭,心中更是惊叹。

这个时代车辆已经发达,可军用的货车无法翻山越岭,这种能够将大量东西运送上山的机关兽,其价值,不可估量。

若是日后卸岭能有它相助,就可以将大量装备、物资运送到地势险要的地方,下墓不知能便利多少倍。

“诸位且看,前方便是瓶山。”

走了小半天,众人来到了一处山涧口子,在这里,他们总算是见到了那宛若瓶子状的山体。

“奶奶的,总算到了啊。”

罗老歪走了一路,见目的地近在眼前,心里顿时一喜:“哎?总把头,瞧瞧,这山里果然邪气啊,这云雾居然是彩色的。”

瓶山上的云雾散开了一道口子,阳光斜射,七彩的虹光如同一道圆环,将瓶山衬托得好似升仙之地一般。

纵使是不懂风水的外行人,见到这般景色,恐怕也能看出这是一处风水宝地。

“这叫宝气。”

“宝气?”

听到宝贝,罗老歪大笑:“好,好啊。”

“也有可能是妖气。”

陈玉楼也是头一回看到这样的景象,侃侃而谈。

言语间,众人心中生出了对瓶山下的宝贝的期待,卸岭一行没一个将此地的凶险放在心上。

“瓶山,自古便是皇帝炼丹之地。”

洛尘说:“无数的药石深埋地下,经过雨水浇灌,烈日曝晒,早已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洛兄弟之前没下过墓?”

墓葬这东西若是被人开启过,那里面的宝贝可轮不到他们了。

“不曾下过。”

洛尘说:“我倒是想见识见识古代的机关秘术,但自知本领有限,不敢乱闯。”

这一路上,洛尘与卸岭众人聊了许多,他称自己下墓,只对墓中所秘藏的各种古代秘术感兴趣。

陈玉楼看洛尘在机关术上的造诣,显然是此道高手,因此不疑有他。

“此地秘术若有发现,我会命卸岭弟子尽皆交给洛兄弟。”

秘术虽好,也要有人学得会,陈玉楼自问没这本事,不如借花献佛,顺水推舟,还能白赚到一份人情。

“那就多谢总把头了。”

洛尘只为下墓,至于这番言论,只是为了掩盖他这番本领的来历。

未来开启更多宝箱,洛尘会变得比现在更加强大,以地宫密藏所得解释,也能圆得过去。

“轰隆隆。”

天空中传来一阵闷响,阴云卷动,黑压压的一片。

“这是要下雨了啊。”

陈玉楼说:“洛兄弟,这周围可有避雨歇脚的地方?”

“不远处有个攒馆,是停死人的地方,”洛尘说:“我听苗寨里的兄弟们说,那里住着个寡妇,因天生畸形,模样怪异,被人唤作耗子二姑。”

“当地人以讹传讹,说她是只耗子精,会吃人。”

“吃人的耗子精?”

罗老歪向来不信这些:“那我可得好好看看。”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