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老婆孩子热炕头
第二章 特殊工种,准备相亲过日子(旧版)

从前慢

同人 |  影视 设置
瀑布瀑布

本来闻着肉香就馋,手里的窝头还让奶奶抢走了。

刚吃没两口,反倒比没吃更饿,委屈的嚎啕大哭。

秦淮如心疼的把女儿抱在怀里,“妈,你这是干什么?”

贾张氏横眉竖眼,刻薄道:“赔钱货吃什么?饿不死就行了。一天天就知道哭,换个人家饿死你。”

“乖孙,你快吃两口……哎哟我的乖孙子。”

婆婆如此偏心,秦淮如生气又难过,可也觉着有些道理。

这要是在乡下,女孩饿不死就是爸妈有良心了,她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

反正闺女早晚是别人家的,少吃两口也不碍事。

给儿子多吃点,将来有出息了,自己还得靠他养。

养儿防老,不就是这个理儿?

可不管贾张氏怎么哄,棒梗就是吵着要吃肉,最后更是生气的将窝头拍飞出去。

坐在妈妈怀里大哭的小当看见,边哭着抹眼泪,边跑过去把窝头捡起来。

拍了拍就往嘴里使劲塞,生怕奶奶又来抢。

“你个赔钱货,没见过吃的,丢人现眼的东西。”

“妈,你少说两句。”

看秦淮如沉着脸,贾张氏也不骂孙女了,矛头指向她。

“你个当妈的还坐着,没听我孙子要吃肉,赶紧弄肉给我孙子吃。”

秦淮如听着又气又急,她的工资都买了粮食,紧着家里吃饱,哪还有钱买肉。

“没钱不会去要啊,找死妈的杨建国,赶紧去,我孙子要是哭坏了,看我怎么治你。”

“死妈的东西,做肉也不知道送些来,活该他没人要,早晚绝户!”

屋里的吵闹把炕上的小槐花给吵醒了,哇哇张着嘴大哭。

“哭哭哭,一个个赔钱货就知道哭。”拍着裹在被子里的槐花。

贾张氏怒气冲冲的催促着:“还不快去?”

秦淮如抹了抹眼泪出了门,朝杨建国家走,刚到门口,却看见前院来了个生面孔。

刘大妈一进院儿,就听见贾张氏的咒骂,心里还想着‘这没老人也有没老人的好处,碰上这样的……’

进了中院,和秦淮茹打了个正面。

俏寡妇生了三个孩子,身材硬是没走样,反倒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狐媚。

就是刘大妈看了,都要在心里念一句‘这是只狐狸。’

“大妈,您这是?”

在外头,秦淮茹可是贤惠孝顺的好女人,好儿媳。

“我是街道办的,来找杨建国,闺女你是?”

听对方是街道办来找杨建国的,秦淮茹心头一喜,难道婆婆上次闹了一通奏效了。

这是要把他们家的耳房分自家一间,要是这样就太好了。

“我是建国一个院的邻居,没事,您忙着。”秦淮茹说着就往回走,刘大妈也没多想敲了敲门。

“建国,建国在家吗?”

门开了,杨建国一脸笑意:“刘大妈来了,我这炖了肉就等您呢!”

一听有肉,刘大妈嘴里的唾沫就疯狂分泌。

这年头谁家不缺口肉,一个月能见着一口荤腥算是过的好的。

看向杨建国的眼神,也越发的满意:“建国,你这也太客气了。”

两人有说有笑的就进了屋,门口眼怀期待的秦淮茹还在想着,杨建国会不会也请自己进去吃口肉。

哐,房门关上了。

闻着空气里参与的肉香,秦淮茹快速咽了烟口水,心里哀怨的叹了口气。

唉,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

再怎么抱怨,她也已经嫁给贾家,还生了三个孩子。

日子还要过,说什么都晚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听听刘大妈来干什么。

左右没人,俏寡妇摸到窗沿下竖起耳朵偷听。

屋里请刘大妈坐下,杨建国揭开木条钉成的木锅盖,用铲子打了一碗肉。

连汁带水的端上桌,又把锅里馏好的白面馒头捡出来:“刘大妈,没特意准备,随便吃点。”

嗬!

听见这话的刘大妈心里直嘀咕,这叫没特意准备,随便吃点?

你这话让外头人听见,还活不活了?!

合着别家吃的都是猪食呗……

不过,有肉吃刘大妈也不客气,拿起个白面馒头,夹了块炖软糯的肉块就往嘴里送。

肉香在嘴里爆开,刘大妈吃的是满面春光。

“大妈,您这趟来是有眉目了。”杨建国也吃起来,可跟刘大妈相比就斯文多了。

铆工是特殊工种,其它工种是按要求打造板材、型材、线材、管材,把这些东西照着图纸做好。

铆工负责的就是把这些做好的东西,放样、拼接、安装成型。

那是金属构件施工中的指挥者,跟其它工种可不一样。

他一个四级铆工,一个月的工资七十五块八毛。

再提两级成六级铆工,工资就能赶超一大爷的九十九块。

加上补助,得一百零二块,妥妥的高富帅。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