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子,只想躺平
第三章 七秀坊,公孙姐妹(旧版)

藏剑山庄。

其中回廊百转千折勾连着无数庭院和厢房,若是有不熟悉此处的外人贸然闯入指定会迷失其中。

“你似乎很兴奋?”

楚沐察觉到自己背后贴身太监那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兴奋,于是轻笑着转头看着他问道。

刘和恭敬的低着头道:“若能见此两剑,天下武人无人不激动。”

“那倒也是,毕竟这可是两位绝世人杰!”

楚沐转过头略有感叹的说道。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自然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而是系统签到奖励给他的。

签到系统,平平无奇。

唯一的作用就是签到。

系统签到有着日签、周签、月签、年签等种种区分,奖励自然是越往后越好,而奖励则是一些丹药、功法、神兵利器、人物、势力等东西。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自然签到召唤出来的。

当然,这些年来召唤出来的人自然不止是他们,这座藏剑山庄中住着的人不在少数。

这些人被系统统一称作是人杰!

其划分大概是一流人杰、绝世人杰、无双人杰三个等级!

至于为什么起步就是一流,大概是系统觉得一流之下的不算是人杰也说不定。

而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两人现在则是抱丹境大圆满的大宗师!

锻体、明劲、暗劲、化劲、先天、归元、抱丹、化婴!

这就是这个世界修炼体系的划分!

其中,锻体有五个阶段,分别是皮、肉、筋、骨、血。

而后面的明劲、暗劲、化劲、先天、归元、抱丹、化婴这些阶段则是前期、中期、后期、圆满四境。

其中,化劲因为是后天之极,故而又被江湖人称之为后天境。

而归元、抱丹则被冠以宗师、大宗师之称。

至于化婴境则人称陆地神仙,传闻踏足此境可以得寿五百亦是不知真假。

楚沐走至山门前,一眼望去浩浩荡荡。

藏剑山庄修建在寒江旁的高山之上,从高处往下望去可见一条百十丈宽的大江镶嵌在地面上,荡漾的水波如同烨烨生辉的银河。

寒江之上,白帆如云。

此江一路往西会经过夏都,故而航运极为发达。

从山上到山下有石梯共一千二百八十四步,于山脚至江边可见一条绵延二里有余的街道。

街道两旁店肆林立,绚烂的阳光洒落在遍眼都是的绿瓦红墙之间,一面面色彩鲜艳的商铺招牌旗帜随风高高扬起,遥遥望去可见人影如同一个个小蚂蚁似的在其中穿行。

最靠近山脚的位置,可以看见有一群与街道其他地方格格不入的建筑群绵延环绕着整个山脚。

亭台楼阁,飞榭画廊。

此乃七秀坊的驻地。

七秀坊,一个门内尽是女子的宗门。

同时是楚沐签到得来的势力。

大坊主为公孙大娘公孙幽,二坊主为公孙二娘公孙盈。

两人皆善舞剑器,舞姿惊动天下。

更是以舞入武,创立了七秀坊一脉。

昔日更有杜甫提诗曰: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而这次的事情也因七秀坊弟子而起。

公孙大娘与公孙二娘姐妹是以孤儿长大,故而整个七秀坊中的弟子也大多是收养的孤儿。

锄强扶弱,救助孤寡。

这是七秀坊弟子的行事标准。

一个月前荆湖一带发生洪灾,七秀坊弟子于四处义演募捐。

结果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遇见歹人见色起意,只是歹人没想到七秀坊弟子柔弱的外表之下竟然也实力不凡,这才没有得逞。

而楚沐听到消息之后自然是震怒。

这夏州一带谁不知道七秀坊乃是他统属的,这不是直接打他的脸吗?!

于是,他当场下令让锦衣卫去抓捕凶手。

而今总算是有了结果。

而山下的街道也与七秀坊不无关系。

七秀坊的剑舞闻名之后无数人慕名而来皆为欣赏,加之此地距离夏都并不远且山清水秀是个游玩的好地方,久而久之便形成了这么一条街道。

此地,为枫林渡。

盖因周围山上遍布枫树,每到秋季之时便见无数的红枫与紫枫而闻名。

……

七秀坊。

楚沐刚到七秀坊便看见两道窈窕的身影联袂而来。

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公孙幽和公孙盈。

公孙幽和公孙盈迎了过来,于他身前微微欠身做福问安。

“见过公子。”

相较于刘和,系统召唤出来的人更喜欢称呼他为公子。

楚沐笑着向两人点了点头。

只见公孙幽还有公孙盈两姐妹皆眉目如画有着一副明眸皓齿,用国色天香四个字来形容也再合适不为过。

两人的相貌看起来有着七八分相像,唯二的差别大概就只有那表现出的性子还有穿着。

大娘公孙幽神色淡静温柔婉约,身上穿着一件水蓝色的留仙长裙,性子安静清幽如同竹林之中的那一口无波古井,

而二娘公孙盈则穿着翠绿色的裙衣,眸光眨动性子跳脱,一看就是一副古灵精怪的性格。

一幽一盈刚好形象的描绘了两人的性格。

“审得怎么样了,那人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了?”

楚沐看向公孙幽。

公孙幽闻言脸上带着一抹无奈的回答道:“他是血刀门派往离州的舵主,以前都在漠北活动从未踏足过中原。”

“此次……应是意外,并不是血刀门故意为之。”

“意外?”

楚沐怔了一下不禁摇了摇头,笑道:“我就说血刀门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

漠北之地地广人稀,更北面则是莽荒部族的地盘。

由于路途太过遥远哪怕是大夏王朝也有些鞭长莫及,所以血刀门才有些目无王法。

简而言之无外乎天高皇帝远。

“那人还活着吗?”

“嗯!”

公孙幽点了点头,有些感叹道道:“锦衣卫的诏狱还是很厉害的,那人现在还活着。”

活着……

不一定代表很好。

楚沐沉吟着想了想,虽然这件事情是个巧合,但是血刀门也的确该收拾收拾了。

血刀门若是在漠北也就够了,那里远离中原并且地广人稀人烟荒芜,没几个人会太过在意。

可是他们现在竟然将手开始伸到离州这些地方了那就不得不教训一番了。

离州位于大夏王朝的中部,紧挨着西南诸州,而漠北可是在大夏王朝的最北方。

两者之间相隔甚远,血刀门这是想干什么?

忽的。

正在思考的楚沐眼角的余光看见公孙盈鼓着腮帮子目光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他怔了一下,旋即有些好笑的看向公孙盈问道:“二娘这是怎么了?”

公孙幽见状在旁边轻笑道:“许是见你不与她说话,所以有些不开心了。”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