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少年宗师!开局签到大雪龙骑
005:楚枭的惊人地位,银须宋鲁!(求鲜花)(旧版)

鱼鱼天

武侠 |  武侠 设置
瀑布瀑布

解灰与巴蜀之地有‘武林判官’之名,但江湖上却少有人知道,其还极为喜欢乐理,如今在这宋阀听到这般动人的琴声,又如何能够不喜?

“这……”

宋治神情有些为难道,“解兄,弹奏这古琴之人,宋某倒是知道,只是想让她来此地见你,恐怕有些不太合适吧?”

“有甚不合适?我也只是想要见一见这位古琴大家,好向他当面讨教一番古琴之艺,宋兄是不愿意,还是那位古琴大家瞧不上我解某?”

听到宋治居然直接拒绝,解灰脸上顿时露出一抹不悦,就连语气也渐渐冷了三分起来。

只是解灰不知,他宋治可是知道这其中的内幕。

在整个宋阀内,能有这般登峰造极的古琴技艺,也唯有那位黄雪眉姑娘。

而且那黄雪眉可是楚枭的琴侍,哪里是他能够使唤动的?

楚枭何人?

虽然他宋治是其二舅,更是一尊指玄宗师强者,但就宋阀内来说,地位却远不如楚枭。

毕竟楚枭可是他们宋阀数十年来,最为妖孽的绝代天骄,即便是其兄长年轻时期,也绝没有这般逆天的资质。

背靠整个宋阀,更有天象大宗师巅峰强者宋缺护着,楚枭未来必然又是一尊堪比宋缺的可怖强者。

甚至……

更强!!

等楚枭未来成长起来,宋阀绝对能够力压其余三门阀,成为整个大隋第一门阀。

几年前宋缼更是亲自开口,在整个宋阀内,楚枭的所有决策,所有人必须无条件遵从。

由此可见,楚枭在宋阀内究竟是何等地位。

别说是他宋智,哪怕是宋缼亲子宋师道,也没有楚枭在宋缼的心中地位高。

也正是因此,身为楚枭的侍女,自然也水涨船高。

“解兄,还请你莫要为难宋某,弹奏古琴之人,我的确无法将其请来。”

“哦?”

见宋治话语中不似作假,解灰也渐渐收起心中的不悦。

不过此刻的他,倒是更加好奇,在这宋阀之内,能让二阀主宋智都无法请动的究竟是何人?

“宋兄,可否与我说说,这弹奏古琴的究竟是谁?”

“解兄有所不知,弹奏这古琴的,乃是我那外甥身边的一个侍女。”

“侍女?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堂堂一代琴艺大家,怎么可能是一位侍女,宋兄莫要说笑。”

当听到宋治所说的话后,解灰当即便摇头否决,神色间根本就没有一丝相信的意思,甚至眼眸中还浮现出一抹怒火。

堂堂一代琴艺大家,即便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也拥有着非凡的地位,又岂会给他人做侍女?

在解灰看来,这宋治根本就是在把他当猴耍。

“解兄不信,宋某也没有办法,不过事实的确如此。”

对于解灰的反应,宋治根本就没当一回事,当初他第一次知道黄雪眉居然还拥有那般登峰造极的琴艺时,也是同他一般惊讶。

但想想自家外甥那妖孽的天资,似乎也只有这等同样不凡的女子,才能为其侍女。

啪嗒~

徒然,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道稳健的脚步声。

紧接着,便见一名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踏步走了进来。

“二哥!”

“见过解堡主。”

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一走进厅内,先是跟宋治打了个招呼,随后抱拳拱手对着解晖道。

“原来是宋掳兄弟,温龙,快来见过你宋三叔。”

见到来人,解灰当即站起身来,也不再纠结方才那古琴大家究竟是谁,而是拉着一旁的解温龙,对着来人介绍道。

“温龙啊,你宋三叔可了不得,与你宋二叔一般,同样是一尊宗师强者,在江湖上更是闯下了‘银须’之名。”

“未来你若是娶了玉花,可要好好对待玉花,不然小心你宋二叔、宋三叔教训你。”

“小侄见过宋三叔。”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解温龙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恭敬的对着宋掳行了一礼。

看着眼前的解家父子,宋掳仅仅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语气淡然道,“解堡主,你我两家联姻之事也只是口头说说罢了,并未彻底定下来,所以你不必如此。”

“哈哈哈……宋掳兄弟此话差矣,你大哥宋阀主已然同意此事,又怎么会只是随口说说呢。”

解灰哈哈大笑一声,满不在乎的说道。

在他看来,两家联姻一事已成定局,毕竟这可是宋缼亲口说出的话,整个宋阀还有谁能阻拦这件事?

“是吗?”

“若我记得不错的话,我大哥仅仅只是说可以考虑两家联姻罢了。”

宋掳面色有些淡漠的说道。

在他看来,就解温龙此人的作风,以及在巴蜀那臭名昭著的名声,根本就配不上他宋阀的大小姐。

对于两家联姻一事,自始至终他都持反对意见。

要说这世界上有谁能够配得上玉花,恐怕也就只有他那位外甥。

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不配!!

“咳咳……三弟,你不是去喊阀主了吗,怎么只是你一人来此?”

看着旁边解晖父子,那脸上越发难堪的脸色,宋智连忙咳嗽一声,开始转移话题。

否则,若是再继续说下去,只怕解晖当场就要翻脸。

“二哥,解堡主,阀主说了,他修为方才有所感悟,就不出来主持此事,稍后会有他人来主持。”

“什么?两家联姻一事,宋缼竟然不现身一见,他这是在藐视我独尊堡吗?”

当听到宋掳这话,一旁的宋治还未开口,解灰当即便忍不住勃然大怒起来。

对于两家联姻,他解灰可是当做头等大事看待,甚至亲自来了宋阀,可是到如今,先是被宋掳冷嘲热讽了一番,如今宋缺更是连面都不出现,这让他如何不怒?

“嗯?”

“解堡主慎言!”

见解灰居然敢直呼宋缼名讳,这一刻,哪怕是一向性格儒雅的宋治,也不禁面色冷了下来。....

....

【ps:老作者跪求鲜花月票评价票打赏!】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