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我赵公明也是有追求的
第九章 准提出手 求收藏 求鲜花(旧版)

鱼千江

武侠 |  古典 设置
瀑布瀑布

在闲聊一阵之后感觉无趣,于是开口道:“天色已晚,贫道明日还有些俗物要料理,就先告辞了!”

听到闻仲要走,申公豹也不好久留。

只得起身附和道:“今日来得唐突,对两位道友多有叨扰,改日贫道再上门拜访!”

赵公明见状,也起身道:“今日有缘相聚,奈何天色已晚,贫道便不留两位了,两位道友慢走!”

闻仲拱拱手回道:“多谢道友款待,贫道告辞!”

申公豹也拱拱手附和道:“无需相送,道友请留步!”

听到申公豹“道友请留步”几个字出口,赵公明差点儿再次杀意上头。

这几个字的杀伤力实在太大。

送走闻仲和申公豹,赵公明回到屋中。

说实话,赵公明对于今天闻仲和申公豹的到访非常意外。

闻仲之前便已经见过,但是申公豹这厮,赵公明是只知其名。

今天观察一番之后,赵公明也不得不感叹。

就言谈来说,申公豹可谓非常讲究。

不止言语风趣,能在无意间便让人如沐春风。

若非赵公明早知道他的本事,恐怕今天也会升起与之结交的想法。

嘴强王者,果然不是说说而已。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申公豹这厮果然没有闲着。

时不时的就跑到赵公明这里,和赵公明谈玄论道。

赵公明有心算计,虽然不想与之深交,但还是不得不接着虚与委蛇。

不过越是如此,赵公明心中对他越是警惕。

正经修士谁成天在外瞎浪啊?

没事儿在洞府中修炼他不香吗?

就算阐教弟子身犯杀劫,但那是十二金仙,和申公豹屁的关系没有。

而且,这厮就不用去结交其余人吗?

赵公明琢磨一番之后,心中一突,莫非有人在暗中指使?

或者不用指使,只需稍加引导,便能使申公豹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越是这么想,赵公明越发觉得可能。

这日申公豹一如往常的前来拜访,赵公明将其迎入府中之后,便道:“申道友,贫道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这些时日可能不在。

申道友就不必前来了,免得申道友白跑一趟,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申公豹一听之下心思电转,当即问道:“哦?赵道友有何事?不知贫道能否帮上忙?”

赵公明听后心中暗想,能!

大大的能!

只需要你别来,便是帮了贫道大忙了。

赵公明心中这般想着,口中却回道:“不用!不用!一些繁琐小事而已,贫道自己能解决,就不劳烦申道友了。”

“诶~!赵道友这便见外了,以你我的关系,只要力所能及,贫道绝不推脱。”

赵公明听后在心中大骂道:“关系?谁特么和你有关系?

要不是不知道元始天尊给你留了什么手段,贫道早就一金鞭掀了你的头盖骨。”

赵公明一边儿在心中暗骂,一边儿看着申公豹的倾情演出。

直到申公豹长篇大论的说了一通,赵公明才‘情真意切’的回道:“多谢申道友好意,贫道真的只是一些小事儿,还是不劳烦申道友了。”

“这...哎!也罢!只怪贫道实力低微,不能帮上道友。”

见赵公明确实没有让自己帮忙的想法,申公豹这才作罢。

不过作罢归作罢,申公豹却将原因归于自己实力不够,帮不上赵公明。

就这话术,再配上那委屈巴巴的神情。

若非赵公明知道这厮底细,任谁来都得觉得他申公豹是个可以结交之人。

这么讲义气,这不是咱们截教一直倡导的吗?

对于申公豹的表演,赵公明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申公豹这种修士,对于爱讲义气的截教门人来说,真的犹如克星一般。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以申公豹的话术,只需三言两语,再加上些许表情配合,真的没几个截教弟子能躲过去。

难怪这厮一句“道友请留步!”,杀伤力比盘古幡还厉害。

毕竟盘古幡再厉害,落入元始天尊手中之后,也没真杀几个人。

反倒是这厮,一句“道友请留步”,便让无数截教弟子,屁颠儿屁颠儿的将小命送上了封神榜。

打发了申公豹,确定这厮最近是不会来了,赵公明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既然赵公明说有事要离开,那么申公豹必然将目光暂时转移到别处。

毕竟他申某人的大业,可不是一个赵公明便能帮他完成的,这大业少不了更多的人,一同“共襄盛举”。

赵公明现在要离开一些时日,这正好符合了申公豹的意愿。

躲在暗中,看着申公豹骑上他那头黑豹子离开朝歌,赵公明才如释重负。

和申公豹这种狡诈之徒交往,实在太过费神了。

不但要时刻警醒,不能上他的当,还得时刻注意不要说错了话,让他警觉。

实在是折磨人。

数日之后大朝会上。

先是有位大臣奏事,帝辛处置之时有所欠缺。

闻仲当即出班奏道:“大王,此事不可!汜水关总兵历来由韩家担任,韩家也不负朝廷重望。

那韩荣老臣也曾听过他的名声,是个有才之士,切不可轻易更换。”

听到闻仲反对,帝辛当即心中一突。

随即立马恭敬的说道:“既然太师认为不可,那此事便作罢!”

听着帝辛的话语,闻仲心中有点儿不是滋味。

君臣相宜本事最好的状态,只是如今帝辛对自己看似越发恭敬,实则是对自己越发忌惮。

若这帝辛昏庸无能还好,不会多想,可是帝辛即位七年,非但没有昏庸的迹象,反而一派果决明君的做派。

如此一来,自己手持打王金鞭,必然被其所忌,看来要找机会离开朝堂一段时间了。

按下心中的不安,闻仲接着开口道“启奏大王!北伯侯发来急奏,北海袁福通起兵作乱,北伯侯侯崇虎不敌,请朝廷发兵支援。”

帝辛听后当即问道,“何人愿领兵驰援北海,平定北海之乱?”

帝辛话音刚落,闻仲便抢先开口了,“老臣愿往!”

随着闻仲请愿,其余本来准备争抢统兵之事的将领,纷纷按住了躁动的心。

和闻仲抢领兵权?

别搞笑!

要是随后话语不对,惹恼了这位大爷,那打王金鞭自己可不想承受。

见闻仲开口之后,无人出来争夺领兵之事,帝辛有些怏怏的道“既如此便以太师为帅,领兵讨伐北海叛逆!

军情紧急,太师且先去准备出征事宜,便不要在这里为这些琐事烦忧了。”

闻仲听后欲言又止。

什么叫不要为这些琐事烦忧?

看来帝辛对自己的忌惮已经快要到顶了,还好此番抢下了领兵之事,正好可以出去躲几年。

按下心中的种种,闻仲躬身道“老臣告退!”

等到闻仲退去,帝辛才再次开口道“诸位爱卿,可还有事启奏?”

而就在帝辛话音落下之时,准提已经到达大殿之中。

只是其身为圣人,无人看穿他的行踪。

听到帝辛的问话,准提也不客气,当即一挥袖袍,一道法术施展在了帝辛身上。

原本思维清晰,性情稳重的帝辛,受到准提法术的影响,眨眼间便性情大变。

而对着一切毫无察觉的群臣,还在筹算着手中的事情,准备上奏。

群臣安静片刻之后,首相商容起身道,“臣商容启奏大王,三月十五日,乃女娲娘娘圣诞之辰,请大王驾临女娲宫进香!”

受准提法术影响的帝辛听后,当即喝问道“女娲有何功德,需孤王万乘而往?”

听到帝辛的问话,群臣瞬间懵逼了。

大王你别闹!

你去年去进香的时候,可没问这个问题。

再者,这个问题不是人人皆知的吗?

还是商容见事情不对,免得多生事端,再次开口道,“回大王!女娲娘娘乃圣人之尊,抟土造人,补天之裂,故有大功德与身,大王当前往进香!”

帝辛听后有些烦躁的挥挥手,道“准卿所奏!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暑期充值乐翻天
活动以单次实际到账的VIP点为准;以点券的形式赠送VIP点,充值额越高点券到期时间越长。如:充值:500元赠送7500VIP点、充值:1000元赠送15000VIP点
活动时间:8月13日到8月15日
立即充值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