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我赵公明也是有追求的
第十章 娘娘,你听我狡辩 求收藏(旧版)

鱼千江

武侠 |  古典 设置
瀑布瀑布

以准提圣人之尊,也不敢对帝辛施展一些太过恶毒的咒术。

只敢施展一些迷惑其心志,放大他心中恶念的小术法。

这些小术法只是影响帝辛的性情,否则人道气运反噬之下,准提也吃不消。

...

已经出了大殿的闻仲,此时却有苦难言。

一个帝王对臣子恭敬,这无疑是一个笑话。

可是偏偏,现在这个笑话他就成真了。

帝辛对他恭敬的背后,却透露着帝辛对他的忌惮。

闻仲有预感,若是自己不想办法避一避,恐怕结果不太好。

或许不久之后,闻太师谋反的消息便能传遍洪荒。

正是如此,在听闻北海袁福通造反之后,闻仲力排众议。

甚至不惜在朝会上晃了晃打王金鞭,也要将这次领兵出征的差事儿拿到手。

在闻仲看来,自己主动退让,让帝辛有机会掌握朝政,培养自身底气的同时,也能缓解君臣之间的矛盾。

可惜!

闻仲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离开,商朝的丧钟才得以敲响。

让闻仲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会有圣人冒着人道气运反噬,对人皇出手。

而且还是在自己前脚走出大殿,人家立马便出手了。

准提施展的小术法,以帝辛对闻仲的敬畏,有他在帝辛倒是不敢太过放肆。

现在没了闻仲的压制,帝辛自然是再无顾忌。

若是闻仲得知自己能影响到圣人的算计,也不知道心中是该感到荣幸,还是该感到绝望?

....

时间一晃而过,三月十五转眼便至。

闻仲此时已经领兵远去,女娲宫早已安排完毕,就等帝辛到来。

这天早上,赵公明一大早就施展变化之术,隐藏于商蓉袖袍之中。

然后又以玄元控水旗,掩盖自己的气息,跟着商蓉混进了女娲宫。

赵公明此来,自然是想证实一件事情。

他想看看,那股妖风究竟是怎么来的?

果然,事情按着原来的轨迹发生了。

就在商蓉递上供香,帝辛接过供香一番礼拜之后,刚刚将供香插进香炉。

一股妖风凭空出现,吹开女娲像前帘纱的同时,一首诗在帝辛脑中显现。

帝辛“呛”的一声拔出配件,一番书法秀结束,一首诗出现在了神像前的华表柱上。

商蓉一看之下大惊失色。

高呼道:“祸事矣!还请大王立即刮去此诗。”

商蓉出声之时,暗中出手的准提已经远去。

这地方可是女娲的地盘儿,要是走晚了被女娲撞见,恐怕要立马与他见个高下。

暴怒之下的女娲,任他准提辩术如何了得,恐怕也起不到半点儿作用。

做了坏事儿立马要撤的道理,准提早在被三清堵了几次之后就已经明白。

这是准提的心酸史,是付出了惨痛代价才琢磨出来的。

准提是走了,但是却给大商的群臣留下了一个烂摊子。

商蓉对着帝辛一番苦劝,然而事与愿违,刚刚再次中了法术的帝辛,非但没有醒悟,还言语之中多次对女娲圣人不敬。

最后帝辛发了一通脾气,径直回宫去了,留下了一脸苦相的群臣。

在于比干一番商议之后,商蓉只得亲自出马,准备刮去华表柱上的淫诗。

至于比干,他的事情更加重要,他还要去王宫劝说帝辛,赶紧回来认错。

挥退群臣,商蓉一番辛苦之后总算将华表柱上的诗刮去。

看着刮干净的华表柱,商蓉又在神像前祈祷一番,这才心怀忐忑的离去。

然而就在商蓉转身之际,华表柱上的诗却再次显现。

一直留意的赵公明立即发现,这事儿果然非同寻常。

正要点醒商蓉,回头看看华表柱。

赵公明却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了,而且商蓉的身影正在远去。

见此情形赵公明大惊失色,这特么的是被逮住了呀!

果然,眨眼之间女娲娘娘便显出身形。

赵公明回头望去,只见女娲娘娘面若寒霜,阴沉得可怕。

赵公明想也不想,立马一指脑后,将功德金轮显出。

然后出声道:“圣人您听我狡辩,呸..是听我解释!”

女娲娘娘眼露寒光的看着赵公明,开口道:“说!要是解释不清,今天纵然通天师兄前来也保不住你!”

听到女娲娘娘冰冷的声音,赵公明咽了一口唾沫,道:“圣人,这事儿真不是我干的,我一个大罗金仙如何敢对人皇出手?

只怕我还没有将事情办完,人道反噬就已经降临了。”

“那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女娲娘娘指着华标柱问道。

赵公明听后面色一苦。

我特么也想知道啊!

随后赵公明回道:“启禀圣人,弟子真的不知道是谁干的,方才我一直待在商蓉的袖袍中。

只察觉一股诡异的清风吹过,然后帝辛便开始题诗了。

商蓉和一众大臣苦劝无果,只能自己将华表柱上的诗刮去,可是不知怎的,商蓉明明都已经将诗刮干净了,现在又出现了。”

听到赵公明所言,女娲冷冷的问道:“你确定看着商蓉先前将诗刮去了?”

“是的!当时弟子就在商蓉袖袍上。”

“你且等着!”

说罢,女娲娘娘便开始推算起来。

只是准提既然出手,就已经算准了现在劫气覆盖,女娲不可能推算出是他干的。

果然。

推算良久之后,女娲娘娘除了知道此事与账面无关之外,并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既然你刚才就在此处,那你刚才为何不阻止?”

听到女娲的话,赵公明整个人都懵了。

我?

赵公明!

阻止?

我特么是嫌活够了,还是觉得洪荒不够美好,非要出来找死?

看着面若寒霜的女娲,赵公明总算领悟到,暴怒的女人是不能和她讲道理的。

即使她是圣人!

定了定神,赵公明开口道:“圣人容禀,弟子也有心阻止,实在是弟子无能为力。

人家如何出的手弟子都不知,弟子如何阻止?”

赵公明这话说得很明白,我连人家怎么出的手都不知道,我拿什么阻止?

我赵公明和人家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暑期充值乐翻天
活动以单次实际到账的VIP点为准;以点券的形式赠送VIP点,充值额越高点券到期时间越长。如:充值:500元赠送7500VIP点、充值:1000元赠送15000VIP点
活动时间:8月13日到8月15日
立即充值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