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游戏:大哥,你过分了啊!
002:老哥,你也是来跳楼的吗?(旧版)

见习忍者

恐怖 |  恐怖 设置
瀑布瀑布

很快,电梯就抵达楼顶。

“小哥哥,我在电梯等你。”

“你说过要帮我找到头。”

电梯中传来甜美的声音。

苏辰点了点头说道:“等我。”

随后大步流星走出电梯。

七楼的楼顶非常昏暗,可视度极低。

楼顶的地面很是粘稠,并且弥漫着极其强烈的尸臭味。

一脚踩在上面,甚至能拔出丝来。

苏辰艰难的在楼顶寻找着什么。

若是没有三个小时保护期,楼顶可不是这么走的。

惊悚世界,每个角落都隐藏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危险。

“找到了。”

不一会儿,苏辰就发现了自己的目标。

楼顶一角站着一个穿风衣的人影。

他如同雕塑一般,既不动弹,也不说话。

“老哥,你也是来跳楼的吗?”苏辰从背包取出半瓶老酒,摇摇晃晃的向人影走去。

人影依旧没有动弹,苏辰却大不咧咧的坐在楼顶边。

他迷离的眼神盯着面前的黑暗。

“老哥,你也对这个地狱般的世界绝望了吗?”

余光能清楚的看到,风衣中哪是什么人。

完全就是一张人皮。

空洞的五官盯着远方,苍白的皮肤上布满黑色筋脉。

苏辰脸色如常,仿佛没有看到风衣下的恐怖。

他发出凄凉的哭泣声,一边哭,一边抹着眼泪。

“我实在是活不下去了。“

“老哥,我从小无父无母,全靠捡垃圾生活。”

“好不容易交了一个女朋友,她却跟着一个小白脸跑了。”

“三年后,她回来,却告诉我她怀孕了。”

“我说生下来,孩子我养。”

“她却说,我不配养他的孩子。”

说到伤心处,苏辰打开老酒就懵了一口。

人皮也被苏辰的故事所有动容。

见过舔的,没见过这么舔的,简直骇鬼听闻。

“老哥,你应该也有自己的故事吧,不然也不会站在这里。”

“反正我们都活不下去了,死之前不如做个朋友,黄泉路上也有照料。”

“你看如何,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苏辰带着凄惨绝望的表情看向人皮,并且将老酒寄了过去。

人皮稍作犹豫后,接过老酒喝了一口。

在人皮接酒时,苏辰清楚的看到了人皮腰间挂着的脑袋。

是电梯鬼的头。

上一世人皮吃了电梯鬼的头,从而消失一空,苏辰一直没有找到。

这一次,终于赶在人皮吃人头前找到了它。

“很久没有喝过这么烈的酒了。”人皮挤出空灵的声音,四周也出现了阴冷的微风。

“这可是我珍藏了十几年的老酒,一直舍不得喝。”苏辰点头。

这瓶老酒是冰箱那些臭肉,密封十几年而酝酿出来的。

活人喝了它会随机增加一点属性值。

鬼喝了它,会醉。

醉的时间各不相同,但足够了。

“好酒。”人皮夸赞了一声,端起老酒咕噜噜的喝着。

四周的阴风更加强烈了,几乎冻结骨髓。

这是人皮的一种鬼能力。

若是没有新手保护期,现在苏辰早就皮肉分离了。

喝完老酒,人皮摇晃了一下,还打了个嗝。

苏辰紧紧的盯着人皮。

它要醉了。

“好酒,真是好酒。”人皮摇晃一下,脚一软坐在了地面上。

也就是它坐下的霎那,苏辰动了。

他一把抓住人皮腰间的脑袋,用力一扯,大吼一声:“老哥,谢谢了。”

接着头也不回的向电梯的方向冲去。

背后传来人皮愤怒的低吼声。

无法形容的怨气化为强烈的阴风在楼顶肆虐。

楼顶黏糊的地面拔地而起大量的血丝。

“它醉了,应该来得及。”

苏辰拼了命的狂奔。

虽然有三小时新手保护期,自己免疫一切伤害。

可若是被人皮缓过来,抓住了自己。

这三个小时保护期就是一个玩笑。

一开始就找电梯鬼的头,风险太大,多一半是赌。

但这件事情不得不赌,一旦人皮吃掉人头,它就会彻底消失在苏辰面前。

所以,苏辰没有任何选择。

当自己明白自己重生到惊悚世界前期,他就决定借助新手保护期拿到电梯鬼的头。

危机依旧强烈,苏辰拼命狂奔。

不大的楼顶,此时被无形扩大,仿佛一直跑不到尽头。

现在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成与败,都在人皮何时酒醒那一刻。

“红铃,我拿到你的头了。”

“若是你再不救我,你的头就会永远消失。”

红铃是电梯鬼的名字。

上一世苏辰没有找到红铃的头,被红铃追杀过。

现在,苏辰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红铃身上。

以自己如今的实力,很难逃离人皮的控制。

“头,我的头。”

甜美的声音从远处出现,并且大量的血水涌动而来。

血水和血丝缠绕,绽放出一朵朵血腥玫瑰。

“头在我这里,拉我进去。”苏辰大吼。

他在涌动的血水中看见了一只血手。

血手张开五指,快速抓向自己。

同时,人皮苏醒。

风衣犹如翅膀展开,人皮中间开裂,以极快的速度缠住苏辰的脚。

人皮一旦将苏辰吃掉,那就完了。

当新手保护期结束,就是苏辰的死期。

人皮还在缠绕,已经包住了苏辰一条大腿。

血手这一刻也抓住了苏辰。

两者以苏辰为核心,开始相互撕扯。

“头颅给你。”

“作为报酬,你要救我。”

这么撕扯下去,不是办法。

一旦自己保护期结束,瞬间就会被两个厉鬼撕成碎片。

索性,苏辰直接将人头抛进血水。

血水剧烈沸腾,咕噜噜冒着血泡。

没有红铃相助的苏辰,瞬间就被人皮吃进去一半身体。

苏辰还在挣扎着,仅剩的一只眼睛死死盯着远处沸腾的血水。

“救我,带我回电梯里。”

在自己即将被人皮完全吃掉时,苏辰看到一枚头颅从血水中飘了上来。

那是一个女人头,苍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哪怕闭着眼睛,都给苏辰带来了一种惊心动魄的视觉冲击力。

红铃最关键的头颅找到了。

下一秒,红铃睁开双眼。

从眼中能看到滔天血海涌动不断。

屋顶上的血水此时也疯狂增长,化为一股巨浪。

巨浪接近苏辰的霎那,形成一只巨大的血手。

血手一把抓住即将被人皮完全吃掉的苏辰。

用力一抓,苏辰被抓进了电梯。

楼顶重新变的寂静。

血水消失了、血丝消失、阴风消失了、苏辰也消失了。

刚刚的一幕仿若幻觉。

“不用管我,先弄死这张人皮。”

“我在楼顶帮你找头的时候,看见他打算吃掉你的头。”

“这怎么能忍,我当然要出手了。”

“既然我答应你帮你找头,岂能言而无信。”

苏辰怒吼着,他身体九成五被人皮吃掉。

只剩下半张脸还在自己的掌控中。

听到苏辰的怒吼,电梯内的血水翻滚、旋转。

无与伦比的怨恨和愤怒冲刷着人皮。

人皮就和糖纸一般,一点一点消融,破碎。

它若是还能说话。

肯定会咆哮:“放你娘来个屁,这就是你给老子说的做朋友?”

可惜人皮已经穿在苏辰身上,无法继续开口说话。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水将自己吞噬。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