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熊孩子监国,开局杀赵高
第三章 国运奖励,厂公雨化田,胡亥想找麻烦?(旧版)

黑色诡迹

军事 |  架空 设置
瀑布瀑布

麒麟殿内。

空气似乎窒了一瞬,旋即立马沸腾起来。

“陛下!这使不得啊!”

“小公子才八岁,字都未必认全了,治理朝堂可不是儿戏!”

“国家大事,怎可交由一稚童手中?”

“陛下您在开玩笑吗?请陛下收回成命!”

“请陛下收回成命!”

.....

群臣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监国,代表在始皇出巡这段时间,要执掌天下,行使皇帝职责。

八岁的嬴子墨?

简直荒唐!

“十九公子监国?”赵高面上浮现错愕,眼底流露出一丝寒意。

他是胡亥的老师,又是嬴政的近臣,故而经常在始皇耳边说胡亥的好话。

这次原以为,始皇会给胡亥一个机会。

哪怕不是胡亥,也不应当是年仅八岁的嬴子墨监国。

始皇此举,究竟有何用意?

在场的文武百官,公子们全都是无比错愕。

别说他们。

连嬴子墨都懵了下。

发生甚么事了?

政哥要我监国?

嬴政陡然间站起身,用锋利的目光,扫过全场。

所有反对的人瞬间鸦雀无声。

这是秦始皇,嬴政。

扫清六合,一统天下的雄主。

他的意志不容违背,这大秦的朝堂之上,也只能有他一个人的声音。

群臣只能劝谏。

君权的巅峰,自嬴政而始,以他为巅峰。

无他,因为皇帝之名,也是自他而始。

整个天下都是在嬴政手中统一的,所以他能独断乾纲。

跟政哥唱反调?

那属于是小命不想要。

故而得知嬴政是认真的时候,所有人都识趣的闭上了嘴。

章邯看了眼年幼的嬴子墨,又将目光转向嬴政。

他低下头,似乎若有所思。

陛下的举动,或许与今早发生的事有关?

不过那竹简他也没看,隐约只能猜到,里面是大逆不道之言。

而离他不远处。

李斯,蒙恬,王翦,三个帝国重臣也同样在装聋作哑。

这就是聪明人。

或许之后他们会去问询章邯,但绝不会在这时去反驳始皇。

“嗯?”

嬴政的目光下移。

发现站在群臣之中,唯有一人没低头。

正是他口中即将行监国权柄,此刻被无数目光汇聚的嬴子墨。

出乎嬴政意料的是,这小家伙没有紧张不安,也没有欣喜若狂,反而异常冷静。

疑惑之后,目中还露出一丝思索。

“难道小十九明白了朕的用意?”

嬴政心中冒出这个念头,但很快又哑然失笑。

这么小的孩子,哪能明白帝王之心。

不过,这份冷静已然比他的兄弟姐妹强多了。

“甘罗十二岁拜相,寡人的儿子如何不能监国?”

嬴政招了招手,让嬴子墨走上来,问道:“小十九,你今早说过,家事国事天下事,你有信心替父皇看好家吗?”

而嬴子墨看到这笑容,也认真的点头。

他绑定了大秦的国运系统,与大秦同生共死。

之前哪怕想要做点事,也因为年级太小而无能为力。

如今政哥给了他监国权柄,有些事情,便能放手去做了!

“儿臣有信心。”

嬴子墨举起小拳头握了握,漆黑的眼珠亮晶晶的,道:“可是父皇,我还有两个条件,如果不能答应的话,就没信心了。”

“什么条件?”

嬴政来了兴趣,笑道:“你且说,只要不是过分要求,寡人都允你。”

话音落下。

满朝文武耳朵都竖了起来。

小公子还有条件?

“我年岁尚浅,若是犯了什么错,父皇你不能秋后算账,责罚于我。”

嬴子墨的声音落下。

稚嫩的童声十分天真。

仿佛只是一个怕被父亲责罚的小孩。

“这算什么条件,寡人允了,还有一个条件呢?”

嬴政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八岁的小孩,能惹出什么大祸?

包括群臣也都是这个想法。

他们又不是木头,小公子监国期间,若是有离谱的命令,群臣自然不会执行,始皇也不会怪罪他们。

听到嬴政同意,嬴子墨面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又道:

“还有便是,扶苏长兄有儒家的士子们帮忙,其他哥哥也都有自己的智囊,父皇也要允许我有自己的人。”

人手,或者换成另外两个字更好理解。

那便是党羽。

权力并非是来自上层,而是下层,无人替你办事,那再大的权利也只是一纸空文。

小小年纪便领悟到这个道理,很不错。

不过终究是孩童心思。

朝中有实权的人,哪会愿意为一个孩童效劳。

“这条朕也同意了。”

“但这人可得你自己去找。”

听到嬴政同意。

嬴子墨顿时喜笑颜开。

因为就在刚刚,系统传来了提示音。

【叮,宿主送上举报信,令始皇嬴政心生警惕,准备将计就计,揪出大秦不稳定因素。】

【奖励:锦衣卫300名,西厂厂公雨化田。】

这些人手不能平白无故的出现在朝堂上。

群臣还没把自己当回事?觉得一个八岁小孩,无根基势力,可以任由他们摆布?

问问厂花答不答应!

有了人,自然要趁着监国期间,把大秦的不稳定因素全部铲除....

是谁?

那自然不用多说。

没由来的,站在前方的赵高背后泛起一丝寒意。

“好,那我便没什么问题啦,多谢父皇。”

嬴子墨仿佛得到了玩具的小孩。

兴奋的一蹦一跳站回了群臣之中。

“这孩子。”

嬴政哑然失笑。

今早还说舍不得父皇,转头就兴高采烈了。

孩童就是这样,说风是风,说雨便是雨的。

帝王可不能这样,要懂得深沉内敛,喜怒不形于色,这样臣子才难以揣摩圣意。

不过要八岁的孩子学什么帝王心术,也确实不太现实...

然而嬴政不知道的是。

他还真看没透嬴子墨的心思,也没预料他这幼子会做出何等惊世骇俗之事....

否则,恐怕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监国之责已定,朕后日便出发东巡。”

“小十九年幼,宫中的事宜你们多用心帮衬,这大秦可不是靠寡人一人,也要倚重诸位爱卿。”

群臣:“....”

您也知道小公子年幼啊!

这会想起大秦不是光靠陛下一人啦?刚刚咱们群臣的意见您也听不进去啊。

真是啥话都让陛下说了。

当然,样子还是要做的。

“此乃臣等本分,我等当竭尽所能辅佐小公子。”

“那便好。”

嬴政的目光扫过全场,又将目光看向了群臣之中。

“王贲。”

“末将在!”

王贲立马上前两步。

其他重臣都各有派系,唯独王家,由于王翦老爷子的约束,从不过多参与朝堂纷争。

对始皇的忠诚,不掺杂任何其他的利益。

而且还有帝国定海神针似的王翦存在。

“寡人不在咸阳时,你多教导小十九,别出什么乱子。”

“末将遵命。”王贲严肃的拱手。

除了他以外。

对其他大臣,嬴政也各有交代。

却绕开了扶苏,胡亥,赵高。

“父皇。”

胡亥心中妒意翻涌,忍不住开口。

“嗯?”

嬴政回过头。

其实胡亥想问,既然不让扶苏监国,为何还轮不到他?

难道在父皇眼中,自己便连小十九都不如么?

他刚想将这些话诉之于口,却被赵高用眼神拦住了。

只能不情不愿道:

“没什么父皇,我也会好好辅佐十九弟的。”

说完,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辅佐?

找麻烦才是真吧?

嬴子墨差点翻了个白眼。

但没事。

谁找谁麻烦,可还说不定呢。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