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熊孩子监国,开局杀赵高
第一章 举报赵高胡亥?谁写的信,给寡人查清!(旧版)

黑色诡迹

军事 |  架空 设置
瀑布瀑布

公元前218年,距离始皇横扫六合,统一天下,已经过去了三年。

正值深秋,咸阳的清晨渐渐寒冷。

章台宫中。

始皇嬴政跪坐于厚重如山的竹简前,正秉烛翻阅着奏折。

“政哥还真是勤奋啊,每天批阅上百斤奏折,难怪四十九岁就嗝屁了。”

不远处,有个八九岁模样,衣着华贵的孩童。

嬴子墨托着圆嘟嘟的脸蛋,心中感慨。

他穿越而来,现在的身份是始皇幼子。

这可不是什么令人羡慕的身份。

毕竟,恐怕连始皇也没想到,奋六世余烈而起的帝国,会顷刻间轰然倒塌....

胡亥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兄弟姐妹,全都被用残忍的手段杀害了。

所以...他不能坐以待毙!

“子墨,你还这么小,为何想到要陪寡人上早朝?”

一道声音传来。

嬴政揉了揉眉头,面上露出一丝欣慰。

面对这个八岁幼子时,他倒不像是一国之君,反而更像慈父。

嬴子墨踮起脚,泡着了杯茶,奶声奶气道:

“父皇平日里很少来看儿臣,儿臣只能自己来找父皇啦。”

嬴政神色滞了下,一时间不知如何张嘴。

他平日里很忙,子嗣又多,难免会疏于关注。

嬴子墨端着茶杯走来,道:

“家事国事天下事,父皇日理万机,儿臣能够理解。”

“家事国事天下事?”

嬴政喝着茶,默念着这句话。

细细品味,其精深居然不下于诸子之言。

嬴政眉头舒展,爽朗大笑:“哈哈哈,小小年纪便有如此见地,不愧是朕的麒麟子,倒是寡人小瞧你了。”

这孩子自幼便气象不凡,行事颇有他年少时的风范。

故而在一众子嗣中,最受他宠爱。

然而嬴政没看到的是。

一封竹简,从嬴子墨的袖袍滑落....

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桌案上。

“父皇,还有半个时辰便上朝了,我去外等候。”

嬴子墨跟小大人似的拱手行礼。

“好好好,快去吧。”

嬴政笑着摸了下他的脑袋。

看着幼子蹦蹦跳跳走出大殿。

他又拿起了一封竹简,继续批阅。

东巡的时日不短,朝中大事都要交代到事无巨细,所以他一刻也不打算浪费。

竹简的内容引入眼帘。

“嗯?这上面写的....”

嬴政面上的笑容,却凝固了。

竹简的字迹很奇怪,字体歪歪斜斜。

但真正令震惊始皇的,不是字。

而是其中的内容。

嬴政眉宇当中,浮现出一丝怒意。

将竹简看完之时,已是惊怒交加。

瞬息之间,气度便从慈父到手握乾坤的帝王。

“赵高篡改遗诏....扶持胡亥即位.....六国余孽起义....大秦将二世而亡?”

“寡人此次东巡,还会在博浪沙遇刺?”

这封竹简上的信息,简直触目惊心。

上面,全都是对大秦的预言,并且都是大逆不道的预言。

“荒谬!”

嬴政龙颜大怒,还未看完,便直接将竹简丢到一边。

上面诋毁的,一个是他的宰相,一个是他子嗣,还有一个是近侍,全都身居高位。

究竟是谁做的?

蒙恬?

扶苏?

嬴政首先想到的是党争。

蒙恬与赵高素来不合,而扶苏崇尚儒家,与李斯有理念之争。

但这两人都不傻,哪怕要攻讦政敌,也不会用如此虚无缥缈的事情做文章,太蠢。

再者蒙恬和扶苏的性子,一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一个素来仁厚迂腐,根本做不出这种事。

那还能是谁?

“章邯。”

嬴政沉声呼唤。

“末将在。”

章邯从殿门而入。

余光扫视到地上的竹简,还有神色不愉的始皇,顿时心中紧张了些。

在他心目中,这位横扫六国的皇帝,大多数时候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今日为何如此震怒?

他连忙将竹简拾了起来,一眼都不敢看,放回了桌上。

“这封奏折是哪送过来的?”

嬴政指着竹简问道。

章邯看了一眼,顿时也面露疑惑。

每份呈上来的竹简,为了方便记录在案,其上都有标注。

奇怪的是,这封没有。

“回禀陛下,末将不知....”

章邯如实道。

“也就是说,此人越过你们,直接将这封奏折送到了寡人的桌案上?”

嬴政眯着眼问道。

这封竹简不仅内容荒谬,而且来历不明,这才是他惊怒的缘由。

送信之人其心可诛。

而且手段通天,甚至将手伸到了章台宫中。

“末将失职,请陛下恕罪!”

章邯的背后已被冷汗打湿。

“寡人治你的罪作甚?”

嬴政心情逐渐平息下来,抬头道:“彻查此事,今日案卷都过了谁的手,写这卷奏折之人,一定要挖出来!”

“诺!”

章邯面色肃穆,双手作揖道。

“对了”

他即将走出殿门时,身后又传来了嬴政的声音。

“吩咐黑冰台,除了查明此事以外,朕东巡的这段时间,派人暗中盯着赵高和胡亥。”

“末将领命。”

章邯的背影远去。

黑冰台是大秦的情报机构,监察天下,为的就是风吹草动皆在始皇掌控之中。

为何叫黑冰台盯着赵高和十八公子?

他没有多想,只管执行始皇的命令。

“朝堂之上的暗流,比寡人想得还要汹涌啊,这封奏折送来的时间,刚好是朕东巡之日。”

“黑冰台虽眼线密布,但恐怕难以查出结果。”

嬴政眯着眼睛,目中闪烁着深沉的光芒。

揉了揉眉心,他舒了口气。

满朝文武,各方勋贵,甚至一众子嗣,没一个让他省心的。

也不对。

倒是子墨这孩子,聪明伶俐又懂事....

想到这,嬴政忽然灵光一闪。

“或许有个办法,能让幕后之人自己跳出来?”

“也能看看,有什么人会原形毕露。”

“寡人这大秦,不稳定因素可是不少啊。”

铛——

铛——

铛——

此时,上朝的钟声震荡层云,传遍章台宫。

“陛下,该上早朝了,奴婢前来迎接。”

寝宫传来一道声音。

赵高低眉顺眼的站在门口。

看了那封“举报信”之后,理智告诉嬴政这很荒谬。

还没发生的事,谁能知晓?

但其中所写有理有据,仿佛都是真实会发生的一般,令人莫名其妙产生信服。

导致光是听赵高的声音,都觉得有点欠揍。

嬴政皱眉道:

“寡人知道了,你去领百官进殿吧。”

“诺。”

赵高神情微怔,连忙退了出去。

今天是怎么了?难道他有什么地方惹得始皇不快?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