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31进入工地(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我相信。”等候了一晚上,石兵收到这条回复。她一定刚上完夜班,刚拖下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换上自己的衣服。当发现这条来自石兵的消息,她有太多话想表达,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这三个字包含着极为丰富的信息:既有对恋人无条件的信任,也有重新相聚的渴望,更有牵手相伴而行的决心。

此后,石兵又去过几次殡仪馆,将关注的目光投向那些身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作为常年鲜少被社会关注的群体,殡葬业的从业者在这个特殊时期,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他们抚慰温暖那些陷入悲伤的人们,让逝者体面、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整个春节假期,殡仪馆的全体员工几乎没有休息。男员工都要负责拖运遗体,女员工负责馆内和出车人员回来的消毒。他们的工作时间早已超出八小时,最长的班从早上7点忙到第二天下午6点。轮休的时候也不能回家,就在值班室的床上躺一会儿。有些职工出现发热整张,医生建议在家隔离,但是人手不够,他们只能带病坚持工作。

当听到他们缺少防护物资,石兵不禁一阵揪心。他们接触因为新冠肺炎死亡的遗体,尽管人体死亡,体内的病毒却依然存在活性。处置不当,很可能感染工作人员。

防护物资肯定要先供给一线医护人员,他们分配到的数量非常有限。防护服是一次性的,每具遗体拉回来后不能再次使用。但是为了节省使用,只能通过消毒这个方式反复利用。防护服的胶撕了就粘不上去,为了第二次使用时保持密闭状态,他们想到了系绳子的办法。84消毒水也不够用,他们只能寻找替代品,那种谁对皮肤腐蚀性很大,手上出现类似湿疹的溃烂。

他们同为“摆渡人”,一个在生命旅途中,另一个在生命的终点。从这些“摆渡人”身上,能窥见这座城市有一股韧劲,一股不屈从命运的韧劲。

石兵遇到过一位同行,这位同行的交通工具不是吹不到风、淋不着雨的汽车,而是两个轮子的电动车。这个和父亲差不多男人,口罩遮掉大半个脸,额头上布满岁月沧桑的褶皱。

他的电动车上,写有“自愿者摆渡,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火神山加油”字样。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他不间断地往返接送工人上百次,出发地和目的地分别是雷神山医院和几公里外的休息板房。

石兵来了兴致,他也想看看这个凝聚着患者希望的医院。一家专门收治新冠肺炎的医院,要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拔地而起,这对于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是一个奇迹。而创造这个奇迹的,是那些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也许无法记住他们的名字,也不清楚他们来自何方,但是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这个杰作,将生的火种延续下去,驱赶走在城市上空肆虐的瘟神。

石兵隔着一段距离观察建设工地。与空无一人的街道不同,整个工地灯火通明。工人们争分夺秒,把工程进度压缩到最低限度。而负责看管工地物资的保管员身上披上一层棉被,彻夜看守工地物资。

这个晚上,气温接近零摄氏度。

石兵含着泪离开这个充满激情和希冀的工地。

终于接到运送医护人员的需求,石兵提早半小时来到医院门口。比约定时间过去快半小时,石兵焦躁地摸出手机。不过他很快清醒过来,把手机塞入口袋中。

“先生,我走累了,能不能送我们回去?我给你钱。”这个中年男子的手中拎着一大袋东西,喘着粗气对石兵说出自己的家庭地址,随后拿出一张20块的票子。从医院门口到他家,打车不过是起步费,他给了两倍的钱。

石兵有过开车送人的念头,至于钱,他是断然不会收的,这有违做志愿者的原则。可能这个护士忙得忘了时间,也可能是临时接到任务,不能在这个时间回家。既然如此,不如去帮助这个有需求的男人。

不行!万一开车离开,那个护士出来等他,怎么办?只好狠心拒绝!男人不甘心,又摸出一张50块的票子。石兵摇摇头,对方失望离开。

又过了20分钟,一个瘦小的身影从医院里走出来,确认了车牌号,上了石兵的车。她脸上带着明显的倦意,明显的黑眼圈,肯定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这家医院的医护人员居住的定点酒店,位于两公里外的一个路口。开车过去,也就几分钟的功夫。

虽然有着困意,护士却不愿意忍受车内的沉寂,他主动问石兵做志愿者的感受。石兵答道:能帮到像你们这些战斗在一线的人,以及其他需要帮助的人,他的内心很骄傲。护士瞥见石兵只戴着一层口罩,担心这样的防护措施是否能阻止病毒传播?石兵坦然地说:“毕竟现在物资有限,还是要把更好的物资给一线用。我们能节约一点是一点。”

此后双方再无他言。护士进入酒店,石兵的车停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回头一看,发现车后座留下一包口罩。

趟过那条黑暗的河,石兵迎来感动的“温暖时刻”。不只是他,其他“摆渡人”也收到过“意外的礼物”。有人收到过酒精、消毒液,甚至还有几包零食。

戴上护士赠送的口罩,石兵的车辆再次出发。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