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楔子(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唐宇峰躺在病床上,鼻孔里插着管子,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

阴鸷的冷光打在他的脸上,寒凉、刺骨,他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惶恐、无助。死神的脚步声似乎由远及近,“啪嗒、啪嗒”,非常有规律的敲击地板的声音。与脚步声一同到来的,是一股来自冰窖的、冷彻骨髓的寒气。好像赤身裸体躺在冰天雪地中,他绝望地在这片缺少生机的荒原撕心裂肺地叫着,但是,没人听到他的呼救声。

死神终于来到身边,露出一张苍白的、没有血色面庞。他愕然:这个索命的死神,怎么长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庞?死神对唐宇峰露出轻蔑的笑容,一龇牙、一撇嘴,嘴角边露出最残忍的弧度,随后他将身上的黑色披风脱下,覆盖在唐宇峰的身体上。

比前面更加寒冷,同时无法呼吸,出现呼吸窘迫的症状。隐约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血氧饱和度80%,快上EMCO,不要再磨蹭了。”

唐宇峰又感觉到有东西插入自己体内,他睁不开眼睛,无法看清是什么物体。自己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他正值壮年,虽说各项身体机能比不上年轻时,依然在同龄人属于翘楚。他很少生病,很长时间没有嗅到医院的气息。每次偶有微恙,只要睡上一觉、发一身汗,症状就会消失大半。除了事业上的成就,倍儿棒的身体也是他向别人炫耀的资本。

但是这次,他没有躲过那个可怕病毒的攻击。这个病毒个头微小,只有在高倍电子显微镜中才能现身。就是这么一个小家伙,能将千万倍的人体折磨得一塌糊涂。假如不及时医治,更有可能触及生命的底线。

他,又将是这个病毒的牺牲品?

不!不会的!他命令自己,不要这么悲观应对!

可是有用吗?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感觉像是过去一个世纪,他的情况没有一丁点好转。

身体似乎渐渐失去知觉。也许医生们放弃抢救,那条象征的曲线也渐渐趋于平静。

对身体失去掌控,他的精神世界变得纷繁芜杂。50年的人生历程,在眼前大致按照时间顺序片段式播放。

唐宇峰想起小学时与同学打架,把那个同学打得满脸是血,只因为那个同学说了一句侮辱他母亲的话。

一向成绩优秀的姐姐,在父母面前抹着眼泪。这个比唐宇峰大三岁的女孩,为了成全弟弟的学业,不得不放弃求学的机会,跟着村里人去了S市。

唐宇峰考上大学的通知书来到这个小山村,父亲喝得酩酊大醉。他带着全村人的祝福离开那个偏僻的地方,从此再未踏进过大山。他不想让身边人知道它的过往,只能忘了那个家。唯一能做的补偿,就是定期往父母的银行账号里打钱。

他在小学和初中各跳了一级,16岁进入大学校园,成为大学同学中最小的那个人。

找工作,唐宇峰又叛逆一回。那个时代的大学生有机会接受国家分配,他不要分配到的岗位,偏偏要去条件一般的私营企业发展。同学们都笑他傻,笑他痴,放着好好的稳定工作不干,偏要去这种没人想去的地方。

唐宇峰赌赢了,放眼那一届的同学,他混得最有头有脸。

随后,他遇到了妻子贾丽梅,这个长相斯文、知书达理、说话慢悠悠的女人。婚后,他们有了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儿。

原以为这两个女人能让他的生活幸福满满,但是这个想法被一次次争吵撕扯得体无完肤。贾丽梅说话不再慢悠悠,她的性子变得越来越急躁;女儿唐晓婷,不再是父亲身边的小棉袄。她倒是继承了唐宇峰的“脑后反骨”,偏要选择一条走起来不那么顺坦、满是荆棘的道路。

为了女儿的工作,他们父女几乎到了决裂的边缘。

不过,当他深陷武汉这个风暴中心,经历对这个疾病的早期恐惧,头脑中的观念慢慢改变。

不该是这种状态,他完全可以和妻子、和女儿好好相处。他们一家三口可以过得幸福和谐,不必在争执中相互消磨伤害。

唐宇峰开始后悔陪伴妻子、陪伴女儿的时间太少。他的内心充满愧疚,假如生命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状态。

还能重来一次吗?眼前出现一道白光,他顺着这道光亮走过去,身体被白光包裹……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