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 客户端
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唐:李秀宁没死,被我曝光了! >  章节

001:公主下葬了,新官上任了【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

作者:大大火锅

  举报

武德六年二月初六,宜送葬!

今天,原本热闹非凡的长安城,到处都挂满了白帆。

繁华收敛,尽显哀凉!

全城挂白,是最高级的白喜事了。

这样规格的白喜事,不是皇帝皇后断气了,就必定是对江山社稷有重大贡献的文臣武将升天了。

皇城大门,朱雀门内。

李渊身着黑底大龙袍,看着一队送葬的队伍。看着灵柩,看着准备送葬的军队。

一双老眼里,满是哀思!

他走到队伍中间的,那金丝楠木上好灵柩面前。

他极其温柔的抚摸着棺盖边缘,如同一个父亲在极其温柔,充满爱意的,抚摸儿女的脸蛋儿一般。

的确,他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灵柩里面躺着的,就是他的嫡长女,平阳公主李秀宁。

就在七天前,他含泪颁布了一道圣旨。他以君主的身份,表彰有巨大功劳的亡故臣子,赐谥号‘昭’。

史官也在那一刻,在史书上写上了她的新封号,‘平阳昭公主’!

然而她在史书上的名号,又哪里只有这一个!

还有军职‘从一品骠骑大将军’,军内称号‘娘子军统帅’,外号‘铁娘子’。

“父皇,龙体要紧!”

“皇姐也一定不希望看到您,如此憔悴啊!”

身着白衣,腰缠麻带,脚穿黑布鞋的李世民,对李渊劝解道。

李渊颤抖着嘴角,狠狠的点了点头,然后满眼恨意的四下一看。

他严肃道:“柴绍呢?”

“未婚妻出殡,他这个未婚夫,不来送吗?”

哼!

李世民眼睛一恨,轻蔑道:“他家里人说他摔伤了腿,来不了了。”

李渊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身去看着棺盖,痛心的摇了摇头。

“女儿啊!”

“爹,对不起你!”

李渊抚摸着棺盖,满眼泪痕,自责无比的心中暗道。

这一刻,李渊不是皇帝,只是一个平常的父亲!

他不是君父,只是李秀宁的爹!

他很自责,他觉得这貌美如花还战功显赫的女儿,就是他这个爹逼死的!

这个大唐世界的李秀宁,一辈子都没有嫁人!

早在大隋时期,李秀宁虽然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却不爱红妆爱武装!

她从来就没有把心思,放在儿女情长上。

隋唐交替之际,李渊为了得到柴家的财力支持,就定了这门亲事。

柴绍是个绝对的富二代,一见到李秀宁就非她不娶了。

然而,绝对不是有什么感情,只是迷恋她的容貌而已。

可李秀宁非常不喜欢这个纨绔富二代,借着天下未定就不成家的借口,一拖再拖。

结果,二弟李世民都有儿有女了,她这个长姐却还是个黄花大姑娘!

时间那么一混,就武德五年了。

这一年,她二十四岁,依然貌美如花,依然与年方二八无异。

然而这时候,她已经东征西讨归来,功盖天下了。

平阳公主,已经成为了一名元帅!

柴绍不仅看到了绝世的美貌,还看到了大大的兵权。有着世家财团支持的柴绍,不断的施压要李秀宁赶紧嫁给他。

不仅如此,李世民和李建成的斗争,也开始愈演愈烈。

这么大个女武神回来了,李建成和李元吉便极力的拉拢李秀宁,对付李世民。

虽然李秀宁是女武神,可也是个女人,一个希望家庭和睦的女人。

父亲要她为了朝局稳定,尽快嫁给那讨厌的未婚夫。

大哥和四弟,又不断的拉拢。尤其是李建成,更是不断地给她施加压力。

总之,回长安后的李秀宁就没有笑过。

终于,在七天前,李秀宁突然就一睡不醒了!

神医孙思邈说她死了,没有人怀疑,她一定就是死了。

被李渊和柴绍逼死了,被李建成和李元吉逼死了。

李渊的老手放在棺盖上,不断的摇头,十分的不舍。

“陛下,公主殿下该上路了。”

这个时候,司礼官员小声的提醒道。

“让柴绍滚过来,送葬!!!”

李渊咬着牙,大声呵斥道。

哼!

“父皇,他不送,我送!”

李渊看了看主动请愿的李世民,还算欣慰的点了点头。

也行!

女儿未嫁,就让弟弟送吧!

就这样,李世民抱着灵牌,走在了第一个。

这支由虎贲甲卒,各路将士组成的送葬队伍,出发了。

李秀宁也成为了史上唯一一位,由军队为其举殡的女子!

李渊的身后,李建成和李元吉看着远去的送葬队伍,看着走在第一位的李世民。

他们俩只是冷冷一笑,只觉得李世民在做无用功。

他们觉得人死如灯灭,死了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既然没有利用价值了,那就让李世民去送吧!

......

三年后!

武德九年,二月初二,辰时!

大唐西南,剑南道,益州辖地,灌县!

杨浩身着白衣,牵着白马,背着装有吏部任命文书以及县令官服的包袱,进了城。

杨浩本不是这里的人,来自于一千多年以后。

十八年前,他穿越而来,成了弘农杨氏家主杨雄的二子。

虽然没有系统外挂,虽然不是皇子龙孙,但也很不错了。

弘农杨氏虽然不是五姓七望,但也是有名有号的大家族。从小那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少爷。

有这样的家底,还努力个求啊!

纨绔败家,他不香吗?

这越调皮捣蛋,爹娘就越是上心,可以说不论文武都有最好的私教。

为了能好好玩耍,只有赶鸭子上架一般的完成相关学业。

十六岁那一年,他参加了科举乡试。

他本来是不想参加的,可当地的大家子弟都参加了,为了爹娘的面子,还是去做个卷子好了。

结果一不小心,就乡试第一名,也就是获得了‘解元’的头衔。

可是,解元也就到头了。

按照规制,乡试前三甲,是要参加更高级的考试的。

按照规制,乡试前六名还可以提名当地方官。也就是说乡试前六,就是后备官员了。

可他没有得到考试通知,也没有得到上任通知。

杨浩知道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他杨浩和杨广是老乡,都姓杨,都祖籍弘农县嘛!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初衷就不是为了当官。

可万万没有想到,一道来自吏部的任命文书,在不久前突然到来了。

要他最迟二月初二,赶到灌县上任。

他是不想来的,可老爹为了家族的面子,非要他来。

没办法,只有来了。

反正就是混,混满三年换届,回家继续当大少爷去。

“别挤,别挤!”

“排队,排队!”

“我先来的,我先来的!”

“放你龟儿的屁,明明是老子先来的。”

“你想爪子嘛?”(方言:你想干嘛?)

“老子想弄整你,不想挨弄,逗各人爬开些!”(方言:老子想打你,不想挨打,就自己滚蛋!)

“你娃还歪也!”(方言:你还有点凶哦!)

“......”

杨浩眉心微皱,牵着马硬是走不通了。

那么宽的路,被穿汉服留发髻说官话的男子,还有头上绑汗帕说方言的本地男子,给挡完了。

他们争吵着,一副要开打的样子。

杨浩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到底是什么人什么事,可以让那么多人聚众排队。还为了一个靠前的位置,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这阵势,都赶上抛绣球的了。

“排好队,不要抢。”

“都有,都有,每人限半斤啊!”

一声悦耳清亮的女音传来,所有人都围过去了。

杨浩看了过去,原来是一家豆腐店。

牌匾‘秀娘豆腐坊’!

杨浩点了点头,这手字还不错,像是大家才女的字,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

可是这笔锋,又不像是女人的。

一撇一捺,如铁划银钩,剑尖刀锋。

这字整体看来,如婀娜窈窕的美人,又如矫健勇猛的壮士,矛盾而不突兀。

杨浩淡淡一笑,这名为秀娘的老板娘的字......

不对,能写出这手字,卖个鬼的豆腐啊!

不用想,一定是花钱请人写的字,做的匾。

虽然就是一块简单的青木匾,但这几个字,直接就提高了牌匾的档次了。

杨浩看了看忙碌的几个女子,长得是不错,可也没到让人疯狂的地步呀!

这些人,至于嘛!

“丫头,你们老板娘呢?”一名大胡子对一名女工道。

“你是买豆腐,还是干嘛?”

“不买就走,别挡着我们做生意。”

穿着绣有‘秀娘豆腐坊’字样衣服的女工,不耐烦道。

杨浩懂了,原来让他们疯狂的,不是女工,而是老板娘!

半个时辰之后,杨浩也终于看到县衙大门了。

不出意外的话,三年的县令生涯,就从现在开始混了!......

(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求支持)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免费听本书   兼职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卷,马上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加入书签 打赏 书架
 收藏本站
充值| 书库| 分类| 兼职| 电脑版
包月| 客服| 帮助| 首页| 客户端
rss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