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 客户端
首页 >  恐怖灵异 >  鬼国惊魂 >  章节

第三章 生还者(三)

作者:姬夜神

  举报

深夜两点多,是慕容月睡的最沉的时候,卧房里的拼命降温的冷气机努力的工作,但是躺在床上的慕容月还是满身大汗。

慕容月忽然从睡梦中惊醒,他看看四周,一片黑暗,发出微弱萤光的时钟,指着两点半。

老旧冷气机发出的嗡嗡声在深夜里显的特别的清晰,抹抹额头上的汗,梦里清晰的影像还残留在脑海里,深呼吸了几下,慕容月强迫自己不要再想起刚刚的噩梦,再度躺回床上,没多久又陷入睡眠里。

早上六点,不需要闹钟,慕容月的生理时钟准时的叫了起来,他揉揉眼睛伸伸懒腰,然后坐在床沿,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直到他的哥哥慕容日进房。

慕容日蹲下身,温柔的拍拍慕容月的脸颊。“清醒了吗?”

眼睛好不容易对焦,哥哥担心的眼光透过双眼印进了慕容月的脑海里,慕容月对着哥哥笑了笑。

“嗯,我清醒了。”

看到慕容月清醒的眼神,慕容日宠溺的揉揉慕容月那柔软的头发,说∶“早餐我做好了,换好衣服就下来吃饭吧。”说完,慕容日就走出慕容月的房间。

慕容月起身脱下睡衣,搭配着不甚灵活的右手,换上制服,这时候才发现已经六点半了。

慕容月走到灵堂,发现哥哥也在那里,慕容日已经把香点燃了,递给弟弟三炷香,两个人排排站好,对着上面写着他们父母名字的神主牌位拜了拜,然后把香插在香炉里。

自从他们的父母在二年前因为大地震身亡之后,这对兄弟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对父母的牌位上香。

兄弟两坐在餐桌上,吃着稀饭配着酱菜,慕容月的精神和慕容日比起来显的不太好。

看着相似的脸庞,慕容日说∶“今天你的精神很不好,又做了什么梦?”

慕容月摇摇头。“没什么,老样子,还是一直做梦,这次是被一群僵尸追,然后我很神勇的把僵尸打退,成了英雄。”慕容月打趣的说,他不希望哥哥太过担心。

从国二那场惊天动地的大地震开始,每天晚上,慕容月睡觉的时候,总是作着各式各样的梦。

有时候是非常开心的梦,有时候是非常恐怖的梦,有时候是探险的梦。梦到开心的梦,隔天精神就会特别好;梦到恐怖的梦,隔天醒来时,有时全身会痛,有时精神会非常不好。

刚开始慕容月觉得没什么,可能是大地震让他受到太大打击,所以才会作那些乱七八糟的梦。

可是过了三年,他做的梦越来越夸张、越来越真实、越来越恐怖,慕容月就不得不担心了。刚开始心理医师对慕容月解释说,可能是因为他是大地震的生还者,对大地震恐怖的记忆已经深入脑海里,只有不断的治疗,才可能回复正常的生活。

为此慕容月吃了一大堆名称奇奇怪怪的药,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之后,让慕容月对心理医生的话产生怀疑。

对于像慕容月这些劫后余生的人来说,受难时的情景反而没有很清楚的印象。不管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大难不死的人无法很清楚的和你描述当时的情景。

但是只有恐惧,是怎么也忘不掉的。

慕容月也是,他已经记不清当时他是怎么脱困的了,但是,他对当时死亡的恐惧,可是刻入骨髓般的深刻,想忘也忘不了。

被房子压着的那七天里,慕容月只有断断续续的记忆,那七天怎么过的,他一点印像也没有。医生说,这是选择性失忆,患者发生令人异常痛苦的事情,为了能让自己以后能活下去,所以大脑选择忘记。

虽然自从被半颗脑袋的男人吓过之后,慕容月再也没发生过类似恐怖的事情,不过晚上做的梦有时会让他感到困扰。

昨天晚上,不,应该说凌晨,慕容月梦到他人在爷爷家里。

爷爷家是一个古老的三合院,红砖墙瓦片屋顶,梦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令人怀念的,这个三合院也在大地震时被震垮了。

慕容月站在三合院的广场,静静的看着、怀念着小时后的三合院。

忽然梦里的色调变了,举目所见的是诡异的黄色,慕容月发现在他身边出现许多从没见过的人,他看不清他们的脸孔,可是慕容月就是知道他从没见过这些人。

这些人屏息以待,他们正在等着什么东西。

眼前出现某种怪异的物体,四肢扭动着、在地上爬着,他们越来越近,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是人类。

“僵尸。”

不知道是谁说的,这个词像赛跑前的枪声,一说出来,站在慕容月身边的人动了,一些人拿的黄色的符纸准备贴在僵尸身上,一些人拿着网子像补鱼一样网住大部分的疆尸。

慕容月发现自己手上忽然多出许多符纸,他想也没想拿起符纸贴到僵尸的身上,贴住符纸的僵尸全身变成土黄色,全身涨了起来,感觉随时会爆开来。

“小心。”

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一苹腐烂的手臂,慕容月看着腐烂的手臂往自己的眼睛叉去……

听着月装着轻松的语气,慕容日知道那是月不想让他担心,他知道月做的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梦境,刚开始他以为就像月所说的没什么大不了,有一次他无意间看到月的小笔记本,才知道月的梦有多么可怕。

那本写了几页的笔记本里,只有几个故事,每一个故事都令人毛骨耸然,当慕容日看着笔记本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灵魂将要被笔记本吸进去。

对于慕容月的烦恼,他一点忙也帮不上,他能做的就只是如往常一样照顾月,每天用笑脸迎接月。因为月在睡眠中无法得到休息,那在月清醒的时候,慕容日希望他的笑容能带给月一些活力。

“大哥,我们得出发了,不然会迟到的。”慕容月开口提醒慕容日。

“喔,嗯,好。”慕容日从思绪里清醒过来,端起早已吃完的碗筷放入厨房的水槽中。

拿起书包,慕容兄弟前往学校,一路上许多学生和行人的视线带着爱心和欣赏看着他们。

慕容日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像太阳一样发光,聪明的脑袋、帅挺的外表还有阳光般的笑容迷倒一堆女性生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身高只有一百七十三。

而慕容月和哥哥完全相反,他长的既不阳刚也不阴柔,气质又刚刚好属于中性,每个见过他的人无法猜测他的性别。慕容月的长相不属于那些明明是女生外表却像男生,又或者是长的像女生的男生那一类型的长相,而是像三岁之前的小孩子那样,让人分不出到底是男是女。

一般小孩子在五岁时认知到性别的不同后,气质就会转变,而慕容月却有这种男女莫辨的气质,真的很难得。

“今天是你第一天上学,如果不习惯要告诉我喔!”慕容日担心的说。

“我知道。”慕容月露出微笑。

慕容月在大地震时,不管是身体或者心理都受到严重的创伤,深怕他到学校会因为身体伤残被同学欺负嘲笑,让他受到二度伤害,所以出院后,慕容月都是在家里受特殊教育。

直到最近慕容月要求要去上学,疼爱弟弟的慕容日虽然担心,但是他更希望月能恢复以往开朗的样子,所以答应让慕容月去上学,但是唯一的条件是必须和慕容日同一所学校,以方便照顾。

“如果有人欺负你要告诉我。”

“好。”

“有人嘲笑你的走路的样子也要告诉我。”

“嗯。”

“如果……”

慕容月笑着回答,他的哥哥就是爱操心,才十七岁就像有个十几岁女儿的爸爸,深怕宝贝女儿被坏小子拐走一样,烦恼东烦恼西的,慕容月不希望哥哥把重心放在他身上,处处为他着想却从没想过他自己,如果自己振作起来,哥哥的负担就会减轻吧。

把弟弟送到教务处,临走前再三叮咛,足足在教务处说了十分钟,让老师们大开眼界,平常老师们训学生也没有这么久。

慕容月耐心的听着哥哥的叮咛,没有丝毫的不耐。

“李老师,我弟弟就拜托你了。”慕容日向李老师鞠躬。

“你放心吧,同学你该回教室了,早自习开始了。”

慕容日依依不舍的离开,每走几步就转头看着月,直到再也看不见了。

“没想到慕容日同学这么……”惊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李老师赶紧捂住嘴巴。

慕容月笑笑,替老师解围。“哥哥很唠叨吧。”

李老师尴尬的一笑∶“来吧,我带你到教室去。”

看到慕容月略跛的脚步,李老师不由自主的说出口∶“慕容月同学,你的脚……”话一说出,李老师再度捂住自己的嘴巴,心中非常后悔,她是不是伤了慕容月的心了。

“没关系,我被几年前的大地震压伤了,现在走路会跛跛的,我的右手也不太能用。”慕容月举起右手,僵硬的动动手指头。

李老师之前看过慕容月的档案,只知道在两年前的大地震慕容兄弟失去了父母,档案里对慕容月的身体状况完全没有提过,没想到大地震也在慕容月身上留下痕迹,难怪慕容日这么不放心让慕容月一个人待在陌生的环境。

慕容月的笑容让李老师差点掉下眼泪,多么坚强的小孩子,受到这么多的苦难,居然还能有这么温暖的笑容。

李老师握住慕容月的双肩,说∶“如果有人欺负你,一定要跟老师说,老师会保护你的。”

李老师被慕容月激发出母爱,她一定会保护慕容月的。

“谢谢老师。”

哥哥说过,李老师是个很好的老师,慕容月觉得哥哥的说法太过保守,李老师很有妈妈的味道,虽然李老师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岁。

如果李老师知道慕容月觉得她像妈妈的话,还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李老师配合慕容月的脚步,慢慢的走到教室。

还没走进教室,就听的到从教室里传来的喧哗,李老师皱起眉头,快步走进教室。

“别吵了,别~吵~啦~,现在是早自习,乖乖看书。”

“不要啦,老师,才开学没多久,不要叫我们看书啦!”

“对阿!老师璁假有去哪里玩?”

教室一片吵杂,李老师的注意力不断被学生们分散,不知不觉和学生聊起来了,完全忘了慕容月的存在。

“阿!”

“阿?”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用飞卢听书,享受听书盛宴! 免费试听  兼职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卷,马上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加入书签 打赏 书架
 收藏本站
充值|书库|分类|兼职|电脑版
包月|客服|帮助|首页|客户端
rss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