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 客户端
首页 >  恐怖灵异 >  鬼国惊魂 >  章节

第二章 生还者(二)

作者:姬夜神

  举报

当大地震发生时,慕容日因为参加毕业旅行,人在远离震央的台北,所以他并没有因为大地震受到什么伤,但是震央刚好在他的家乡,这让他非常心急。

慕容日打了无数通电话都没人接。

后来学校方面决定提早结束毕旅,当慕容日回到家的时候,他整个人傻掉。

他的家整个塌下来,三层楼的建筑物只剩下一层楼。

刚开始慕容日努力的找人帮他救他的家人,可是灾情太惨重了,每个人的家几乎都毁了,所以慕容日只好自己徒手挖着水泥块。

隔天救难人员和国军进入灾区,才有人帮助慕容日救援他被埋在房子里的家人。

虽然慕容日得到救难人员的帮助,但也挖了三天才发现他父母那惨不忍睹的尸体。

看到他父母的尸体,慕容日应该是昏了过去,他也不清楚,只知道等他有意识的时候,他父母的遗体盖着白布放在临时的殡仪馆内,而他正跪在父母的遗体旁。

后来慕容日发疯似的想找出他弟弟,他相信月还没有死,月一定在等他去救他,他不能放弃,他只剩下月一个亲人了,他绝对不能放弃。

慕容日挖水泥块挖的双手血淋淋的,甚至连晚上也不停的挖,其他的救难人员看不过去了,连忙去阻止慕容日那接近自残的举动,但是慕容日完全没有听进那些救难人员的话,不得已,一位医生为慕容日打了一剂镇静剂,才让慕容日安静下来。

这几天慕容日不好过,连帮慕容日救他弟弟的救难人员也不好过,只要一不注意慕容日,就会发现他不要命的挖。

到了第七天,终于发现慕容月,他看起来伤的很重,可是令人欣慰的是他还活着。

慕容日看见还在呼吸的月,心里的重担终于放下来了,一放松,慕容日这几天所累积的疲劳一口气释放出来,他昏了过去,于是被救护车送到医院的除了刚被救出的慕容月之外还有慕容日。

慕容月在医院接受治疗的这三个月期间,慕容日非常的忙,他忙到没有时间去哀悼父母的死亡和庆祝弟弟的生还。

除了自己父母的丧礼之外,要应付那些想要采访月的记者,还有那些贪婪的亲戚们。

刚回到家乡的时候,慕容日一个一个打电话去请求住在外县市的亲戚们帮忙救他的家人,可是换来的是无情的电话嘟嘟声,还有虚假的安慰话语。

现在那些亲戚们得知慕容兄弟得到一笔保险金,这笔保险金是慕容日父母身亡的意外险和政府的受灾户补助金,加上慕容日父母生前为房子保的地震险,这些保险金加起来高达三千万。

亲戚们一个个露出贪婪的脸色,说要收养他们兄弟,慕容日一一拒绝了,有些过份的亲戚跑到慕容月的病房大闹,有些甚至还对来采访的记者声明想要收养慕容兄弟。

再加上月的情绪一直不稳定,晚上常常惊醒,才国三的慕容日已经被这些事折磨的心力交瘁。

后来一位善良的慈济妈妈,帮幕容兄弟解决了问题。

慈济妈妈刚好住在台中,她帮慕容兄弟在台中找了一间房子,还帮慕容兄弟办好转学手续,慕容兄弟趁着月可以出院的时机,迅速的搬到台中。搬到台中之后,慕容兄弟才有一点喘息的空间。

慕容月在医院躺了三个月,他身体上的伤势基本上都好了,但是必须定期到医院做复健。

就算慕容月努力的做复健,他的身体再也无法恢复原样了。

医生说,月的右手以后再也无法拿重物,也无法做细微的动作,月的双脚可以正常的行走,但是会一跛一跛的,而且再也无法跑步或做剧烈运动。

慕容月住在医院的时候,政府派心理医生为慕容月做心理辅导。

刚开始,配合药物的治疗还满有效的。

过了几天平静的夜晚之后,慕容月发现一件事情,当他吃过药后,他常常会产生幻觉和幻听,刚开始还只是细语或者模糊的影像,后来变成令人无法忍受的噪音和可怕的影像。

出院后,慕容月随着哥哥慕容日搬到台中,那一晚,慕容月吃了经过心理医生加重的药量之后,原本应该昏昏欲睡,可是躺在床上的慕容月却异常的清醒,慕容月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

原本安静无声的卧室,忽然出现轰隆轰隆的巨响,吓的正在培养睡觉情绪的慕容月从床上弹起。

看着散发着柔和黄光的小灯,四周没有任何异常。

慕容月可以感觉到强烈的压迫感,就像他被压在倒塌的建筑物里一样,那种恐惧感让慕容月放声大叫,可是声音却怎么也发不出来,身体也动不了。

此时,慕容月看到,一群半透命的人影,从右至左的慢慢漂浮过去,那些半透明的人影经过慕容月的上方,然后穿过墙壁不见了。

慕容月闭上眼睛,心里想着这是幻觉、这是幻觉,是吃药的后遗症。

忽然,慕容月觉得自己的左手像似浸到冰水里一样冷,这种冷渐渐的蔓延到肩膀,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站起来了,他身体的左半边渐渐的发冷,他张开眼睛,看到一个失去半颗脑袋的男人努力的从左手钻进他的身体里。

不、不要过来,滚出我的身体。

慕容月努力的抗拒,他用着意志力不让那个只有半颗脑袋的男人进入他的身体,但是那个半颗脑袋的男人还是一点一滴的渗入慕容月的身体里。

慕容月直觉的知道,这不是梦。

忽然慕容月感到右手边出现另外一股力量,那股力量把半颗脑袋的男人推出去。

“月,醒醒,快醒醒。”慕容日努力想叫醒正在呻吟的弟弟。

从似幻似真的情境中清醒过来的慕容月,满身大汗的看着哥哥,他根本无法分辨刚刚到底是作梦还是真实。

眼泪忽然涌了上来,慕容月抱着哥哥,哭着说∶“我再也撑不下去了,我不再吃药了,我不要看心理医生,我好想好想爸爸妈妈。”

“好、好,不要吃药,不要去医院,不要看医生。”慕容日低声安慰着唯一的亲人,慕容月是慕容日现在最大的支持。

停止吃药后,慕容月的情况有很大的好转,因此慕容月也减少去医院的次数。

慕容月的心理医生发现幕容月没有定期去医院,心理医生到了慕容兄弟的住处,发现幕容月的情况真的有好转,也就不强迫慕容月吃药了,只是叮咛他要定期做复健,以及每隔一段时间要到医院复诊。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用飞卢听书,享受听书盛宴! 免费试听  兼职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卷,马上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加入书签 打赏 书架
 收藏本站
充值|书库|分类|兼职|电脑版
包月|客服|帮助|首页|客户端
rss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