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从少年天子到一代暴君!
4、万太后求情!(求鲜花,求评价)(旧版)

倚楼听雪

军事 | 穿越 设置[瀑布阅读]

锦衣卫诏狱,谈虎色变的地方。

诏狱内。

一盆炭火在熊熊燃烧着,时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火盆边缘夹着早已烧得红透的烙铁。

屋子四周的墙壁上挂着夹棍、皮鞭等各种各样的刑具。四下摆着老虎凳、狗头铡等令人胆寒的拷打工具。

“万指挥,不要让卑职难看,该说就说罢,一会省的受皮肉之苦。”

一名刚升迁上来的锦衣卫校尉阴恻恻的道。

随着牟斌的升迁,这些跟随牟斌的锦衣卫也水涨船高好不威风。

尤其是现在审讯前锦衣卫指挥使万喜,这更让这群锦衣卫校尉生出一丝快感。

“招,招,我说。”

万喜还没等到用刑,就将锦衣卫内忠于万太后的党羽全部揪了出来。

“牟指挥,招了。”

锦衣卫校尉手持黄册面色带喜走来。

牟斌看着名单,闭目不语。

“一百三十六人,这数额有些大啊。”

牟斌心中一寒,随即板着脸:“都抓起来,全部处决了!”

“是!”

既然皇爷想大刀阔斧的夺权,那牟斌就不能胆怯,好不容易升迁到锦衣卫指挥使,若不做出点成绩来,他都不配做皇爷的狗!

……

万喜被抓的消息,很快传到万太后耳中。

朱佑樘知道自己身边现在都是万太后的人,他也不怕万太后听到一些风声。

系统给的第一个主线任务就是清除万太后的党羽。

即便系统不说,朱佑樘也不会放过这些人。

毕竟,这个天下,已经是朕的天下了,任何人,不能染指!

内廷不稳,何以稳天下!

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不多时,万太后便在梁芳的陪同下进了养心殿。

“皇上。”万太后急呼出口,“听闻锦衣卫错将万喜抓了,有这回事吗?”

朱佑樘面无表情的道:“锦衣卫不是错抓,是朕下的旨,有问题吗?”

万太后已经尽可能在给朱佑樘面子,并没有将万喜被抓的事朝大了挑。

再她看来,一句错抓,应该能让少年皇帝明白她万太后在宫内耳目多么众多。

万太后回道:“不知万喜犯了什么错?”

朱佑樘没有回答她,再次淡漠的道:“有问题吗?”

只是这次身上的气势凛然一变,骨子里都露出骇人的帝王气势。

万太后看的心惊肉跳,这种气势实在太恐怖,万太后在老皇上朱见深身上都未尝见过。

“要是万喜这锦衣卫的家没当好,换成牟斌确实也没问题,但不至于下了诏狱,这有些严重了。”

万太后硬着头皮道。

朱佑樘神色愈加冷漠,再一次开口道:“朕问你,有问题吗?”

这眼神,真的太恐怖了,三两句话中夹杂的气势,如滔天洪水席卷而来。

最关键的是,万太后被这眼神看的心里有些毛躁。

有问题吗?简简单单四个字,却无不是在揭示着,他是皇帝,大明的主宰,掌控一切人生死!

他下旨抓人,下旨更迭锦衣卫权力,有什么问题?他是大明皇帝,能有什么问题?

万太后深深看了一眼朱佑樘,这个小皇帝,似乎变的她有些陌生,陌生到心惊肉跳。

她小看朱佑樘了,起先还有些不以为意,现在却不得不重视紧张。

“哀家说错话了,皇儿你刚登基,凡事不要太操劳。”

她说完,便准备离去。

“梁芳你伺候母后辛苦了,以后专心伺候母后,司礼监秉笔交给张敏。”突然间,朱佑樘的声音冷冷从背后传来。

令万太后和梁芳同时一怔,两人脚步停滞,愣在原地。

“诺……诺!”

梁芳几乎是带着颤抖的声音回首跪下领旨。

朱佑樘挥手:“去吧,陪母后回宫好好伺候母后。”

……

北直隶的天空阴沉的很,似乎要下雨。

梁芳呆呆的望着天空,明明阳春三月,他却从未有过的感觉冷,冷入骨髓的那种。

出了养心殿,梁芳直接打了一个哆嗦,身子一晃,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上,嘴唇颤抖,身子瘫软,有些夹不住尿。

一句话,架空了自己司礼监秉笔的权力,专交给皇帝最信任的张敏。

司礼监秉笔,专门负责批阅奏疏的太监,权柄在太监中位列首位。

而现在,新天子一句话,就给他剥夺了。

果然……要变天了呀!

这少年天子,简直就是一头出笼的猛虎,以前只是藏着掖着,表现的怯弱不堪。

可这才刚登基,他的獠牙便全部漏出来了。

这种手腕,万太后能挡得住吗?

“狗奴!愣着作甚,走!”

万太后咬咬牙。

即便她耳目遍布后宫,权势熏天,可在大明皇帝面前又算什么?

她需要耗费无数金银珠宝权力官职去拉拢这些太监、锦衣卫。

可天子呢?

一句话,几个字,甚至都懒得多说,皇庭的天便变了。

什么叫大明皇权?

万太后第一次心惊胆战的意会到,了解到。

老皇上朱见深还在位的时候,对她宠佞有加,让万太后误以为皇权不过也就那么回事,权力不过也就那么回事。

可是今日……

她脸色有些惨然,强制镇定下来。

回到仁寿宫,万太后第一句话便是:搬离仁寿宫。

梁芳点头离去。

此时的他,如丧考妣脸色惨然。

一个失去权势的太监,在这后宫内,将寸步难行。

即便他现在有万太后顶着,可万太后覆灭的时机,还会远吗?

梁芳心有戚戚然,可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他对朱佑樘来说,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他突然有些羡慕张敏和怀恩两个太监了,如果那时候他学着他们,一起庇佑朱佑樘成长,现在还会是这种结果吗?

可是世间哪有后悔药可卖呀!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注册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