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的中忍考试
第四章 不良上忍 叛忍头子(旧版)

六道九喇嘛

同人 | 动漫 设置[瀑布阅读]

“不准你对我的部下出手……”

骨裂的生疼感从那只被卡卡西抓住的手臂上传来,阴沉着脸的卡卡西从身上传达出的怒意让攻击鸣人的忍者支支吾吾:“我……可是那个妖狐小子……水门大人他就是死于……”

仅露出一只的黑色瞳孔收缩,冷血卡卡西的外号并非虚言,他低沉着声音警告对方:“你没有资格提水门老师的名字!”

“卡卡西老师?”血染红了眼前的视线,脑袋一阵阵疼得发晕,鸣人惊讶的看着突然闪现在自己身旁的不良上忍。要不是卡卡西老师来了,他也会回手走那个突然攻击他的人!哼!!

“卡卡西!”被伊比喜等人牵制住的佐助,红瞳里颤抖地双勾玉悄悄平复下来。

“卡卡西老师!!”小樱也因为老师的出现松了口气,将差点吐出口的尖叫憋回去,赶紧跑到鸣人身边从忍具包里找出纱布帮他包扎。

旁边柔柔软软的白眼少女双手递上药膏,“这、这是日向的药膏,请、请、请帮鸣人君……”“雏田?谢谢,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小樱利落地接过药膏。

若向外围看去,秋道一族的少族长常年眯着的眼睛睁开着,被脸颊挤得细长的眼睛看上去并不好惹;奈良家的冲天椎少族长和山中族长家的女儿皱眉盯着那上忍;牙怀里的赤丸发出呜呜的警告;油女家的虫子落在了那上忍的后脖颈上……

这一年的下忍看似分散,实则团结。

方才,就在提示音【确认复活——宇智波美琴】响起的同时,木叶封印班、结界班联合也没能消除的透明墙壁忽然消失,旗木卡卡西瞬身出现在鸣人身旁,用足以将其捏碎的力道抓住压着鸣人脑袋的手臂,狠狠盯着那人。

包括伊比喜在内,五名牵制着宇智波佐助的忍者鞠躬向随之走进来的三代火影鞠躬行礼。

三代火影只是随口嗯了一声,然后蕴藏在年老身体里的查克拉向着那名打伤鸣人并差点泄露忍村重要情报的上忍倾数威压过去!

沉静的雄狮不发威,是因为他视领地内的存在为‘家人’,而不是脾气柔顺的幼猫!

不同于卡卡西,三代火影几十年居于上位者的气势和木叶之影的战力让整间教室的人,包括外面的暗部、根都吓了一跳。

这其中也包括砂忍的三人组,手鞠和勘九郎突然为自己的任务担忧起来。我爱罗则是终于在这场闹剧里发现了点有价值的东西——他要杀死更强的家伙,以此来证明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价值。

刚才那些木叶忍者的眼神让我爱罗觉得特别熟悉,只是那种微妙感太快,他没有抓住。

“怎么样?鸣人。”卡卡西看着眼前少年金发上的血迹,一种无力的愧疚感袭来。一次接一次的失去,让唯独被留下的卡卡西……看似坚强,实际上已经仅差一根将他压垮的稻草。

偷偷瞟了一眼木棺里的四代火影。

在老师的面前让鸣人受了伤,如果水门老师和玖辛奈师母在世会心疼得要命吧……

对不起,水门老师、玖辛奈师母。

对不起,琳。

对不起,带土。

我又……什么都没能做到……

春野樱将绷带固定好,“伤口很小,应该是护额起到了很大作用。”说着她惯性地随口埋怨着:“白痴鸣人!总是让人担心!”不过这次谢谢你,谢谢你帮了佐助君。

“啊啊,知道了的说,樱酱~”

“太敷衍了!”

“诶疼疼疼,别拍啊我说。”

卡卡西看着鸣人眯眼抱头答应得毫不走心,擦干净血迹的脸上依旧绽放出暖阳般的傻笑。少年也就只有脸上有点肉了……

他想起那堆泡面和过期牛奶,晚上没事的话请鸣人吃东西吧,偶尔的话就拉面好了,多加几片叉烧那种。

他知道能留这么多血,出手的还是木叶上忍,鸣人头上的伤绝不会只是小伤口。

是九尾的力量……

鸣人在波之国所展现的恢复力。

卡卡西挪了挪身,下意识挡在了鸣人和四代火影的棺木中间,自欺欺人的认为这样能让净土的水门老师和鸣人都好受些。

“不错嘛,鸣人。”拍了拍鸣人的肩膀,恢复成以往慵懒的声线,卡卡西眯着眼睛划过教室里的所有人落在那摊恶心的血污和碎肉末上,“不愧是意外性第一的忍者,要不是你回答出了正确答案,恐怕这里还得……最少死两个人。”

鸣人摸着脑袋一阵傻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说出了正确答案啊我说,简直太幸运了!啊对了,卡卡西老师这把忍刀……”

那边三代火影挥了挥手,立刻出现两名暗部将犯错的上忍带走。

理由?

身为木叶上忍,在其他村忍者面前暴露木叶s级机密还不够?

只是这教室里的人太多,大多又都是觉悟不高的下忍,即使三代火影和卡卡西练手镇住了他们,未来只怕鸣人在木叶会生活得会更艰难。

即使身为火影,苍老的三代也做不了什么,因为人心只能通过情谊扭转,一味的施压只能带来反效果,终有一天会带来更大的反噬,到那时即使是像鸣人这样的孩子也会被黑暗吞噬。

“没事吧鸣人?”

“什么啊我说,三代爷爷,你的表情好奇怪,老年痴呆了吗?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水门、玖辛奈。

滂沱的查克拉成莹绿色的光,充满生命的力量——

第九口木棺突然长出了鲜嫩的枝丫……

“木遁?!!!”

不,不是。

这并不是只有初代大人才能使用的木遁,而是充满生命力的查克拉!

在鸣人体内假寐的九尾睁开一直眼睛:

“六道老头!阴阳遁?!”

随着木棺重新长满枝丫,棺中女人的眼皮微微动了一下。

这一切当然逃不过佐助那双写轮眼。

“卡桑!”他冲过去,这一次伊比喜等人没有阻拦,唯有三代火影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

听见佐助的声音,女人颤了一下身子,睁开眼睛,“是……佐助吗?”记忆力那个精致的孩子长大了,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美琴抱住冲过来的佐助,盯着他看了许久才发现三代等人就在不远处,窗外还有暗部和根的人。她立刻将佐助护在自己身后,恭敬而又警惕地对三代目行礼:“三代目大人,这是什么情况?”

“具体情况老夫也尚未清楚,如果你是指为什么你会复活的话……是鸣人向某个躲在幕后的神秘家伙许愿复活了你。”

三代火影吸了口烟袋,越过宇智波美琴看向第十口木棺继续道:“在水门和你之间,他选择了让你复活。”

不是四代火影,而是波风水门,他知道如果是宇智波美琴应该不难猜到鸣人是谁的孩子。

宇智波美琴顺着三代的目光向旁边看去。

“水门……?!”

被母亲抱住的佐助一愣,卡桑的声音不大,但他听得很清楚。

卡桑她……认识四代火影大人?

直呼四代火影的名字,应该不只是认识?

美琴扫了一眼整间教室,立刻将能收集到的情报信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她回过头来看着好友留下的独子,金发间还帮着纱布,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对于结果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鸣人君……”对于好友的这个孩子,她是真的心疼。鸣人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但她怎能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偏差,让他失去了拥有父亲的机会,也失去了回复其‘四代火影之子身份’的机会。

她这一声轻唤让佐助和鸣人都愣了一下。

“诶?佐助的妈妈认识我的说?!”鸣人跳过去用肩膀撞佐助,一脸贱嗖嗖的小模样:“诶嘿嘿,该不会你这家伙很早以前就开始注视着本大爷了吧?~”

“说什么蠢话,你这个吊车尾的!”向来口不对心的傲娇少年才不想应了那个傻笑的白痴,况且灭族之夜以前的他根本看不上学校里的同学,更不会回家说给父母听。只有家族,只有哥哥才是他关注的对象。

“别不好意思嘛我说~”

“我都说没有了,你这个大白痴!”

“你说什么?!混蛋佐助!!”

美琴看着自家小儿子和玖辛奈的儿子吵架,目光柔和又充满了悲伤,佐助能这样是最好的,不要沾染仇恨,不要背负家族利益,幸福的长大吧……

她看向漩涡鸣人,愧疚和无可奈何,将许多不能说的话咽在喉咙里。

对不起,让你失去了和亲生父亲相认的机会。

对不起,没能在你小时候代替玖辛奈和水门爱护你,实在是那之后的宇智波也是众矢之的,木叶容不得宇智波和人柱力有所交集。

“鸣人君,谢谢你。”

谢谢你,能和佐助成为朋友。

谢谢你,填补了佐助心中的空洞。

“卡桑,你在说什么啊,干嘛向那个吊车尾的——”

“你就放心吧,佐助妈妈,佐助就交给——”

两人本想再相互拌两句嘴,但美琴漂亮的眼睛里含着的眼泪让他们吓得瞬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卡、卡桑?!”佐助急得抓住妈妈的胳膊,和她相似的眼睛里写满担忧。

“佐助!”美琴蹲在儿子面前,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满脸正色:“答应妈妈两件事可以吗?”虽然是问句,但气势上容不得佐助拒绝。

“以后……无论我在还是不在……”“卡桑!!”“听我说完佐助,无论我在还是不在,你要好好照顾鸣人,他比你小两个月,你是哥哥呢~”

对于这个小要求,佐助除了脸红的撇开头外倒是没怎么反对,“才、才不是那个大笨蛋的哥哥呢……”“你说谁是笨蛋啊,混蛋佐助!”

美琴笑笑说出第二件事:“然后,你要幸福快乐,无论何时都不要被憎恨冲昏头脑。”

“不!我要杀了那个男人!”

“答应我!佐助。”美琴十分难得的严厉起来。

“为什么?!!鼬他杀了爸爸妈妈啊!!为什么不去憎恨?!!他杀了你们啊……哥哥他、鼬他毁了宇智波一族……”佐助的写轮眼在美琴面前爆满血丝,说到最后所有的愤怒变成了哽咽。

教室里的忍者们早被先前死而复生的一幕惊呆了,而后母子的对话才让他们想起来多年前曾经轰动整个忍界的宇智波灭族惨案。

美琴只能一脸悲伤的盯着儿子:“答应我好吗?佐助。”

佐助抿了抿唇,他无法接受母亲的请求,更不懂为什么!愤怒、不理解、悲伤、痛苦、难过,乱七八糟的情绪交杂纠结在一起,他猛地转身推开旁边的鸣人直径逃离了这里。

美琴并没有去追,她知道能和佐助说几句话已经是极限,就算三代允许,木叶的其他高层还有团藏也不会允许她将更多情报告诉给佐助。

“放心吧,佐助妈妈!我会去把那个笨蛋追回来的我说!”鸣人用拳头怼了怼自己胸口,尽管绑着纱布的脑袋看上去有些滑稽,但依旧给人十分可靠的感觉。

“什么嘛,难得和妈妈见面的说!那个混蛋佐助。”小声嘟囔着,奔走的少年嘴角带笑眼里是解不开的羡慕。

看着鸣人跑走的背影,美琴眯起眼睛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温暖中略带悲伤的笑意,这孩子与玖辛奈和水门真像啊,不愧是他们两人的孩子呢~

三代目叹了口气,放任鸣人去追逐佐助。

“剩下的事伊比喜你继续负责,卡卡西你……”

“我明白,三代目。”他会看好那两个孩子,无论如何!

咳了一声,三代目接着看向宇智波美琴:“美琴,你和老夫走一趟吧。”

“是,火影大人。”宇智波美琴站起身,脸上没有悲伤、没有愤怒、也没有怨恨,有的只是身为忍者的服从和认命。

作为情报部的负责人,伊比喜在三代目等人走后立刻安排遣散在场的下忍,试图与躲藏在背后的家伙交涉以获得更多情报。

鸣人一路追着愤怒的佐助,在宇智波族地用于练习火遁的大湖旁,金发少年看着黑发少年的背影终于迈出了脚步……

他果然不能让那个笨蛋独自一个人的说!

火影办公室里,三代火影、团藏、两位顾问都到齐了,对于宇智波美琴的盘问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

要问的基本都问完了,当年的情况他们早就从鼬的口中知晓,只是再问一遍确认是否还有其他隐情。至于团藏则还多了一个目的,确保鼬确实对他们毫无保留!他对宇智波始终无法完全信任!!

“老夫先把你关押在根没有问题吧?”团藏率先于三代目提出要求。

三代火影吸了口烟,“如果你想佐助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鼬得到消息后立刻回村?”

“哼!这个女人难道就不会将那些事说出去了吗?!”

三代没说话,他看着对面的女人,等她表态。

美琴把听到“鼬”时内心的悲伤与知道长子消息的迫切心情压在眼底,漆黑的瞳孔回视三代火影时只有毫无感情的刻板:“我发誓,不会将宇智波与木叶的情报告诉佐助,如果团藏长老无法相信我,我愿意接受根部的禁术。”

她相信根内部有一些让人失去部分记忆或者无法说出指定内容的禁术再正常不过。

“不必,老夫信得过你。”这次三代抢在团藏前表态。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日斩。”团藏的拐杖敲了两下,“老夫是不会允许——”

“三代大人!出事了!!”一名忍者拍门而入。

被打断的团藏愤怒的指责来人:“像什么样子,出去!”

“等等,发生了什么?”

忍者在三代火影和团藏之间走了个来回,尴尬地报告:“第四次忍界大战……一个带橙色面具的男人!那个男人在五影会谈上宣布了第四次忍界大战!!”

“?!!!”对面几位老者面色一凛,“说清楚!!”

喘了几口气平复心情,进来的忍者将情况如实汇报——

一个小时前,伊比喜与‘那家伙’交涉,不管他询问什么情报,都被以【无法理解】、【拒绝要求】被告知。

作为情报部负责人,伊比喜有足够的耐心和‘那家伙’打心理战,换着不同角度重新提问,直到他说出自己认为最无理、最不可能被回应的要求时,那如机器一般刻板的声音首次回应了【了解】。

伊比喜提的要求是——

“给我们看证据!为什么漩涡鸣人回答出了正确答案?我们要看到第四次忍界大战的忍者联军总首领确实说过为了要保护‘那个人’不惜同意在大战后让其他村忍者砍下他的头颅的录像!当然,我们对于第四次忍界大战的真实性也存在质疑。”

在伊比喜等一众忍者概念里,鸣人说的那一长段话中肯定是有哪个词语的发音和答案碰巧相同,才误打误撞答对了对方的问题。

亦如那个声音给出的回复。

木叶忍者学校前突然出现一副几乎有三分之一个教学楼那么大的画面。

画面不止在运动,更有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内的内容代表影像里,没有则代表影像外。)

【影像内——】

【头上帮着绷带,灰发灰须的老者问:“你有何企图?还有月之眼计划到底是什么?”】

【画面一转,穿着黑底红云斗篷,脸上带着橙色漩涡面具的男人坐在高处居高临下地回答他:】“复活十尾,以及发动某个忍术。”

【蒜鼻头的矮小小人盯着面具男发问:“某个忍术?那是什么?”】

.......

忍者学校里的动静不小,不少附近的忍者都聚集过来。

伊比喜立刻从教室里出来,安排就近一位忍者通知三代火影过来。

如此同时,聚集而来的忍者越来越多,这其中包括不少此次来参加中忍考试的外村忍者,伊比喜果断安排肃清场地,但奈何影像太大,声音也不小,这样的安排几乎无济于事。

并且伊比喜不知道的是,由于的要求里对于‘我们’这个词是没有做量化的,所以这个影像将‘我们’定义为‘所有人’。

即是说,不止木叶。其他村也同样存在着相同的影像,不止是忍村,连普通人的城镇、大名府都连同播放着里面的内容。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某个阴暗的山洞里,一群正在开会的叛忍……

————————————————

不会太监的,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qvq,我·圆梦大师一定让原著每个人都得到幸福!

感谢那位一次性送了一万多鲜花的读者!!敲开心!!

继续求收藏,求鲜花,求月票,求打赏,求评论~

我会继续努力的!!!!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注册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