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剧融合:开局四合院签到把棒梗送监狱
第二章 吓死棒梗小白眼狼!(旧版)

第二章吓死棒梗小白眼狼!

许大茂狼狈的跑开!

“等着就等着!”

何雨柱无所谓的一笑。

继续煲自己的鸡汤,这鸡汤是给妹妹何雨水留的,

这个年代,一碗鸡汤,堪比后世的一桌满汉全席。

“有了这个签到系统,以后给妹妹顿顿吃好的…..”

“多去一些签到点,认识一些其他剧里的朋友…..”

“绝对不是只在轧钢厂当一个厨子。!”

何雨柱知道,这个时代的何雨柱大院,和血色浪漫里边的军区大院,那是两个世界,

若是能够认识钟跃民那个圈子,在那个二代的圈子树立地位......

好处多到不可想象!

“什么许大茂,秦寡妇,棒梗白眼狼….还想在我身上吸血?老子不弄你们!”

何雨柱心里腹黑的想到。

而就在此时,

因为许大茂院子里的争吵,整个院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秦淮茹的房间之内,

秦淮茹一家子正在吃粥就着棒子面馒头。

很快,秦淮茹就发现自己的儿子棒梗和两个女儿都不吃饭,这很反常,平时他们都是狼吞虎咽。

一番逼问之后,儿子棒梗这才说出来,是他偷得!

“妈,是我偷的,但是你不能把我交出去啊,反正这次有傻柱顶缸。”

棒梗白眼狼的气质,从小就体现了出来!

原本原著之中的何雨柱,小时候接济他家吃的用的,长大了还给棒梗找工作,甚至棒梗这白眼狼吸血鬼把傻柱的房子都占了......

他们非但没有一点歉疚,反而使劲压榨傻柱!

现在,在他们看来,傻柱就是个随时可以利用的工具人,给他们顶缸无所谓!

秦淮茹考虑了一下,

她婆婆却说道:

“待会一大爷开大会,你们三个小孩都在屋子里啊,都别出去!”

这话一说,

秦淮茹就知道她婆婆什么意思了,明显是让小孩不吱声,然后让傻柱顶缸!

秦淮茹这婆婆,也是蛇鼠一窝!

坏的流油!

。。。。

当天晚上,

四合院的人都聚集在一起,大概几十口子人,

一大爷二大爷三大爷坐在象征着四合院权利的四方桌上。

“咳咳!”

“我说两句啊!”

一大爷抽了一口烟。

“许大茂举报,说傻柱偷了他家的鸡,正好傻柱家里炖着鸡,傻柱,你说说这鸡是不是你偷得?”

何雨柱冷笑一声,

“这鸡写他家名字了?”

“许大茂跟我作对不是一两天了,他说道话能当证据!?”

。。。。。

“话不能这么说傻柱!”

此时!

二大爷举着茶缸子不紧不慢的说到,拿捏着领导的说话风格。

“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而且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正好许大茂家里鸡没了,你家正好吃鸡?”

。。。。

“对头!”

三大爷也是煽风点火.....

“不可能这么巧。傻柱,你就认了吧,给许大茂认个错,赔十块钱,把这只炖的鸡给人家.....”

何雨柱瞧着这三个大爷。

三个大爷,可以说没一个好东西。

一大爷还算善良点,就是容易糊涂,喜欢道德绑架别人。

二大爷蔫坏损,三大爷算计人.....

还赔十块钱?

这个时代,何雨柱的月工资才37.5!

已经算是非常高的收入了!

何雨柱笑了,

“三位大爷,照着你们的这个说法,巧合的事情都不能有?”

“照这么说,我昨天丢了五十块钱,我看三大爷您家里的钱跟我丢的一模一样,你偷了我的钱啊!你是不是得还给我啊?”

。。。。。

“你!”

三大爷气得面色通红,断腿的眼镜都快掉了:“钱不都是一模一样的吗?”

何雨柱:“鸡他就不是一样的?”

。。。。。

“尖牙利嘴!”

许大茂站了出来,

“偷了就是偷了,就是无耻的窃贼,在这个社会,最让人讨厌鄙视的就是贼!”

“我们院里出贼,贼自己却不承认!”

许大茂说道!

全院子里的人都是议论纷纷,都是对傻柱不屑的议论。

那个年代人们思想单纯,说人是贼,那可比现代社会最难听的咒骂都难听!

秦淮茹和她婆婆如坐针毡,但是想到傻柱来顶罪,更是心安理得。

虽然过意不去,但是自己的儿子犯了法,总不能站出来被惩罚吧?

而且还得赔偿鸡,他家哪里有钱?

傻柱帮帮他们家,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你不承认是吧,我现在就去报警!”

何雨柱淡然一笑!

“你去报警啊,让警檫来抓贼!”

“不报警你就是孙子!”

何雨柱不怕事情闹大,越大越好!

他准备开局就给棒梗这白眼狼来个教训!

很快,事情闹大了,警檫闻讯赶来.....

“同志,你可想好了,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是失主,你选择不和解?”

警檫问许大茂。

“和解的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和解,就按照法律程序来办!”

“按照你的说法,你的这只鸡价值不菲,还能下蛋,起码值10块钱,10块钱的东西丢失,可是要蹲拘留所的!”

许大茂这只鸡,也就值个几块钱,超不过五块!他这次是特意把丢的鸡价值往大里吹的。

十块,一般工人半大个月工资....

搁在现代社会就是三千,这也算涉案金额不小了!

许大茂一咬牙,

“不和解!”

“按最重的处罚!!”

。。。。

“好。”

警檫让许大茂签署了追究到底的文件,然后看向了何雨柱。

“这位同志,鸡是不是你偷得?”

。。。。。

“不是我,但是我知道是谁偷的,因为我见到了!”

“这就揪出来!”

何雨柱语出惊人!

许大茂一怔……

秦淮茹和她婆婆,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何雨柱飞速的向着秦淮茹的房间冲过去,然后直接就是把棒梗这个小白眼狼揪了出来!

“就是他偷的!”

轰!

全院当时就炸锅了!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注册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