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请大声告诉我你的压力
第5章 伏城(旧版)

晓果果

都市 | 都市 设置[瀑布阅读]

苏野来到了健身房。

所谓人体,苏野认为健身房和医院应该是首当其冲的选择。相比忙碌的医院,健身房似乎更稳妥些。

还有那个神秘的小女孩,她说还会再见面是什么意思?

算了,把自己的事搞清楚比啥都重要,没事别瞎操心。

进健身房后,接待他的年轻销售直接给了张两次体验卡,并告诉他两次后可以决定要不要办会员卡,他看苏野年纪不大,也不像有钱人,便带着苏野草草的介绍了一些器材后离开了。

上午10点,健身房基本没什么人,苏野在椭圆机上热身了一会后,便开始做卧推。

他的目的不是健身,而是研究“人体领域”。

苏野没进过健身房,也从没使用过这些器械,好在操作不难,他一边加了一块10KG的杠铃片,憋了口气,举了起来。

很快,一个身材魁梧、身高接近一米九的私教走了过来。

他见苏野做完一组在加杠铃片的时候,笑着说:“小老弟,你这动作不标准啊,练习的时候要注意,最好找个人在边上看着,小心受伤。还有,你这动作练下去,胸型怕是会练偏啊…”

苏野无语,如果自己单纯过来想要健身塑形的话,说不定真会被他的话给唬住。

苏野清楚,教练跟他搭话,最终目的还是想要推销私教课,直接拒绝的话有些唐突,便笑着回道,

“我还是学生,压力大过来放弃放松。”

“哦。”教练点了下头,可还是没有走的意思。

苏野不想自讨没趣,从机子上下来四处转了起来。

器材区很大,走了二十来米还没到尽头。

就在苏野打算折回去的时候,忽然,走廊尽头的一间屋子里穿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苏野猫着身子凑了过去。

这是一间十平米的房间,布局很单调,确切的说,只挂着一个沙袋。

一个打着光膀子的男人正奋力的挥拳,他出拳很快,看得出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可男人一直在打,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身上汗如雨下,空气中充斥着荷尔蒙的味道,沙袋被一击直拳打飞,苏野睁大眼睛,才看清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坑,还沾着丝丝鲜血。

“他的手受伤了!”

苏野第一反应让他将目光汇聚在男人的手上,果真,男人双手绑着纱布,汗水和鲜血已将纱布浸透,可他却丝毫没有停止,继续挥拳打了起来。

苏野看着男人,他目光冰冷,坚毅,却带着一丝桀骜。

他的眼中只有沙袋,敌人,他无视一切,只想全神贯注把沙袋击倒。

苏野冥冥之中感觉这男人身上有自己需要的东西。

“呵呵,这可不是一般人啊。”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苏野吓了一跳,扭过头看到身材健壮的私教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

苏野咽了口唾沫,“你…认识?”

“嗯…”私教叹了口气,“我们都管他叫炮手,他曾经可是A市的地下拳王!”

“这么年轻?!”苏野诧异,旋即也有些疑惑,“拳王怎么会在这种地方锻炼。”

私教啧了一声,有些不满,“我们这怎么了?环境不好么?”

苏野尴尬说,“不是,在我印象中,拳王多少算明星级别的存在了,就算锻炼,挣的钱弄个私人健身房不难吧?”

“哎…”私教叹了口气,“我刚也说了,他是地下拳王,见不得光。地下比赛可比你电视中看到的残忍的多,而且……他现在已经不是拳王了,被一个打泰拳的收拾了。”

“这样啊,”苏野不太懂地下比赛,接着问:“那他训练什么?还去比赛么?”

“可不是?你是不知道,他——”

话说到这,

房间忽然安静,拳王扶着沙袋,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私教,接着一步步走来。

苏野能明显感觉到,身旁这一米九的大块头竟呼吸沉重开始紧张,甚至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拳王推开玻璃门,那双眸子犀利冰冷,擦肩而过时,冷冷的“哼”了一声,离开了。

见拳王走远,私教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不停擦汗。

苏野纳闷,“怎么,他打过你?”

“没有,但是,他要动手我肯定没命了。”私教心有余悸道。

苏野点了点头,悄悄跟了上去。

拳王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干净利落的下楼。

苏野跟在后面,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了约么半个钟头,拳王停下脚步,回头突然走到苏野身边:

“你想干什么?”

苏野愣了一下,“没什么,就是想和你聊聊。”

“我不认识你,离我远点!”

拳王态度冰冷,说完转身就走。

苏野又跟了两步,拳王再回头时,苏野眼疾手快,“噌”的一下跳上台阶,瞄准一个ATM,从里面取了1万块钱,走到拳王身边,

“陪我聊天。”

拳王皱了下眉,“你知道这钱有多难赚么?”

苏野笑了:“对于你来说,这钱…你要挨很多拳头才能赚回来,而我却不一样。你拿着,我有事问你。”

“算你狠。”拳王抽过钱,“先说好,这钱不能烫手,杀人犯法别跟我说。”

“呵呵,就聊天。”苏野指着咖啡店,“请。”

两人在一处角落坐下,苏野象征性点了两杯卡布奇诺,

拳王左右看了一圈,开口问,“你怎么知道我缺钱?”

苏野伸出两根手指,“第一,打拳击在我心中是很刚,很爷们的职业,但打黑拳不同,它能瞬间给你带来巨大的财富,同样,伴随的风险也是无法预测的。

你是曾经的拳王,证明你辉煌过,你有钱过,可却重操旧业,在我看来,你的状态并不是想卫冕冠军,而是,你出事了,出大事了。

你的眼神中除了杀气和凶狠以外,我还看到了焦急,无力。

我想,它才是你挥打每一拳的真正原因。

第二,你出的这件事需要钱,而且很急,你迫不及待想得到冠军,导致你每一拳都像在泄愤,击打在同一点上,甚至流血了都浑然不知。

不难推测,你在出拳时,脑子里却想着另一个画面。”

拳王听着苏野的话,慢慢睁大眼睛,顿了两秒后,吐了口气,声音沙哑说,

“你说的没错,但不是我出事了。”

“能说说么?”

拳王低下头,端起咖啡像喝水一样咕噜咕噜灌了下去,深深吸了口气,

“我叫伏城,21岁,本地人,有个亲妹妹。

十岁那年,父母出车祸去世了,肇事司机逃跑,现在还没抓住。

就这样,我俩成了孤儿,但我没去孤儿院。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和妹妹相依为命。

很快,父母留下的钱花完了。

我年龄小,没文化,很多地方不招童工,直到一天,家里一口粮都没了,我硬着头皮跑一饭馆,不管人同意不同意,提着垃圾桶就往外倒,然后进去刷盘子。

我干活时都微笑着,这样就能让他们感觉我毫不费力,完事还免起袖子,大声告诉老板,我力气大着呢!

却在一次次打烊后,自己抱着满是淤青的手疼的说不出话来。

我不怕苦,也从没叫过苦,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

老板娘心疼我,每次都给我打包一些剩饭,我带回家给妹妹吃。

那时候,我才十三岁。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也是最好的三年,直到一天,老板娘接到电话,她女儿生孩子,她当奶奶了,要回老家带孩子。

店盘了,新来的老板把我撵了出去,

我失业了。

又一次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我看着满大街的人,问自己,我的亲人在哪里?

答案就是,妹妹。

为了她,我去工地,送快递,当网管,甚至去过殡仪馆,停尸间,只要给钱,什么活我都干,但不能触碰底线。因为我如果被关进去,妹妹就彻彻底底成孤儿了。

我放弃学业,在同龄人还在温室中娇生惯养,因为父母给自己买的生日礼物不满意而发小脾气时,我已经一天干四份工作,从凌晨到午夜。

社会的现实和坚韧不允许我掉泪,这份坚韧是从骨子里被打磨出来的。

直到三年前,妹妹被检查出病,遗传症,需要做手术。

对于刚满十八岁的我来说,那是比巨款,我拿着缴费单走在大街上,才发现我连借钱的人都没有。

看着病床上的妹妹,我痛不欲生。

那是我第一次哭,

我求医生,让他用我的血,用我的器官,什么都可以,只要能救妹妹。

医生很理智,告诉我一句终生难忘的话,

“你要救她就去…交钱。”

知道么,

那两个字像两巴掌,扇的我火辣辣的痛,我被打的体无完肤。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我开始查快速赚钱渠道。

网上大都是骗子,直到一条信息引起了我的注意,

“黑拳争霸赛”

为了钱,我去了。

这是一个有钱人的活动,那里的恐怖,不是你想的仅仅受伤那么简单。

我揣着坚定不移的信念,一次次被打趴下,却又站起来。

我心里只有钱,拿到钱就能去医院救妹妹。

我没钱请教练,就看视屏买光碟自己摸着学习。

一边打比赛,一边学打拳。

拔苗助长,我在打拳上还是有些天赋的。

就这样,一路磕磕绊绊,

我得到了金腰带。

当我抱着沾满血的现金去医院时,收银台的医生吓得叫出了声,

但我只说了一句话:“312,交钱。”

我也住院了,不过很快就恢复,出院后我才知道,妹妹没有做手术,奖金10万元只能药物治疗。

我不甘心,妹妹的病治不好永远都是我的一块心病。

第二年,我彻底疯狂了。

疯狂的锻炼身体,疯狂的打比赛,疯狂的碾压所有人!

就在我势如破竹的时候,一个老板找上了我。

他说,奖金10万,我给你20万。

条件是:打假赛。

我同意了。

结果,

决赛当天,我全身46处肌肉被撕裂,那个打泰拳的混蛋,把我往死里打,我永远都忘不了他那轻蔑的眼神!!

更可恶的是,那个所谓的老板,当晚买了100万我输。

我输了,得到了20万。

可回来的路上,却被那些买我赢的人堵截,

那一晚,

我无数次感觉,

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离开妹妹了…

好在上天眷顾,我活了过来。

可今年接医院通知,妹妹必须要动手术,不能再服药物,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手术定在6月10号,眼下还不到一周时间!

比赛从6月5号打到6月9号,这次,我必须拿到冠军!

我不允许妹妹出事,否则,我会自责一辈子的!”

伏城讲完了,捏着拳头,指关节发白。

苏野没说话,起身重新点了杯咖啡,坐下。

“叮!检测到伏城压力:1,妹妹的住院费,共需50万元。2,身体肌肉撕裂,可服用人体领域中的萃体丸。帮助奖励:人民币100万元;格斗精通丸、迅捷步伐丸两枚,请问是否帮助?”

“是”

苏野心中默念。

随后,脑海界面里多出三个不同颜色的药丸。

系统:“该实物可凭意念提取。”

苏野:“提取。”

语落,手中多出了三个药丸,苏野低下头,取出白色萃体丸,放在桌子上。

“伏城,身为男人,我敬佩你。

“妹妹病重,你宁可自己打工,受伤,也不愿卖房子救人,想必,那房子是你最后的信念,

对家的信念。

有房子,有妹妹,才算家。

你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却不自卑,不堕落,不违法犯罪,

上面两点说明,你,

是个爷们。

这个药丸对你有用。

多余的话,

还不到时候,

我回了,明天见。”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十一充值大赠送
活动以单次实际到账的VIP点为准;以点券的形式赠送VIP点,充值额越高点券到期时间越长。如:充值:500元赠送7500VIP点、充值:1000元赠送15000VIP点
活动时间:10月1日到10月7日
立即充值
注册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