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祚
第二章 筹谋发展(旧版)

鱼千江

军事 |  三国 设置
瀑布瀑布

次日,刘稚刚用过早膳,便听下人来报:“大王,国相和王府属官已到,正在大厅等候!”

刘稚回道:“知道了,孤王这就过去。”

刘稚来到大厅,刚落座,国相和福伯便拜到:“臣王宏、刘福拜见大王!”

刘稚回道:“两位请起!请座!”

“谢大王!”随即两人落座。

“不知今日大王召臣前有何事?”王宏坐下后问道。

“也无甚要紧之事,就是想问一下这段时间国中可有大事发生?前些时日国相领兵抗击鲜卑可有负伤?”刘稚问道。

“谢大王关怀,老臣无碍,至于国中大事到是有几件需大王定夺。”王宏回道。

“哦!是何事?”

“回大王,一是前些时日鲜卑入寇,致使幽并二州有流民十三万滞留国中,,二是鲜卑入寇时有官吏弃城而逃,三是国中官吏缺失严重,四是前番鲜卑入寇国中兵将及王府护卫损失颇多。”王宏答道。

“哦!这些事是否已上奏朝廷?朝廷可有示下如何处置?孤为藩王若无朝廷旨意不太方便插手地方事务。”刘稚问道。

“前日朝中已来旨意,当时大王昏迷不醒所以未来上报大王,圣旨由臣代接,这就交于大王。据旨意示下:因中山国击退入寇鲜卑有功,而外族常年入寇,中山国地接幽并二州,距中枢甚远,时有被掠之患,恐指令不能及时到达,致使不忍言之事发生,所以今后中山国军政事务及官吏任免可由大王自行决断。”

“王府可增加属官王府长吏一人秩千石,御史大夫一人秩千石,将作大匠一人秩八百石,将作丞一人,秩六百石,军师祭酒四人,秩六百石。且旨意示下中山王府可扩充兵马四校,中山国也可扩充四校兵马,自行招募兵将,以为自保,在外族入寇幽并二州时,中山国可自行出兵帮助防御。因新增八校兵,故朝廷特拨下甲胄一万八千副,长枪两万柄,长刀两万柄,长弓四千张,箭矢三十万支,盾牌六千副,战马六千匹。”王宏答道。

刘稚接过,心中一阵窃喜,想什么就来什么。

按下心中的激动,刘稚便回问道:“刚才国相所提的四件事,国相可有良策应对。”

“滞留流民中青壮有九万之多,时长之后恐生动乱,并且随着官府放粮,还有流民其他州县流民聚拢,所以应尽快将其遣返回原籍,弃城而逃官吏按律法办,缺失官吏按例选拔,损失的兵将招募补足,至于新增兵马何时扩充却需大王示下。”王宏答道。

刘稚听后,思索片刻,继续问道:“阵亡将士抚恤是否发放?国中存有粮食多少旦?流民若要坚持到来年秋收所需粮食要多少石?今岁可征收多少钱粮?”

王宏思考一会儿后答道:“阵亡将士抚恤已经发放。冀州本是粮食出产地,所以国中府库存粮充足,有粮九十六万三千七百石,历年积下黄金四千四百六十三斤,钱九十六万四二千八百九十缗,现有的流民若要坚持到明年收获,需粮四十六万石,若算上后续到来的还需三十石”

“至于今年收成,根据《盐铁论-通有》赵、中山带大河,纂四通神衢,当天下之蹊,商贾错于路,诸侯交于道;然民淫好末,侈靡而不务本,田畴不修,男女矜饰,家无斗筲,鸣琴在室。是以楚、赵之民,均贫而寡富。可以看出中山国商业发达但农事不兴,所以赋税中钱币较多,可得钱八十万缗,上缴王府四十五万缗,可剩三十五万缗。还有两个月秋收,因农事不兴之故,若无大的灾害可收粮八十万石,上交王府后郡国可存四十万石,。”

刘稚听后思索起来,半晌后回道:“第一件事,流民不用遣返,入中山籍,择一地安置,先令其建设房屋,而后令其兴修水利,开扩水渠,以工代赈,最后令其开垦荒地以待来年春耕,其所开荒地归王府所有,但归开垦人使用,每年赋税与私田等同。”

“加上后续到达的流民,以开荒二十万倾为目标,明年春耕所需粮种工具由官府租借,秋收时归还。这些工作完成后在其中招募士兵。另趁现在气候还热,选青壮一万,令其扩通河道,扩建码头。以后流民都按此安置。”

“第二件事,弃城而逃的官吏一律罢黜,抄其家产,以家资钱三百缗田百亩为准,多出部分,钱一半没入国中府库一半上缴王府,多余田地皆没入王府,保留其宅院,限制其府中仆人不得超过八人,其直系后代两代以内不许在中山国出仕。”

“第三件事,郡国和王府缺失官吏,郡国官吏自县令以下地方官吏按例选拔即可,直属长吏、属国都尉及王府属官由孤征招,孤明日给国相名单,按名单下发征招令。”

“第四件事,郡国及王府原有兵将在中山国原本居民中招募补足即可。现在是六月中,在年底流民将工作完成后开始招募新增八校兵将。”

“第五件事,清查商税,凡偷税漏税者,罚五倍赎罪,以后皆按此例。”

“那么国相你汇报一下郡国缺失的官吏。”

“回大王,郡国直属官吏如今缺国相府长吏一人。属国都尉一人,典兵禁,备盗贼。农都尉一人,主屯田殖谷。户曹掾一人,主民户、祠祀、农桑。奏曹主奏议事。辞曹掾一人,主辞讼事。法曹掾一人,主邮驿科程事。尉曹掾一人,主卒徒转运事。贼曹掾一人,主盗贼事。决曹掾一人,主罪法事。兵曹主兵事。金曹掾一人,主货币、盐、铁事。仓曹掾一人,主仓谷事。主簿一人、及五部督邮。”

“如此,你先将诸曹掾和督邮选齐,督邮一定要有能力,要作风清廉的人,孤要严查国中贪腐,长吏、都尉及主簿在孤明日给你的名单中。”

“你回去后告知下属,从今年开始,每年政绩突出者王府都会嘉奖钱三百缗既三十万钱,另每年底王府出五万缗下发各官吏作为廉洁奖励。”

“若无它是国相就先回去等孤的名单吧!”

“诺!臣告退!”言罢,王宏便退了出去。

“福伯,如今王府官吏缺多少人?”刘稚问道。

“回大王,自老大王故去,后来大王又昏迷不醒,王府官吏便大多离去,仅余老奴任永巷长(宦者)兼任王府管家,主宫中婢使。祠祀长,主祭祀。礼乐长,主乐人。谒者十人,掌冠长冠。如今缺国傅一人,主王府事。中尉一人,典王府兵禁,备盗贼,职如郡都尉,主盗贼。郎中令一人,掌王大夫、郎中宿卫。仆一人,主车及驭。治书数人,治书本尚书更名。大夫数人,掌奉王使至京都,奉璧贺正月,及使诸国。卫士长一人,主卫士。医工长一人,主医药。郎中数人。”

“另外根据旨意,王府循比高祖时藩王府编制,又新缺长吏一人,御史大夫一人,将作大匠一人,将作丞一人,军师祭酒四人。”

“好!孤明天同样给你一份明单,就以孤的名义征招。你先下去吧!”刘稚道。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