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生存骇客归来
第一章 女神相迎(旧版)

在教室的列宁

科幻 | 电子 设置[瀑布阅读]

公元2017年,纽约,民主党大厦。

大腹便便的亨德森先生看着一片狼藉的机密办公室,平日里和蔼可亲的胖脸气得铁青。一旁高大魁梧的黑人保镖站在洞开的窗户前沉着声向对讲机里发布命令。

“搜!给我搜!今天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就是挨家挨户搜,搜到白宫也得把这帮黑衣老鼠给我搜出来!”党派领导人亨德森先生冲警察局长愤怒的挥舞着手臂。

是的,他们,米国最大的民主执.政党,机密办公室,失窃了。

丢失的是一卷在校女大学生失联案的案件卷宗,按理说这种国家刑法机关的机密文件应该锁在警察局的底下档案室里才对,但事涉他那个成天无所事事、只会玩女人的败家儿子,他能想到最安全的地方也只有这儿了。

没想到啊,日防夜防,飞贼难防啊亨德森重重的叹了口气。想起那个神出鬼没的黑衣组织,他的太阳穴就一阵发痛,从三年前的天朝在美女大学生沉尸案开始,这三年来,米国大大小小的悬案、疑案、冤案都被这个神秘的组织一一破获并将证据公之于众。

2015年的曼哈顿大桥飞车案;

2015年的帝国大厦密室杀人案;

2016年的内达华州卖酒女郎谋杀案;

2017年的拉斯维加斯枪击案;

等等等等.............

按理来说一个国家的警务系统有这么一个乐于助人、本领通天的神秘组织相助,高兴还来不及,为何现场的警察脸色一个比一个臭?

事实上,对这个能帮解决各种悬案的组织,警官们私底下对其的态度还是相当友好的——如果他们下手的目标不是那些大人物的纨绔子弟那就更好了。

是的,上述那些悬案,不是他们警方破不了。相反,有些案子的凶手大家都知道,就住在对面的半山别墅里——可上头压下来的,他们有什么办法。

哎,这个时候,你把这些为富不仁、豪横跋扈的二代们往我们门口一丢,还把他们聚众这啥那啥的视频发到全米国人民的邮箱里,你说,我们是抓好还是不抓好?

所以说,对这种游离于法律之外,又代行法律之责的组织,哪个国家都一样,平时睁只眼闭只眼还好,一出事,上头发话了——该抓还是得抓!

“01、01,我是02,嫌犯已经从林肯大道转向曼哈顿街区,我们在后跟随,请你处火速拦截,over!”

“02、02,我是01,我部已经在曼哈顿街区设卡,准备行动,上级指示,嫌犯可能携带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如有机会,果断击毙,over!”

“........”

对讲机那头沉默了足足五秒:“02收到,over。”

“阿光,光哥——光神!我求求你了,信号干扰快一点吧,”车流如梭的曼哈顿13大街上,一个身穿黑衣的华裔青年驾驶着汽车在警方的围堵中左冲右逃,趁着猛打方向盘的功夫还不忘冲对讲机狂喊,“你再不快点兄弟可要进笼子里了!”

“别急,”同一时刻,纽约国际机场外的福特车里,一个相貌平平、衣着普通,眼神却亮的吓人的青年正在笔记本电脑上运指如飞,随着一阵噼里啪啦暴风式的输入,青年重重敲下回车,“ok,赶紧跑吧!”

随着回车按键的触发,仿佛上帝之手拨动,整条曼哈顿13号大街的红绿灯在一瞬间陷入了混乱,原本有序行驶的车流就像被无形的大手粗暴地打乱一般,直行的左拐,左拐的倒车,倒车的逆行.....

“滴滴滴.........绿灯你开你吗——卧槽,红灯!”黑衣青年见状大喜,狂踩油门不要命地开进一片混乱的车流里,后面是一片警车的碰撞、侧翻。

“哈哈,光神,我就知道你是最吊的!讲个笑话,米国国家交通局防火墙?哈哈哈哈!”摆脱了警车的追捕,黑衣青年大笑着在混乱如麻的车流里各种抢道、逆行、强超,车长6米的的通用越野愣是被他开出了小绵羊电动车的感觉。

“淡定,基本操作,”名为梁光的平凡青年淡定地合上电脑,仿佛刚刚打完一把俄luo斯方块,“最新的撤退路线已经发给你了,你快找个安全屋把罪证公布出去,让那个富二代出出名吧。”

“ok,行侠仗义,替天行道,我们组织的宗旨嘛,”黑衣青年瞟了一眼副驾驶上的卷宗,飞快地把汽车拐进一个平民街区,“哎,那什么,听说你做完这单就要回国了,怎么,是休息还是真的金盆洗手了?”

“有点累了,天天枪口舔血,年轻时还觉得炫酷刺.激,现在嘛,钱也挣够了,做个普通人也蛮好的,”梁光对车窗外荷枪实弹的巡警给出一个友善的微笑,升起车窗,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的疲惫和迷茫,“再说了,咱们这几年净在米国折腾,年年春节都在唐人街给全国人民拜年,再不回家看看,怕是连饺子味都给忘咯。”

“可以,”名为杨辰的黑衣青年将车倒进一间不起眼的民房,迅速拿出手机给卷宗拍照,“再过几个月我也该轮调回国了,到时候去找你喝酒啊。”

“行啊,没问题,”梁光下车,取下套牌,和车钥匙一起扔进垃圾桶,“祖国见。”

“祖国见。”城市的另一边,杨辰按下发送,微笑着说道。

12小时后。

“米国女大学生失联案告破,凶手竟是民主党参议员之子!”

“又一黑案告破,细数神秘组织出道以来光荣战绩!”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黑衣组织的正义出手!”

......

“女士们,先生们:

飞机已经降落在中海虹桥国际机场,地面温度为25摄氏度,飞机正在滑行,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请先不要站起或打开行李架。等飞机完全停稳后,您再解开安全,整理好手提物品准备下飞机。从行李架里取物品时,请注意安全。您交运的行李请到行李提取处领取。需要在本站转乘飞机到其他地方的旅客请到候机室中转柜办理,感谢您选择东方航空公司班机!我们下次旅途,再会!”

当参议员之子涉嫌女大学生失联案的新闻在米国掀起轩然大波的时候,始作俑者梁光已经悄然抵达了地球的另一端,跨出飞机那一刻,他轻轻地抖了一下薄外套,仿佛甩掉的不是灰尘,而是米国的往事。

“师傅,走,去市区。”

“市区?中海市区这么大,有具体地址吗?”

“嗯.......我想想,算了,就去东方明珠吧。”

“好嘞!”

坐上出租车,梁光歪着头想了一圈,无奈地撇了撇嘴——他们家,老爸在帝都的某个地下研究所暗无天日,老妈在新疆的大风大沙里发掘楼兰古国,父母双忙。而家里亲戚本来就少,东奔西走了那么些年也淡得差不多了,所以他在中海确实没什么地方可去,他连回中海都只是因为出国前在这里租过房——咦,租房?

想起那个清冷艳丽的身影,梁光心中一动,三年了,不知她过得怎么样了,自己当年伤心之下走得那么急,也没来得及说一声,她一定很不高兴吧?想到这,梁光急忙对司机道道:“师傅,掉头,去潍坊路!”

司机大叔转过头,呵呵笑道:“怎么,不去东方明珠了?”

“不去了,”梁光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飞快寻找着名为“夏清妍”的女子,“东方明珠哪有妹仔好看!”

“.......”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半小时后,打扮一新的梁光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来到了潍坊路的一栋小型公寓,兴奋而忐忑地按响了门铃。

兴奋是因为等会要见的是个大美女,而且还是那种货真价实,全校公认的女神。

至于忐忑嘛........呵呵,梁光在心里苦笑两声,这位女神脾气可不怎么好,当年在学校就以高冷毒舌著称,其一大爱好就是喜欢用言语帮她的追求者们改变型取向,其腹黑功力可见一斑。

“咔哒。”就在梁光心里小鼓打得砰砰响的时候,防盗门应声而开,一张素面朝天却清冷秀丽得让人窒息的小脸露了出来,看到来人是衣装革履、与当年变化不大的梁光之后,好看的眉毛微微蹙了起来。

“清妍姐,我是梁光啊,刚刚跟你打过电话的,”想起刚刚被直接挂断的电话,梁光尴尬地挤出一个笑脸,“那啥,我来就是想为了三年前的事跟你说声——”

“咚!”门被狠狠地一把关上,顺带把梁光想了半天的台词也夹成两半。

“这.......”梁光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夏清妍的反应有点生气,但谁叫当年自己做得欠呢——玩得好好的朋友失个恋一声不吭就飞了,三年两载也没个信,这事儿搁谁谁也不痛快啊。

“清妍姐,你听我说,当年的事儿是我做的不地道,我该,”梁光也不去麻烦人家门铃了,就对着防盗门开始唠嗑,“不过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该咋办你画个道,要杀要剐......你说了算。”

“对不起,先生,我不认识你,请你安静地滚出去好吗!”

果然,三年不见,脾气还是这么呛。虽然被痛骂,梁光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姿势有点抽象啊清妍姐,要不你还是换一个吧?”

“消失,现在,马上!”冷冷的女声毫不客气地说道,厚厚的防盗门也掩饰不住生气的情绪。

梁光听得出来,夏清妍很生气,语气中透出浓浓的不容否定的威压,换成三年前的穷小子梁光肯定早就被吓跑了,只可惜现在站在门外的是纵横北美犯罪界的顶级骇客光神,别说夏清妍只是抱着枕头闹闹别扭,就算她拿着ak47要锤他凶口,梁光也一样不怂。

“别啊,清妍姐,”为了任务在18禁夜场练就的死皮赖脸发挥了作用,梁光脚都没挪,继续填着脸冲防盗门嘿嘿傻笑,“我不是还欠你两个月房租吗,我这好不容易回来你就把我往外赶,这不符合房东的基本修养啊。”

“你有完没完!”门被“哐当”一声粗.暴拉开,露.出长发飘飘仙气十足却抓狂之极的夏清妍,“出去几年有长进啊梁光,当年失个恋跟死了娘似的我还怕你到了米国流落街头麻烦人大使馆呢,现在看你这油光滑水的样儿,小日子过得那么滋润,还回来干嘛?”

“回来负荆请罪啊,清妍姐,”梁光马上摆出一副后悔不迭、痛定思痛的样子,“我知道我当初走的不够意思,你看我这不是刚刚疗完情伤就赶回来找你赔罪了嘛,看,巴宝莉的风衣,路易13式的包包,香奈儿number赛文赛文的香水,米国人民都在用!怎么样,我这诚意够了吧?”说着就把地上的大包小包不要钱似的往夏清妍手里塞。

“别动,放手,你给我等会儿,”夏清妍也不去接梁光的礼物,板着脸就把他瞪了回去,“你小子刚刚说什么,疗情伤?你也不照照自己那样儿,还真当自己是贾宝玉了?还疗三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搁那化疗呢!”

“不......不是化疗,是工作,正.......正经工作。”梁光缩着头被往日的大姐头训得一愣一愣的,哪还有半点海归精英成功人士的样子。

腹黑女神的威名恐怖如斯。

“正经工作?好,你小子今儿个不把这三年的事儿交代清楚,就别想进这个门。”夏清妍抱着手“哼”了一声,没好气道。

“其实,我是想进下面那个门,就我以前住住那间,”梁光忍不住嘀咕道,“反正你也空了三年。”

“闭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夏清妍像是被抓住了痛脚的猫,狠狠地瞪了梁光一眼,转头进门,留下一句,“我那是怕晦气,租谁谁单身狗附体。”

“这.........”梁光无言以对,只好挠挠头捡起大包小包跟了进去。

“这么说,你在米国这三年,真是在硅谷当码农?”半小时后,夏清妍看着屏幕前一行行不明觉厉的代码,还有不远处被梁光当玩具耍的小区摄像头,一脸邻居家突然中了五百万的懵逼。她转过头,又是惊讶又是狐疑道:“你确定你不是去拍黑客帝国了?”

“黑你妹,我那是正儿八经的软件工程师。”梁光再次用余光偷偷瞟了眼夏清妍玲珑浮凸的身材,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有点飘——原则上归隐之后的骇客是不能在普通人面前展示自己技术的,不过谁让清妍姐是那个身材曼妙让自己春心萌动的大姐姐呢——在大凶大姐姐面前,原则你还是稍稍吧。

“嗨呦,还工程师呢,瞧你这油嘴滑舌的样,这几年估计没少骗人米国小妹妹吧?”不同于C++,说起情感问题,哪怕是高冷如夏清妍也是极为积极。“老实交代,在米国有没有再谈过,”夏清妍越过沙发扶手凑近梁光,眼里除了好奇、期待居然还有些许忐忑,“还是说,你这次回来还准备找唐静再续........”

“别别别,清妍姐,好马不吃回头草,好吧,”梁光被夏清妍突如其来的小幽怨吓了一跳,当年他和唐静还在一起的时候夏清妍就跟唐静不对付,他严重怀疑自己刚刚要是不小心点了个头,可能今年都不敢靠近潍坊路了。想到这,梁光打了个寒战,急忙从沙发跳出来夸张道,“哎呀,都中午十二点了,饿死了!清妍姐,走,久别重逢,咱们出去好好吃一顿。”

“德行,”夏清妍哪里不知道他心里那点小九九,白了一眼梁光,她也不去换鞋,抄起围裙就向厨房走去,“自己做,出去吃浪费时间,下午还要干活呢。”

“干活?”梁光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干什么活?”

“大扫除!三楼那晦气屋晾了三年你不住谁住?”夏清妍打开冰箱门掩饰脸上的红.晕,然后色厉内茬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来帮忙!”

“太好了,清妍姐你不生我气了?”梁光真的有被夏清妍感动到,那种又惊又喜的感觉甚至比完成百万美金的任务还要美妙。这厮大喜之下居然冲上去给了夏清妍一个大大的拥抱,“我还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呢。”

“啪!”一个爆栗子重重敲下,“梁光!几年不见胆子肥了啊,老娘的便宜你也敢占,活腻歪了是吧!”

“别啊,清妍姐,这就是个礼节性的拥抱,基本礼仪,米国人民都这么做。”

“很好,米国人民,出门右转有家麦当劳.!”

“清妍姐,人改名叫金拱门了........”

“闭嘴,摘你的菜去!”

“.........”

(半年了,兄弟终于从云南的深山出来了,还是那句话,有人看的话评论区吱个声,我继续写)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注册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