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重生灵竹,我为西方教首徒
第五章 一脉相承(旧版)

少肉多帅

玄幻 |  神话 设置
瀑布瀑布
从本章开始听

天有九重。

每一重都是一个大千世界。

九个大千世界紧密相连,共立九天之上。

此时,万道遁光朝苍穹。

这些都是受邀前来观礼的大能。

有紫霄宫三千客,也有其他古老存在。

每一位降临天宫的大能都不由赞叹。

只见霓虹瑞彩悬挂天空,金光灿霞铺满苍穹,祥云成海,灵气成雨。

无数天宫矗立在仙山各地,先天琉璃做瓦,万载青玉铺地,无暇白玉为墙,琼楼玉宇高低错落,亭台楼阁鳞次栉比,仙殿瑶台层次分明,云雾飘渺间尽显风采,巍峨恢弘,壮丽堂皇,神圣宏伟。

尤其是每个大千世界都广袤无比,矗立无数灵山福地,先天灵气浓郁成云雾,无数灵泉奔涌,大量灵瀑飞腾,澄澈灵湖星罗棋布,无尽珍禽异兽奔走欢腾,灵根宝药、瑶草琪花更是不可计数。

九个大千世界叠加,洞天福地无数,资源之雄不下洪荒大陆,造化之广不逊广袤四海,妖族坐拥九天,根基已固,在与仙庭、巫族三足鼎立的洪荒,已经打破平衡,超过仙庭。

须弥山虽然距离九天较远,但准提与接引都是准圣大能,仅用十年之间就赶到天庭。

白泽亲自在外迎接,伏羲做陪,将他们迎进天宫,摩严紧跟师父,一路上目不暇接。

前世今生,他头次见到天庭,自然要多瞧一瞧,看一看,他是小辈,倒是不用为了面子讲究太多虚礼,自然是放心大胆地欣赏。

好在,摩严知晓分寸,单纯欣赏,并未做出失礼之举,哪怕心中艳羡九重天磅礴生机,他也没有多余动作。

这番举动又得到准提赞赏。

…………

凌霄殿内。

仙妖云集,热闹无比。

大罗荟萃,准圣如云。

洪荒半数大神通者汇聚于此。

有这个纪元出世的神圣,也有上个纪元隐世的大能。

西方虽然贫瘠,但准提与接引在天地大能中地位不低,排名靠前。

他们刚落座不久,三清便到来。

主座之上,帝俊与太一现身,对众多宾客打过招呼后,他们与伏羲、女娲并肩而立,带领白泽、九婴、计蒙等妖族高层,一起祭祀天道,昭告洪荒。

“天道在上,吾乃妖族之主帝俊,有感天地混乱,万灵无序,众生无依,今特顺应大势,建立天庭,颁布天规,梳理阴阳规则,调理四时变化,推动星辰运转,执掌无上寰宇,统御洪荒天地,造福万物众生。”

“从今往后,吾为天庭之主,太一为东皇,女娲为娲皇,伏羲为羲皇,坐镇九天,封白泽、英招、商羊等为十大妖神,稳定洪荒十方……望天道鉴之!”

轰隆!

话音落下。

天道有感,轰鸣不绝。

回应此等有利天地演化之举,降下浩瀚功德。

功德浩瀚,金云磅礴,笼罩天宫,最终落到妖族身上。

其中一部分融入天庭气运,一只遮天蔽日的三足金乌展翅高飞,虽看不见摸不着,但令在场大能都瞳孔紧缩。

对这种恐怖气运,他们生平仅见。

哪怕是仙庭都略逊一筹。

另一部分功德被妖族生灵吸收,其中,妖族高层所得最丰,在功德加持下修为突飞猛进,尽皆散发出强大气息。

“自即日起,吾为天帝,众生朝拜,诸天至尊!”

帝俊郑重宣告。

一身威压走到准圣初期极限。

此时,他能跟修为最深的太清相提并论。

“参见天帝!”

“天庭不朽,天帝不朽!”

天上地下,无数妖族疯狂,尽皆跪地朝拜,呼喊声山呼海啸,席卷山川,撼动九霄。

天道演化,显示天命在妖。

九天注定为妖族所掌,至于能否承载统御洪荒的命格,就要看天庭日后作为。

纵然如此,天庭建立后其威之深、功德之厚、气运之广、地域之大、权柄之重,也亘古未有。

毕竟,上个纪元,强如龙凤麒麟三族只是三分洪荒大地,仙庭也只有掌控众仙之权,天庭却有掌控苍穹之命,相当于拥有半个洪荒。

瞧着这股声势,哪怕早有心理准备,在场大能依旧心中一沉,有大能沉思,考虑加入天庭;有大能沉默,心中生出大忌惮;也有大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摩严对天庭之事并不关心,作为未来天地主角,有此天命,并不意外,反正天庭再强,也管不到他头上。

看在师父准提面子上,他规格提高一个档次,被安排与太乙金仙同座,席位上摆满各种珍奇琼浆、先天灵果以及美味佳肴。

这些都有助修行,才是他最关心之事。

好在并未让摩严久等,等天道气息消失,帝俊意气风发,率领妖族高层落座,宴会正式开始。

摩严也不客气,用心品尝眼前灵物,他吃相优雅,动作却不慢,大量琼浆玉液与先天灵果入肚后,刺激味蕾之余,又化为精纯能量,冲击四肢百骸。

摩严清楚这就是师父所言机缘,适合太乙金仙的灵物对金仙来说,自是造化,可他没有当场炼化,而是暂时压下这股磅礴能量,天庭不是须弥山,不便久留,也不能失礼。

闲来无事,摩严将剩余果核收起,他是先天灵根化形,又修生机大道,极擅打理草木,或许有机会用先天果核培养出一些灵根,用来梳理地脉灵机,增加灵台山底蕴。

哪怕失败,也能将果核磨碎,化为养料,滋养山中草木,准提道人见此,将桌上果核同样收起,他行事坦荡,毫不掩饰,不仅没有被大部分大能鄙夷,反而得到称赞。

众所周知,西方贫瘠,广袤大地,唯有一座须弥山拿得出手,准提为了壮大西方,一直东奔西走,到处结缘,易地而处,换位思考,他们可做不到准提道人这般舍得下面皮,做出大牺牲。

“道友高义,为西方众生奔波,有大功德、大决心、大毅力。”

太清道人举杯赞道。

他们出身不凡,坐拥昆仑宝地,又气运不俗,身家丰厚,对准提难以感同身受,可依旧欣赏后者举动。

就是若不来东方打秋风,到其他地方去就更好了。

看了眼摩严,上清道人笑道。

“准提道友倒是收了一个好徒弟。”

“一脉相承,都有大毅力。”

摩严闻言,面色一红。

真论起来,他不如师父多矣。

他喜静不喜动,只想独善其身,即便未来有打秋风之举,也会是偶尔为之,更想宅居山中,自力更生;而师父是心怀西方,造福众生,不惜违背天性,到处东奔西走,甚至将自己活成某些存在眼里的笑话。

等宴会结束,准提与接引带着摩严返回西方,刚落脚须弥山,便听到九天轰鸣,血云密布,煞气冲天。

读书三件事:阅读,收藏,加打赏!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load_tips()}}
{{tt_title}}
00:00
00:00
< 上一章
<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一章 >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