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刷个短视频,成古人减速带了?
【3】一篇作文,你至于吗?(旧版)

从本章开始听

此时屏幕上还在播放着视频。

【阅卷老师继续观看考生作文。】

【‘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阅卷老师一下子蒙住了:“这,这精巧的对仗,这超纲的用典,竟然一下子超出了我的知识盲区!”】

上面的弹幕也是纷飞。

“哈哈哈,读过两篇江苏高考满分作文,一篇赤兔之死,一篇车里窥人,写的说实话真的绝!”

“笑死了,说实话,这两篇作文,给《滕王阁序》到尿壶都不配!”

“承认别人优秀很难吗?你能写出这种作文吗?”

“我写不出,但不妨碍我觉得他在《滕王阁序》面前就是一坨!”

..

大唐。

此时的唐高宗正一脸不屑地看着天空中的光幕。

“王勃?就是那个不务正业的博士?”唐高宗冷着脸问道。

边上的公公立马是回答:“正是,皇上,前不久刚被您逐出英王府!”

唐高宗笑了。

此人的确很有才!

但是,大唐有才之人多了去了。

原来。

王勃当上朝散郎后,经主考官的介绍,担任沛王府修撰,并赢得了沛王李贤的欢心。

一次,沛王李贤与英王李显斗鸡,王勃写了一篇《檄英王鸡文》,讨伐英王的斗鸡,以此为沛王助兴。

不料此文传到唐高宗手中,圣颜不悦,读毕则怒而叹道:“歪才,歪才!二王斗鸡,王勃身为博士,不进行劝诫,反倒作檄文,有意虚构,夸大事态,此人应立即逐出王府。”

唐高宗认为此篇意在挑拨离间,钦命将他逐出长安。

于是,王勃被逐。他凭着自己的才情和苦心经营刚刚打通的仕途,就这样毁于一旦。

......

三国位面。

此时的曹操正在考校着自己的儿子曹植。

“植儿,你觉得这《滕王阁序》这两句如何?”

曹植作揖恭敬地说道:“父亲,至此两句,并不能看出多少。”

“但是,我觉得,此人文采斐然,必定是一大家!”

“哦?我倒觉得,这文不如你的《洛神赋》!”曹操继续问道。

曹植谦虚道:“孩儿惶恐。”

曹操哈哈大笑:“莫要谦虚,我的儿子,就要做第一!”

......

大宋位面。

此时的苏轼刚被自己的弟弟从牢里保释出来。

他一脸愤慨:“这些蠢人,果真是一点也不知道我的才华,实在是庸人!”

随后便是转脸问苏辙:“子由,你觉得王子安的文采比之兄长我如何?”

此时的苏辙已经是满脸倦意。

别人一步步做官,是为了自己生活更好。

而他,只是为了更好的从牢里把自己亲哥哥捞出来。

想了一下,苏辙便是无奈地笑道:“兄长,王子安的文采,你我有目共睹,况且,已经是逝去之人,何必要去分个高低呢?”

“哈哈哈,好好好,喝酒喝酒!”苏轼的脾气来的快,走的也快。

当下便是和弟弟痛饮起来。

......

【阅卷老师继续往下看去。】

【‘雄州雾列,俊采星驰......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一瞬间,阅卷老师惊住了!】

【她不顾形象地大喊着:“一只单身野鸭,竟然能写出如此意境?这难道就是......”】

【“科幻片?这绝对就是王维诗里的科幻片?”】

【阅卷老师继续看下去。】

【‘穷睇眄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一瞬间,阅卷老师直接给其跪下了!】

【她不可置信地自问自答道:“我何德何能,能遇此神文?”】

【“打分?我真的配吗?”】

......

大唐位面。

已经被贬的王勃,此时却是心情大好。

与他一同吃酒的宾客,一同与他在观看着天上的光幕。

“我说,子安兄,你做的文章,竟然都被天上知道了,这可了不得啊,说不定,马上你就要位列仙班了啊!”

王勃谦虚地为其倒上酒:“哪有哪有!”

“此等文章,不过是当初我偶有所得,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啊!”

听着王勃那虽然像是谦虚的话语。

可是几个宾客总觉的听得心里不太对劲。

“怎么感觉,这么别扭呢?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

......

大宋位面中。

李清照一脸不屑地看着天上的光幕。

“呵,王子安?不过一好酒之徒,此等文章,辞藻华丽,典故堆砌,无趣至极!”

说罢,便是将眼前一瓶空的酒壶放到一边,随手向后摸去。

“咦,酒又喝完了?”

李清照有些无奈。

这酒喝的这么快,不尽兴啊!

“算了,去赌两把,我觉得今天我的运气一定很好!”

说干就干。

立马李清照便是坐起身子,朝门外走去。

......

大明位面。

朱元璋有些皱着眉头看着天上的光幕。

“怎么,这后世两千多年以后,还这么推崇这些文人?那咱这些年做的布置都是白费劲了?”

马皇后连忙安慰道:“你担心两千多年后的事情干什么,重要的是当下!”

“可是,可是大妹子,你说做这种文章,能有什么用,能对治国有帮助吗?”

“怎么没帮助了?做不出这种文章,最起码文采就不行,看的书就不够,看的书不够,怎么帮你?”

“额......”老朱一时语塞,根本说不出话来。

......

【而这时候,忽然间,门开了,来了另一位阅卷老师。】

【他看着这个老师问道:“我说,张老师你至于吗?不就区区一篇学生作文吗,你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

【然而,当他拿起该考生作文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飞卢小说,飞要你好看!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load_tips()}}
{{tt_title}}
00:00
00:00
< 上一章
<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一章 >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