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开局科举舞弊?我考哭考生
第4章 这都是些什么题目啊?考生们哭了!(旧版)

天杀星

军事 |  架空 设置
瀑布瀑布
从本章开始听

第4章这都是些什么题目啊?考生们哭了!

贡院。

一间间格子间考棚十分简陋,用木板和苇席搭建而成,朝南无门敞开,纵横排列,只留出号巷通道。

号房门口有号灯和水缸。

考生可自取。

半个时辰转眼间过去,考官开始放题。

格子间分为“天、地、玄、黄”字号。

天字号格子间。

“诸士各进号房听题。”

考官喊道。

考试即将开始,“天字号”考生进入号房里面,临危正坐。

一些考生面色兴奋。

“此次科举,我早已做好准备,必定能榜上有名!”

他们早就知晓考题。

哪怕是不听考题,也知道考题内容。

李仲是作弊考生之一。

他在提前拿到考题之后,就翻阅四书五经,寻找答案。

花费了一段时间后,他找到了答案。

并将答案默背下来。

他等的就是这一天。

李仲攥紧拳头,激动得脸涨红不已。

“这一天终于来了!”

“我已完全背下考题答案。”

“这些试题完全难不倒我。”

“我定然能上榜。”

“说不定还能进前三甲!”

李仲拿出笔墨纸,开始奋笔疾书。

他落榜了数次。

这一次,他终于能扬眉吐气,上榜。

“不枉费我花了大价钱,弄来考题!”

李仲心想。

考官开始宣读考题。

【乃是人而不可以不如鸟乎?诗云:穆穆文王。】

李仲奋笔疾书的手一顿。

愣住。

他是不是耳背,听错了?

第一道考题,不对吧?

为什么和之前他拿到的考题,不一样?

没有一个字是相同的。

这就离谱了。

“为什么考题会不同,难道我之前拿到的是假的考题?”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定然是哪里出了问题!”

李仲眉头紧皱。

考官再次重复了几遍考题。

李仲听了数遍,还亲自确认考题板子上的考题。

“为什么会不一样?”

李仲陷入迷茫。

天字号格子间的考生此时听着那考题,也懵了。

考官出的题,是认真的?

这考题是什么玩意儿?

考生们不由苦思冥想。

其他字号格子间的考生听到考官的题,也发愣了。

张猷是一名普通考生,他特别倒霉,虽然在天字号格子间,但他的号棚特别破烂,里面还满是灰尘和蜘蛛网。

毕竟会试三年一考。

考完便被封闭。

所以考棚脏兮兮的,满是灰尘,也情有可原。

他只能清扫干净考棚,便安置好被子。

刚打扫完考棚,考试就即将开始,他赶紧拿出笔墨等物,正襟危坐着,满脸严肃。

考官的声音传遍整个天字号格子间。

“乃是人而不可以不如鸟乎?诗云:穆穆文王。”

张猷:??

张猷自问饱读诗书数十年,看过历届的考题,也看过无数奇怪的考题,但自问真没有看过这么奇怪的考题。

他揉了揉耳朵。

准备再仔细听一回。

考官讲完数次之后,有官员拿着写着考题的板子,在考棚之间的通道来回走动,给考生看考题内容。

张猷双眼呆滞地看着考题板子上的考题。

他想要摔笔。

今年的考题是怎么回事?

怎么如此.....如此奇诡?

“呼!”

“冷静,若是现在就乱了阵脚,那么这场三年一次的会试,就完了。”

“我苦学多年。”

“怎么能临场乱了阵脚,慢慢琢磨,定然能琢磨出一二!”

张猷静下心,琢磨着考题。

前半句:“乃是人而不可以不如鸟乎?”

原文应该是《大学》中的“于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鸟乎。”

而后半句,“穆穆文王”。

《诗》原文:“穆穆文王,于缉熙敬止。”

“很好!”

“已经琢磨出原文,那么我只需要根据原文内容,来揣度考官出这个题的用意!”

张猷花了大半天琢磨出来,心中欣喜不已。

他继续尝试理解着。

这两句诗词的内容,都是讲人的德行,说好的德行,能够让社会稳定和谐,更加美好之类的。

倡导众人向善,拥有好的德行。

张猷借着自身对经义典籍、历史时政、文章体裁的理解,将自身的见解和议论列入其中。

在文中夸夸其谈,而后他拿起墨未干的答卷,满脸自豪。

这文写得甚是不错。

甚至超出平常的水准。

应当能得到考官们的赏识。

张猷写完文之后,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原来不知何时,天已经黑了。

会试需要考三场。

历时九天六夜。

十分不容易。

每一场考完后,可以离场,除此之外,吃喝拉撒都要在考场内。

张猷摸了摸肚子,估摸了下时间。

“差不多到饭点了吧?”

“那么先做饭吧。”

张猷拿出食材和厨具,开始点火烹饪起来。

食物的香味很快在贡院天字号格子间内弥漫开来。

其他的考生也闻到了食物的香味。

他们口舌生津。

一些人也停下笔来,开始烹饪,或者有的人直接拿干粮出来吃。

李仲看着考题心烦意乱。

他根本不懂考题是什么意思。

李仲心中已经开始骂娘。

这究竟是谁出的题?

这是人能出的吗?

心烦意乱之时,食物的香味弥漫出来,这让李仲更加心烦意乱。

索性放弃这道题。

“我只要答好其他道题,还有上榜的机会,先不急。”

他这么安慰着自己,而后心安理得的享受着食物。

第二道考题很快出来。

【君夫人阳货欲。】

考生们顿时欲哭无泪了。

这都什么题目啊。

李仲彻底懵逼了。

这剧本不对啊。

一道题目不准也就罢了,第二道题也不准,那么接下来的题呢?

细思极恐。

李仲心尖发颤。

会试三年一次。

错过了这次还要等三年。

然而人生有多少个三年?

他花了大价钱买了试题,本想高中上榜,谁想到现在连续两道题都不准。

信心满满的张猷也愣了。

他勉勉强强答了第一道题,本以为第一题已经够奇怪了,没想到第二道题更加奇怪!

“夫人”。

“阳货”。

张猷捂脸。

这考官正经吗?

这道题一看就知道不是正经人出的。

其实,这道题也是截搭题,“君夫人”出自论语。

“邦君之妻,君称之曰夫人”。

而“阳货也”出自论语。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

这两句话中,第一句意思是国君之妻,国君称之为“夫人”,第二句讲的是一个叫阳货的人想要见孔子,但孔子不见他。

张猷苦思冥想,都不得其解。

其他考生亦如此。

这道题出得实在是太奇葩了。

比前一道还要过分。

读书三件事:阅读,收藏,加打赏!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load_tips()}}
{{tt_title}}
00:00
00:00
< 上一章
<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一章 >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