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穷锦衣卫,皇帝求我贪污
第七章 咳咳,这位老大人,那个是我如厕的虎子(第七更求支持!)(旧版)

“……”

因为茅房的门是被谢迁打开的,李长生一眼就看到谢迁的右手伸进了他自制的马桶里面,他的脸颊上都是露出了错愕之色。

“李卿,这地方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朱厚照一眼就看到了李长生脸颊上错愕的表情,不由得对着他问道。

听到朱厚照这话,再看看李长生的表情,站在了庭院里面的大明朝朝中重臣,一个个脸颊上都是露出了戏谑之色,他们就知道,这李长生身为锦衣卫从四品的北镇抚司镇抚使,怎么可能不贪污受贿。

这整个家看上去都是家徒四壁,没想到金银财宝竟然是藏在了一个如同茅房的地方。

这下子看你如何解释!

“咳咳,这位老大人,那个是我如厕的虎子,你懂的……”

李长生叹息了一声,一脸同情之色地望着谢迁说道。

在明朝,如厕的便器不叫马桶,而是叫虎子。

“……”

满朝文武百官都是怔住了,谢迁,谢阁老将手伸进虎子了?

那岂不是一手……

李东阳忽然闻到味道确实不太对,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从里面飘了出来,他感觉谢迁仿佛都变成了这个形状了……

朱厚照已经是忍不住低笑了起来,虽然很不应该,但是,他实在是忍不住啊,想到谢迁现在一手的米田共,这真的是不能不笑啊!

刘瑾憋着笑,倒是没好意思笑出来,怎么说谢迁也是内阁元老,哪怕是他跟谢迁看对方都是互不顺眼,但是这个时候要是这样笑,很容易就会彻底得罪谢迁,乃至是受到整个朝堂之上的官员们迁罪。

谢迁眼前一黑,差点就栽倒在地。

要不是李东阳见机的快,快步上前,憋着气将他给扶住,要不然的话,怕是谢迁这一位兵部尚书加顾命大臣,就要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整个头都栽进这虎子里面了,到时候,谢迁还有脸见人?

怕是回去之后,谢迁就要递上辞表,求朱厚照同意他告老还乡了。

虽然憋着气,李东阳都觉得一阵阵臭味从谢迁身上飘来,他也不想扶,但是没办法,他要是不扶着,那谢迁是真的要出丑,然后回去就告老还乡了。

为了不让内阁失去一位顾命大臣,就算是受不了,李东阳都只能苦着脸默默承受着这一切。

“这位大人,快,扶这位老大人出来洗手。”

李长生对着李东阳示意道。

“对对……”

听到李长生的话,李东阳反应了过来,对着他投了一个感谢的眼神,就搀扶着谢迁从茅房里面走了出来。

他是真不容易啊,既要搀扶着谢迁,又要小心他手上上面那一手污秽之物碰到自己的官服。

李长生走到大水缸面前,拿看了一眼大水缸里面的水瓢,感觉这水瓢的把手好像太短了,就转身进了屋子里面,拿了一个长柄的水瓢出来。

这一个长柄水瓢,柄是真的长,没有两米也有一米五了,看这样子,还是刚刚拼接起来的。

谢迁终于回过神来,却是不好意思装晕了,要不是手上全是李长生的污秽之物,他是真的恨不得已经装晕,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示意李东阳可以放开自己了,伸出手,生怕冲洗的时候,这些污秽之物还会溅到自己身上。

看到谢迁回过神来,李东阳都是松了口气,三步并作两步,就已经是走到远处,离得远远地,脸颊上都是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之色,仿佛一下子就解脱了一样。

“……”

谢迁看到李东阳速度比兔子还快,老脸都不由得变得通红。

站在李长生老宅之中的衮衮诸公们,包括内阁首辅刘健,都是不由自主地退后了数步,显然都是怕等会谢迁冲洗的时候,那些污秽之物会溅到他们,要是这样的话,他们一世清名岂不是都要付之东流了?

“陛下。”

刘瑾对着朱厚照低声地提醒道。

结果,他刚刚说完,发现坐在小马扎上面的朱厚照,就已经是跳了起来,跑到了远处。

看到这一幕,刘瑾急忙跟了过去。

朱厚照的脸颊上露出了又嫌弃,又好笑的表情,仿佛在憋着,不好意思表现出来,但是所有人都是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些表情。

对于这一点,大明朝的文武百官们,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们不也一样退后了数步?

谁不怕,谁心里不嫌弃?

只是他们这些人混迹官场多年,都是千年的狐狸,一个个哪怕心中嫌弃,也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罢了。

一时之间,整个院子,李长生跟谢迁的旁边,几乎就已经是空出了一大片的空地。

“……”

谢迁脸颊上已经是露出了欲哭无泪的表情,他三朝元老,顾命大臣,内阁元老,竟然,竟然会弄了一手污秽之物,他一世英名一朝尽毁啊!

“老大人,要开始冲洗了吗?”

李长生拿着手中的长柄水瓢,对着谢迁问道。

“好,谢谢李镇抚使了。”

听到李长生的话,谢迁瞥了他手上那个长柄水瓢一眼,叹息了一声,说道。

李长生用水瓢里面的水,给谢迁冲洗了起来,一直冲洗了十次,帮他冲洗干净之后,又将地面都给冲洗了很多次,一直到完全清洗干净,才算是停了下来。

谢迁这一只手冲洗干净之后,就干脆藏在了官服里面,他依然感觉有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味道从他的右手上面飘来。

“谢谢李镇抚使。”

谢迁看到李长生一直没有嫌弃他污秽,也没有嫌弃他麻烦,一直给他冲洗,心中都是感激不已地对着李长生,再一次道谢道。

虽然李长生手上拿着的是一个长柄水瓢,还是刚刚才拼接起来的,但是好歹人家也没有远离不是。

“老大人客气了。”

李长生轻轻一笑,说道。

“谢阁老,这李卿家你也算是看遍了,连虎子都摸索过了。”

“你可摸出昨日李卿吃过什么山珍海味?”

朱厚照忍着笑意,对着谢迁问道。

“噗……”

听到朱厚照这一句话,满朝文武百官们都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实在是忍不住了。

只不过,他们却是都知道这样很不对,都是转过头去笑。

谢迁差点又是眼前一黑,以谈吐尤健之称的他,已经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朱厚照这一个问题。

李长生都是面色古怪了起来,想不到朱厚照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出来,这是应该回答摸出来了,还是回答没有摸出来?

“好了,朕只是跟谢阁老开一个玩笑罢了。

“现在谢阁老应该相信李卿是清正廉洁之人了吧?”

朱厚照脸色,对着谢迁说道。

听到朱厚照的话,谢迁都是露出了解脱之色的急忙说道:“微臣信了,李镇抚使绝对是我朝真正的大清官。

哪怕是身在锦衣卫之中,也是出淤泥而不染。”

到了这一个时候,李长生要是还猜不到谢迁的身份,那就不正常了,这一位明显就是弘治帝给朱厚照安排的三位顾命大臣之一的谢迁谢阁老,而谢迁之所以带着人在他家到处看,还伸手进了马桶里面,明显就是觉得他李长生不可能是什么清官,而是一个贪污受贿的贪官。

文武百官们看到这一幕,都已经是明白了,一群人都是摇头苦笑了起来,看到这情景,谁还不知道李长生没有贪赃枉法,谁还不知道李长生没有贪污受贿?

就这破屋子,他们也都找遍了,看遍了,君不见连茅房的虎子里面,谢阁老都伸手去摸了吗?

这还能贪污受贿什么?

不少文武百官们都是带着同情之色的看着谢迁,他们倒是无所谓,最惨的还是谢阁老。

谢阁老连手都伸进虎子里面了,这以后还能见人吗?

“李卿,谢阁老弹劾你贪赃枉法,滥用职权。”

“贪赃枉法这一点,现在只是证明了你没有贪污受贿,但是枉法跟滥用职权这一点,你如何解释?”

朱厚照看着李长生,面带笑容地说道。

他心里显然是不相信的,所以才会面带笑容的跟李长生说。

就是告诉李长生,不用怕,你只要说出来,朕给你做主。

“陛下,不用说了,微臣相信李镇抚使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是微臣受人蒙骗,险些害了李镇抚使。”

听到朱厚照的话,谢迁就已经是脱口而出道。

没办法,他已经做错了,这个时候自然是要马上改过来。

加上他也确实对李长生有了一些好感,觉得李长生绝对不会是这样的人。

他甚至觉得,若是他以前就见过李长生,肯定不会觉得李长生担任这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

如此一个秉性耿直,内心善良的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正是他们大明朝所需要的!

“谢阁老虽然是这样觉得,但是其他人可未必会这样想。”

“我们来都来了李卿这里了,就让李卿说说吧。”

朱厚照一脸淡然之色地说道。

“是,微臣遵旨。”

听及此话,谢迁说道。

刘健这些内阁大员们对视了一眼,也都是将目光注视着在了李长生的身上,想要看看,他到底是如何自证的。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