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钱而已,他却当街捅我八刀!
第三章 我只是偷东西而已,他捅了我八刀【求鲜花!求收藏!】(旧版)

我即是天榜

都市 |  都市 设置
瀑布瀑布

救护车闪烁着红灯,一路畅通无阻地行驶在高架上。

而此刻的救护车里。

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正紧张不已地对担架上的三人展开抢救。

之前的女司员苟优优,也紧张不已地盯着三人的情况。

半晌过后。

鬓角已经发白的地中海医生拿下听诊器。

苟优优立马紧张不已地开口:“医生,他们三个现在是什么情况?”

地中海医生摇了摇头:“没、没、没……”

苟优优美目中露出欣喜:“没事了?”

护士赶紧补充道:“没救了!”

医生点了点头,指向躺在担架上的瘦子。

“这这这这个,已、已经死透了!”

苟优优的眼角顿时抽了抽。

好好个当医生的。

磕巴什么?

得平添多少医患纠纷?

紧接着,医生沉重地摇了摇头。

“夺、夺、夺……”

夺什么?

苟优优跟着心头一紧。

下一刻。

护士幽幽开口:“我们朱医生,想说这是多大仇,多大怨。”

“至于把人捅成这样吗?”

“这两还好,正好一人八刀,刀刀避开要害!”

“但这个瘦子,也是体质太差又失血过多……你懂的。”

苟优优闻言,顿时咬了咬牙。

一死,二重伤!

这次的事件,实在是太过恶劣!

……

与此同时。

提刑司内。

巨大的会议室,中间一张长桌,周围坐满了提刑司内的司员。

首席上坐着的,则是司长。

穿着一身制服,两鬓斑白。

脸上下垂的皱纹,透露出几分饱经风霜,又不怒自威的气势。

此刻坐的笔直,脸上满是严肃。

“恶劣,太恶劣了!”

司长一边敲着桌子,激动的唾沫横飞!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会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

“苟优优已经发来消息,有一个已经死了!!这是命案!”

“命案,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司长这边满脸愤慨不已。

而就在此时。

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敲响。

前台司员走了进来:“司长,刚才有一个叫曲小甜的目击者,提供来了最新证据。”

……

医院。

救护车一路疾驰,再加上医生一路上不断地抢救。

到了医院,包扎过后。

乔老荣终于缓缓睁开纱布。

没错,此刻的乔老荣,浑身上下裹满了绷带。

包括眼睛上,都只留了两条缝隙。

想要睁开眼睛,乔老荣就必须用眼皮撑开绷带。

“唔唔唔!唔唔唔!”

乔老荣的目光中流露出愤怒和绝望,不断地挣扎着。

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嘴唇却被绷带牢牢包裹。

苟优优疑惑地看向护士:“他的头部,有受伤吗?”

护士下意识捂住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伤者从腿部一直到锁骨上面,到处都有伤口。”

“包扎的时候实在是太顺手……”

护士一边说着,拿过一把医疗剪刀,作势要给乔老荣剪开绷带。

然而。

乔老荣在看到剪刀的一瞬间。

顿时发出一声尖锐无比的尖叫!

刚才那个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人。

仿佛根本不是他似的。

乔老荣一个鲤鱼打滚,激发了生平的所有潜力。

直接从病床上翻滚下来。

一米七几,一百八十多斤的大男人。

像是一只老鼠一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满眼警戒地看着护士。

苟优优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瞧瞧那个穷凶恶极的歹徒。

给这名无辜的路人,留下了多么深重的心理伤害!

……

在苟优优的安抚下,再加上护士放弃了医用剪刀。

乔老荣终于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护士给他解开绷带。

而他的身上。

也因为刚才剧烈的动作,崩坏了几处伤口。

护士不得不给他重新包扎。

乔老荣面色惨白如纸,同样发白的嘴唇干裂,不断地颤抖着。

浑身几乎都被冷汗给湿透了。

哆哆嗦嗦地看向苟优优。

“司,司员大人。”

“您一定要给我主持公道。”

“我特么就是偷了个东西,那小子捅了我八刀!”

“整整八刀啊!”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