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子,只想躺平
第六章 锦衣夜行(旧版)

北地,凉州。

凉州虽然和漠北州接壤但是并不像是漠北州那样的荒凉境内全是不毛之地,其境内有数之不清的高耸山脉,地势之复杂甚至还要胜过大夏国的西南之地。

凉州,北阳郡。

北阳郡是凉州下属的十个郡之一,在北地的数十个郡之中并不起眼

此刻郡城中的某个小院之内聚集了五个人,这几个人看上去着装并不相同,一眼看过去并不会让人觉得几人是一路人。

几人神色严肃的等在这里,使得气氛有些凝重。

五人之中有看似落魄的穷酸秀才,也有满脸横肉的屠夫,还有穿着破衣的乞丐,有手拿折扇的公子,身上满是粉脂味儿的青楼女子。

此刻他们脸上的严肃和他们的身份格格不入。

但是不管他们几人在外面的身份是什么,但是在这里他们都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锦衣卫外卫驻扎在这里的眼线。

他们的职责就是监察北阳城中的风吹草动。

而今天北阳郡的负责人乞丐将他们所有人召集在了这里。

乞丐看起来是这些人里身份最低微的,但实际上却是在场所有人中资历最深的那一个。

“老丐,内卫那些人真的要到这里来?”

手拿折扇的俊朗公子捏着手上的折扇有些紧张的看着乞丐问道,在场的几人之中他的资历是最浅的,进入锦衣卫甚至还不到三个月。

所以内卫的人他也没怎么见过。

只是当初加入锦衣卫的那一个月每天晚上有人来给他训练一两个时辰,对于内卫他也只能用神龙见首不见尾来形容。

老乞丐挠了挠自己的身子,瞥了一眼其他人后懒洋洋的回答道:“内卫的人我也没怎么见过,别以为我资历比较老就什么都见过,我和你们也差不到多少。”

“内卫和我们外卫是两套体系,里面的人但凡我见过的,哪怕是修为最弱的拿到外面来都可以说是高手。”

“这可是太子殿下的亲卫,和我们这些人是不同的。”

“不过……”

老乞丐忽然吸了一口气颇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几人说道:“这么兴师动众的召集我们还是第一次,想必是有大事发生。”

几人凝眉思索,想不透这北阳郡到底有什么值得内卫的人到来。

不久之前青鸟传书。

只是说有内卫的人会到来,让他们做好接待的准备,至于其他的事情却是没有说过丝毫。

老乞丐看了几人一眼嗤笑道:“行了,你们就别想了,内卫的事情都让你们想到了那还得了?”

他把自己头上刚刚抓到的虱子捏死扔到旁边,顿时让其他人连忙往后退了几步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有辱斯文!”

穷酸秀才鄙夷的说道。

老乞丐没理他,转头看向公子道:“小李子,给几个钱花花。”

“你老丐五毒不沾,俸禄也不算少了,怎么就又用完了?”

公子折扇一收诧异的看着他。

老乞丐叹了一口气道:“唉,老子下面还十几个小屁孩儿嗷嗷待哺呢,又不只是一张嘴等着吃。”

“我的给你吧,反正我也用不到。”

青楼女忽然开口看着老乞丐说道道,她伸手掏出一个荷包便准备掏银票。

见状老乞丐连忙道:“唉,别别!你这钱还是留着自己攒着去赎身吧。”

青楼女相貌姣好,闻言轻笑道:“我这孤身一人无父无母的的,就算赎身了除了青楼还能去得了哪里,到了人老珠黄的时候它自然会放人的。”

“倒不如把这些钱给了你,都时候多帮我收养几个女娃子,不要让她们和我一样就是了。”

老乞丐闻言默然了许久,其他人也有些意外的看了青楼女一眼。

穷酸秀才见此情此景张了张口想要吟诗一首,搔首抓耳一阵之后满肚子的墨水吐不出一滴来。

老乞丐最后还是接过青楼女递过来的银票他看着青楼女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了,你的要求我会做到的。”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屠夫忽然开口了。

“时间差不多也快要到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去接待一下了?”

老乞丐一拍脑袋道:“那咱们赶紧易容吧。”

几人属于锦衣卫外卫的情报探子,做的就是探听情报的事情。

此番接待内卫自然少不了露面。

所以得要做一些准备工作才行,否则暴露了他们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义。

几人走进房间后不多时便走了出来。

再一眼看去在几人的脸上全然发现不了几人刚才的影子,甚至体型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几人相互对视打量了一眼看有没有什么遗漏,最后才推开门走了出去。

此刻,几人身上都穿着飞鱼服着绣春刀。

出门之后街道上的喧嚣声顿时传入耳中。

数之不尽的目光惊诧的望了过来,负责看门的是一个从镇北关退下来的老兵,原本正躺在躺椅上抽着旱烟。

见几人出来,他眉宇间有些意外的起身拱手道:“几位大人今个儿怎么一起来了,这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此处小院是锦衣卫的驻地。

但是来往的时候几人都是走的各自的密道,总之颇为麻烦,保密工作做的极好。

“不该问的别问!”

老乞丐扮做的锦衣卫大汉冷冷的说道,全然没有了刚才猥琐的样子。

老兵笑了笑沉默的退下。

街道之上人来人往,不时有好奇的目光向着几人望来。

在这个世界上锦衣卫可不是原来历史上那个臭名昭著的厂卫机关。

名义上,这是楚沐自己建立的亲卫!

太子亲卫!

数十万的太子亲卫分布在大夏国各处,按道理来说这其实已经逾矩了。

奈何夏皇巴不得他这么做。

相比于能文能武的曾祖和祖父,楚沐那做皇帝的老子武学天赋并不怎么样。

但是在治国方面却是前面两个拍马也赶不上的。

奈何,虽然做一个皇帝很有天赋,但是当今夏皇满脑子想的都是游山玩水云游天下。

所以他想的就是让楚沐早日建立自己的班底他好禅位。

一家人可谓是一个德性!

这锦衣卫的组建夏皇并没有阻拦,反而大开绿灯鼎力支持。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楚沐最初建立这些的目的只是为了自保,等到他眼巴巴的等着楚沐来继承皇位的时候楚沐放眼一看。

唉?

这父子和睦,兄弟躬亲。

我还努力个啥?

于是乎,楚沐全然没有建立文武班底的欲望,甚至上表请辞太子之位。

那时气得期待已久的夏皇直接掀桌子。

我特么让你继承皇位,你反而给我不干了?!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