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从七侠镇走出的绝世高手
第三章:初识恶捕(旧版)

我是小可

武侠 |  传统 设置
瀑布瀑布

前些日子林轩一直闭关修炼,而李大嘴则是去了十八里铺开会,直到现在才回来。

“多谢哥哥提醒。”

他端起一碗酒,两人一饮而尽。

林轩面不改色,这个世界的好酒对他来说也就一般,度数太低。

刑育森虽然也是酒坛子,但一碗酒下去,脸上泛起些许红晕。

“老邢,吃菜吃菜。”

林轩道。

“老弟你放心,明儿个有哥哥我帮着斡旋,肯定没事。”

老邢拍着胸脯。

作为七侠镇唯一的捕快,虽然平日里也当李秀莲的狗腿,但老邢心底对于这种行为很不齿。

之所以肯提醒林轩,这里面也有那一坛女儿红的功劳。

几碗酒下肚,老邢便开始抱怨起来。

“不瞒老弟你说,哥哥我也委屈啊。”

老邢道:“我虽然想当个好捕快,但李捕头是我上司,又是娄知县的侄儿,他说什么我敢不做吗?”

“都是生活所迫。”

老邢念叨。

“哥哥真羡慕老弟你,有产业,有家底,以后在取个媳妇,就人生美满,阖家团圆,幸福安康,不像老哥我,现在还在漂泊,处处受委屈,也就老弟你肯正眼看哥哥。”

“整个七侠镇的人明面上怕我,背地里都骂我刑育森是狗腿子。”

“你说要是有其他的选择,谁愿意当狗腿。”

说着说着,老邢的眼泪就流出来,当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哥哥莫着急。”

林轩安慰道:“正所谓人间正道是沧桑,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哥哥你将来说不定就是一个好捕快,甚至好捕头。”

老邢端起碗:“就凭老弟你这句话,咋俩就得喝一碗。”

喝到后面,刑育森几乎是扶着墙走出酒楼的,林轩收拾了碗筷,关上大门,来到后院。

开始刷熟练度。

不停的出拳,夹杂着些许内力,拳势虎虎生风,打的上百斤的沙袋上下晃动。

练完拳之后练掌,然后练指,最后练腿。

等把拳掌指腿都练完一遍,已经是深夜,洗个热水澡,换上干净衣服回房间盘膝修炼内力。

天色放明,林轩自修炼中醒来,只觉得体内的真气又壮大了一圈,游走于浑身经脉中,好生舒服。

起床穿戴好衣服,来到一楼大堂,打开大门,准备营业。

目前酒楼就是他唯一的生计方式,多少能赚点补贴家用。

前几日要养伤,还要修炼,这才闭门歇业,虽说李秀莲这个关中四大恶捕现在回来了。

搁以前还会惧他三分,但如今修出真气,外功也练到一定火候。

不说收拾了这家伙,最起码吓唬吓唬他,让李秀莲以后不敢来找事就可以。

将酒水打折的告示贴出去,看着空荡荡的酒楼,他琢磨着是不是应该招几个小厮来帮帮忙。

自己要做饭,又要练武,还要经营开店,分身乏术。

吃过早饭,在后院修行拳脚,中午时候,客人没等到,反而等来了刑育森和李秀莲。

“有人没?”

李大嘴穿着蓝色的捕头官袍,腰间挎着长刀,双手叉腰,站在酒楼门口大吼。

对面的吕秀才看到这一幕,躲在柜台后面不敢冒头。

“李捕头,林掌柜的前些日子摔伤了,现在正在养病,要不咱们就换一家吃。”

老邢脸上带着媚笑,心里叫苦道:“好老弟,你怎么不听哥哥的话。”

要是今儿酒楼关门他还有说辞,可现在开门迎客,他却不敢多说什么,免得被李大嘴劈头盖脸连骂带收拾。

“我身为七侠镇唯一的捕头,自然要代表朝廷看望一下林掌柜的伤势。”

李大嘴大笑着走进来,四处打量,尤其是在看得到架子上放的一排好酒的时候,就差流口水。

“小刑,等会把这里的酒都搬回去给弟兄们尝尝。”

李大嘴指着这些女儿红说道。

“李捕头,这不太好吧。”

刑育森犹豫:“私抢他人财物,按大明律是要充军的。”

“这是抢吗?”

李大嘴道:“我们弟兄为了七侠镇的安危出生入死,他拿点酒出来犒劳犒劳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谁要偷酒?”

林轩从后院走出来,龙行虎步,剑眉星目,看了李大嘴一眼,后者被吓的连退两步。

“这不是李捕头吗?”

林轩沉声道:“刚才我怎么听说有人想偷我的女儿红。”

李大嘴愣了愣,冷笑道:“林掌柜,你这话说的多难听,什么叫偷,全看你自愿。”

说罢,拍了拍腰间的长刀,其意不言而喻。

老邢没敢说话,拼命使眼色。

林轩视而不见,淡然拉开椅子坐下,轻飘飘的瞥了李大嘴一眼,道:“李捕头,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就别打扰我做生意。”

“放肆。”

李大嘴面红耳赤,喝到:“你竟敢藐视本捕头。

信不信本捕头把你铐上,抓到大牢里去。”

“求之不得,正好到了县衙问问娄知县怎么会纵容你这样的侄儿祸害七侠镇。”

林轩轻笑:“到时候不知道下大牢的是谁?”

李大嘴脸色阴晴不定,搭在刀柄上的手却不敢在把刀拔出来。

讪笑道:“林掌柜,别生气,刚才本捕头是和你开玩笑的。”

“其实是本捕头听说林掌柜的摔伤了,特意前来探视一番。”

“小刑,你说是吧。”

他扯了扯刑育森的衣袖。

“没错,林掌柜,李捕头正是来看望你的。”

老邢憋着笑。

暗自朝他竖了竖大拇指。

“原来是这样啊。”

林轩轻笑,拿起桌上的瓷碗,手掌握住。

“砰”

清脆的声音在酒楼回荡,瓷碗碎裂,片刻后,他松开手掌,瓷砂落在桌上。

李大嘴和刑育森嘴巴大张,一脸的惊恐。

“我还以为李捕头是来找麻烦的。”

林轩撇了撇嘴。

“不是。”

李大嘴急忙否认。

“老弟,难道你刚才用的是江湖传说中的铁砂掌吗?”

老邢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

他点头。

“真是铁砂掌啊。”

老邢呆呆道:“据说这掌要是打在人身上,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最后吐血七日而亡。”

“别打我。”

李大嘴被吓得浑身颤抖,脸色发白。

(求鲜花,票票)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