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秦圣公子,开局镇杀六合
006:考验?一句话吓跪名将王翦(旧版)

乾坤凤雏

军事 |  穿越 设置
瀑布瀑布

“公子,大将军王翦来了。”

门外,传来了声音。

“带进来吧。”将闾缓缓转身,跪坐在地上等候。

在秦国,对于将闾来说,十六年的时间,将闾已经适应了跪坐。

至于说板凳什么的,可以打造出来,但,没有必要。

未来若是登基之后,将闾或许会拿出来,但,现在完全没有必要。

在这个时代,必然要适应这个时代,在没有那个实力的时候。

踏踏踏!!!

一阵有力的脚步声传进来,随后,一道高大的身影走来。

王翦。

战国四大名将之一的王翦。

一生征战无数,在目前的秦国来说,可谓是第一名将。

也可以说是军方的领头人。

将闾若想要在军方站稳脚步,必定需要获得王翦的支持。

“翦,见过三公子!”虽然王翦是为主将,但,将闾的身份却极为尊贵,为秦国第三公子,见面仍需见礼。

当然,王翦身份不低,本就隶属于九卿,又为秦国最重要也可以说军功最多的名将,见到将闾把姿态摆的如此之低,将闾甚为诧异。

将闾请王翦座下后,语气平缓道:“王翦将军不必如此,如今本公子在将军手下任职副将,自当一切听从将军指挥。”

是的,他知道王翦来这里做什么。

不就是来试探的么。

或者说,将闾第一次出手,第一次面对世人,很多人对于将闾,甚至说一点都不了解。

哪怕是王翦,也对将闾这个名字陌生无比。

别的公子或多或少能够听过一些事情,但,唯独将闾,为人如何,性格如何,没人知道。

这,才是令人最为震惊的。

单单是今日在朝会上的表现,王翦就能看出来,武力必定是勇冠三军。

文学,能够说出那句只有经历七重孤独的话,那么相比文学水平也必然超绝。

既然如此,为何过去的十六年时间,这个公子都是默默无闻。

王翦百思不得其解,今日拜访,就是为了了解。

“公子对燕国情况是否了解?”王翦问道。

“了解亿点点。”将闾泡着茶水道。

身上,一直都是佩戴者漆黑泛着乌光的铠甲。

这是冥王铠甲。

最近几年,也就是自从扮演融合度进行到一定程度,系统奖励了这一副铠甲之后,将闾不论是睡觉吃饭,从来没有脱下来过。

除了,洗澡的时候。

毕竟,带着铠甲,增加的融合度速度会有一定的加成。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这一副盔甲刀枪不入,对于战斗力的加成是很恐怖的。

佩戴这一副盔甲,可以说将闾近乎于无敌状态。

至于在战场上?

将闾已经不知道自己能够造成多恐怖的杀伤力。

“公子了解便好,今日来此还是为公子通知,年后初九赶往中山,一月内攻破燕国首都,踏平燕国。”王翦说到这里,眼中满是煞气。

行刺秦王,简直就是找死。

本来秦国还想等两年,结果现在好了,理由都不用找了。

直接上去干就完了,师出有名。

“秦连灭两国,余者四国接瑟瑟发抖,生怕秦国来攻,这种情况下,贸然动兵一个不好就要引起四国联盟,到时秦国内忧外患极为危险。”

“荆轲刺秦王,这却是燕国给了秦国一完美的借口啊,如此我秦国灭燕却是板上钉钉。”

将闾说到这里,微微一顿。

他知道,王翦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想要了解他么。

对战争的了解。

毕竟长平之战出了个纸上谈兵的典故,在这一方面,王翦也不得不小心。

他要知道,将闾的能力。

是只适合做冲锋将军,还是适合做指挥将军,又或者两者兼备。

略微的试探,只是初步的了解。

“那公子可知为何李斯在朝堂上仍然不赞同出兵。”王翦笑道。

“秦灭两国,稳固地盘,步步蚕食,如此下去,敌人越弱我军越强,到时更加容易。”将闾站起身,略微停顿,接着道:

“两国余孽作乱,诸子百家散布谣言,对秦国,略有不利啊!”

将闾走到窗前。

不知不觉,窗外下起了小雪。

寒风从窗外不断的传来。

下雪了啊!

将闾全身散发着越加孤冷的气息,令这冰冷的天气,不仅是天冷,甚至还令王翦有了一种透心凉的感觉。

看着将闾的背影,王翦突然生出了一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感觉。

这道身影,孤独却带着极为霸道的孤傲。

嘶!!!

王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三公子将闾,藏得好深啊!

是啊,藏得好深。

十六年,十六年的不动声色。

十六年后,第一次露面,第一次动手,却名扬天下。

如今天下,谁还不知三公子将闾之名。

荆轲刺秦,将闾毙荆。

大秦三公子,一拳击毙刺客。

随之王翦苦笑,他知道,时代变了。

属于三公子的时代,或许要来了。

“公子骗世人也。”王翦苦笑道。

然,将闾伸手向窗外,接住了一粒粒雪花轻轻道:“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是的,将闾的目标,从一出生就做好了。

做皇帝,并,带领秦国更加强大更加兴盛的走下去。

千秋万代。

为此,他低调了十六年,他潜心增强了十六年。

到了现在,终于,已经大概足够了。

将闾心中微微一叹。

但....

轰!!!

随口一句,却又是一句至理名言。

这句看似寻常,却蕴含了真理的一句话,令王翦受益匪浅,当场而失色。

至理。

随口便是至理。

不管是七重的孤独,还是说现在的这随便一句话。

看似寻常,但却都带着哲学至理。

王翦站起身,对着将闾微微鞠躬:“受教了。”

确实,受益匪浅,这句话让王翦受益匪浅。

将闾背对着王翦,站于窗前,一手负后,一手接着窗外的飘雪,声音悠长:“时代,从现在开始,变了啊!”

确实变了!!!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