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异纪元
七、一波三折(1)(旧版)

孤久成瘾c

轻小 |  轻幻 设置
瀑布瀑布

“话说,这个戒指到底是意味着什么呢?”陈默想。

陈默细细的打量着这枚戒指,发现了在戒指的内侧刻有“死”字。

“嗯?这个‘死’字又意味着什么?”陈默陷入沉思。

在上学的路上,陈默一直在思考着戒指的来历,通过火分身,让几个分身的陈默在家中搜查。而放学后来到亓荼的地下室,委托亓天佑通过他地下室的一些高科技设备将戒指的出产地、质量、密度、材料……所有关于戒指的根源全部搜查出来,以文件的形式打印出来。

通过文件的管理,终于找到与戒指相匹配的一家废弃的戒指场。而处于东北的戒指场距离本地有很长的一段路程。于是,陈默决定在本次的国庆长假中陪同许洁、林晨一行人一同前往。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国庆。

“针不戳,这国庆竟然能放10天”王霄凌点赞道。

“这不是因为今年比较特殊吗?”林晨说。

“确实”亓荼说。

而在一旁,“诶,陈默,你说带我们去哪呀?”许洁用手臂怼了怼陈默的膀子说。

“东北”陈默回答。

“为什么?”梓月问。

“有事,也可以带你们去玩玩”陈默说。

几人一同骑乘地铁到达东北,在旅馆选好客房后,就分了小组,各自游玩。

而唯独陈默一人想去寻找关于戒指的线索,本来想一同前往的许洁,被陈默拒绝,其实是为了保护许洁的生命安全,尽量不发生意外。

代替许洁陪同陈默前往废弃戒指场的是林晨。

“诶,你要找什么?”林晨问。

“你知道亓天佑当时头部里的戒指吗?”陈默说。

“咋了?”林晨问。

“在亓天佑的研究下,得知戒指的出场地就在东北,我想试图找出戒指控制人的幕后黑手”陈默说。

“算我一个,那你知道具体位置在哪吗?”林晨问。

“不知道”陈默说。

林晨惊讶而又疑惑着看着陈默,指着他,想说些什么,又无话可说。

“你nb,那你咋找?”林晨问。

“这个简单,你先用风把整个东北包围住,然后通过风的吹拂,感受地标建筑,就能找到那个被遗弃的工厂”陈默说。

“你都准备好了是吧”林晨皱起眉毛看着陈默说。

“谁知道呢?”陈默说。

一段路程后,两人走到了山谷的最高处。

“开始吧”陈默说。

林晨盘腿坐了下来,在周围产生微风,渐渐地扩大,直至包围整个东北。林晨将自己的心灵与自然与风融为一体,去感受,去体会。然后,林晨在脑中看到了被风吹拂的场景,并且能够猜测到建筑物的大概体型,其次,通过风的运动,可以判断出是否有生命体在运动。这时林晨仿佛看到了整个城市的人们和建筑物,利用这样的“上帝视角”来巡查陈默所说的废弃工厂。

几分钟后,“找到了!”林晨说。

“不过,匹配到的有几百个,你找的完吗?”林晨问。

“很简单,你把那些没有生命迹象的工厂排列出来,看看有多少个?”陈默说。

“找到了”林晨说。

“多少?”陈默认真地问。

“三个”林晨说。

“具体位置是……”陈默问。

“东北的最北边有一个,最南边有两个”林晨回答。

“行,咱们先去北边”陈默说。

两人原地起飞,飞向了北方,时刻观察着地面的迹象。

短短分钟后,他们找到了被植物所包围住的废弃工厂,在工厂前立着一块牌,牌上写着“禁止入内”字的下方还有一个骷髅头的符号。

“你说咱们要进去吗?说是禁止入内啊”林晨说。

“你怕了?”陈默嘲讽。

“去你的,哥们我天不怕地不怕,怕这?就这?”林晨一脸得意。

就这样两人走了进去,环顾四周,发现屋内和屋外都被植物所包围,四周都是些在常日看不见的植物和果实。

这便引起了陈默的兴趣,想要一探究竟,而一旁的林晨却有些不安。

“分头找”陈默说。

“等……”林晨话没说完陈默就走得老远。

林晨只好一个人在诡异的植物内翻找,心虚的他双手颤抖,在林晨的余光看到了一堆植物中有东西在动。林晨慢慢地走过去,用风把植物慢慢地翻开,就在翻开的一瞬间,一个绿色活物爬了起来,吓得林晨一下飞到天花板。而诡异的是那个绿色的生物起来后,就站在那一动不动,是在慌神?还是等待?

而惊慌失措的林晨利用风的传播喊:“陈默,快来,有东西”

陈默听到后,按原路跑回去,看到林晨粘在天花板,而正下方有个绿色的生物站立在那。

好奇的陈默蹑手蹑脚的靠近那个生物,发觉这个生物的体型类似于人类,通过陈默的眼睛也能观察到这个生物同样拥有与常人一样的红外线,不过这个生物的红外线比较弱。

陈默用手,慢慢的将生物身上的植物除去,展现出来的外表像是个女人,林晨也慢慢地从天花板上下来,陈默猜测这个女性可能待在这里的时间太长了,导致体温下降。陈默找来植物点起火,给女性取暖。

慢慢的,她恢复了意识,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幕非常惊讶。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女人说。

“你不要慌张,我们并无恶意,只是想问些问题。”陈默说。

“哦”女人放下了警戒。

“首先,我想问一下,你是什么人?”陈默问。

“这里原本是一所植物研究所,而在那一次的‘能爆’后,我们都昏迷了,醒来后实验室的植物都似乎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样,开始有自我意识,然后,我就被什么东西打倒后就不记得了。”女人说。

“这么说,‘能爆’后,还能影响道植物?”陈默想。

“行,第二个问题:你是谁?”陈默问。

“我叫薛糖,是一名植物学家”薛糖回答。

“那行,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这个吗?”陈默从口袋里拿出戒指问薛糖。

“不知道”薛糖说。

“不知道吗,那就不是她”陈默想。

“林晨把她带上”陈默起身说。

“啊?”林晨疑惑。

“总不能把她落在这吧”陈默说。

林晨顺势将薛糖用风托起,将她送回旅馆稍作休息。

“咱们去南边再找找”陈默说。

顺势,他们到达了南边的工厂,惊奇的相似的是两个工厂却只隔这一面墙的距离。

“应该就是其中一个了”陈默说。

“我们分头行动,我去左边的,你去右边的”陈默说。

“我们时刻保持联系”陈默说。

“诶,等……”同样林晨话没说完,陈默已经开始行动。

林晨只好无奈的走进工厂。

陈默小心地走进工厂,只见,工厂中一片漆黑,而只有中央有微微亮光,陈默走进观察,只是单纯的火把而已,接着,陈默拾起火把,环顾四周。点亮周围的火炬,顿时工厂变得如此敞亮。可以仔细的观察工厂内部结构,并无特殊之处,只有地板中央有一地毯比较可疑,移开地毯,可见一把手,拉开把手,依旧是地板,并无稀奇。却在这时,陈默发现不对劲,抬头一看,一块巨大的石块从天而降。

陈默突射火焰,将石块击破,还是小心行事为妙。避开石块,看见天花板粘稠着一块宝石。而陈默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缺陷的部位。于是准备离开,与林晨会和。

与此同时,林晨一边,一进去,场面与陈默一边截然不同。一进去突然灯火通明,物品排列非常的整齐。在正对面,有一个宝座,可能是什么高贵的人曾经的权威什么的吧。林晨慢慢地走到王座旁,生怕碰到什么恐怖的事情。

这时,陈默搜查完后,突然一个进门,把林晨吓了个半死。

“你TM干什么?”林晨骂道。

“没事,我那边搜完了,过来看看”陈默说。

“我找到个这个,你看看应该你这边会有什么空缺”陈默拿出宝石。

林晨在王座后面偶然发现了一块大小与宝石一般的空格。

“嘿,你看看是不是这个”林晨喊。

“我试试”陈默走了过来。

宝石与王座后的空缺完美的重合,这时整个房间开始震动,王座开始下坠。慢慢的,陈默和林晨就到了工厂的下方,而这下方更是稀奇。

“这是……图书馆?”林晨说。

“看样子是”陈默回答。

“没想到这工厂下方竟然有怎么玄幻的地方,可惜10年前,工厂在【第一能战】的时候已经被摧毁”陈默想。

在图书馆里遨游,找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书籍,一些更是连字都看不懂的,而这些都被陈默收集起来放到了【火容器】里。

“诶?你这怎么做到的?跟个四次元口袋一样,这怎么搞的?”林晨问。

“很简单,你自己琢磨”陈默说。

而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在工厂的内部还有些陷阱,在陈默把书拿走的同时,那些守护书籍的保卫者被苏醒,对陈默进行攻击。

只见陈默身手矫健,躲过了所有的攻击,同时,陈默在躲避的同时,也触碰到了保卫者的躯体。

“【熔解】!”陈默背对着保卫者说。

瞬间,保卫者被迅速熔化,丧失了战斗能力。

“你能不装B不?”林晨说。

说着陈默引出两把火枪,射向林晨身后的两个保卫者。

“不行啊,这B我不装不行”陈默说。

两人正想离开时,工厂发生了异变,两个工厂合二为一,变成巨型的保卫者,向陈默他们走来。

“你别动,我来装”林晨拦住陈默说。

陈默摆摆手表示无奈。“行”

只见林晨聚精会神,手持【风刃】一刀劈向保卫者,但丝毫没有效果。反之,保卫者一臂挥去,林晨被狠狠的打到地上,林晨不甘心,重新飞起,将风不断的通过保卫者的身躯,渐渐地使之四肢分离,林晨伸出右手,握拳后张开,保卫者的身躯被四分五裂。

“看到没”林晨回来骄傲地说。

而在林晨话音刚落,保卫者迅速复原,又一臂打向林晨,被再次压回地面。

“行了,你歇着吧”陈默无奈地说。

只见陈默飞起,右手伸出,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保卫者,顿时,保卫者身躯蒸发为气体,消散到空气中。

“你咋怎么NB呢?”林晨倒在地上说。

“谁知道呢?”陈默把林晨拉起说。

两人回到旅馆,与其他人会和,而许洁和梓月因为陈默和林晨带回来了个陌生的女子而感到恼火,并不断地询问来因。

“我不记得了,你问林晨”陈默反应迅速,直接把锅推给了林晨。

梓月看着林晨,用质疑的眼神盯着他,而林晨在想:“陈默你TM的,让我背锅”并且不敢直视梓月的眼神,仿佛一记眼神就能将林晨置于死地。

“你叫薛糖是吗?”许洁问。

“你是什么人啊?”许洁再次问道。

而薛糖照样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明白了来龙去脉的梓月放下了谨慎,并用手掐了一下林晨作为警告。

“我想问一下,你懂这些语言吗?”陈默把在工厂里拿的书从【火容器】中取出。

“这是,‘极语’,在黑道上的一种通用语言,用来传达机密信息的”薛糖回答。

“你这是在哪找到的?”薛糖问。

“这你不用管,我想问你能不能翻译”陈默说。

“可以,不过要花点时间”薛糖回答。

“行,时间多的是”陈默说。

陈默一同人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宁静的夜晚。

而在半夜,许洁突然醒来,发现厨房有灯光,就着衣去看看。发现陈默在厨房做些实验,而那些发光的并不是厨房的灯而是陈默在用【能力】想象出来的招式而发出的火光。

然而这时,陈默注意到许洁。

“啊,你醒了啊,抱歉,把你吵醒了”陈默道歉。

“你在……干什么?”许洁打着哈欠说。

“只是练习一些招式,也许会用上,没事,我一会儿就去睡”陈默说。

“哦~——那你早点睡啊”许洁打哈欠说。

第二天,薛糖早早地起来,开始翻译“极语”,而陈默他们点了外卖开始吃早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到了中午。

“好了”薛糖说。

“解出来了?”陈默说。

“是的,翻译是这样的:‘以【人】为本,分为【死】【生】【病】【极】,以及情【喜】【怒】【哀】【静】,以戒为束缚,而通其身躯,随之操也’大概是这个意思”薛糖说。

“这么说,亓天佑的体内的戒指是【生】那就好解释了,还有其他几人,可能是个团伙,不过10年前怎么没见过这样的团队?”陈默心中怀疑。

“诶?不是‘喜怒哀乐’吗?‘静’是什么?”许洁问。

“【静】是平静的意思,因为古代说‘喜怒哀乐’的时候‘喜’和‘乐’重叠了,而后人就改了”陈默解释。

“哦~————”众人呼。

“不过,这后面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敌人,什么样的【能力】要迎来了,挑战还挺大”陈默想。

“这个【人】和【太极】又有什么意思呢?”陈默思考。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